《最強巫醫》[最強巫醫] - 第1章 項鏈

「李歸一,趕緊給老子起床,你爺爺從小教導我一日之計在於晨,到了你這兒怎麼就不靈了呢?老子當年可是凌晨兩點就起床干農活的,這都四點了,還在床上躺着,你怎麼好意思的?不是我說你……」

卧室門外,李歸一的父親——李尚,正坐在一把銹跡斑斑的小馬紮上,上穿破洞白色大背心,下套黑色磨破短褲,腳踩後半段已然消失的拖鞋。又開始了十幾年如一日的叫醒服務

「不是我說你,我怎麼就生了個你這麼個兒子,我八歲挑井水,十歲開始燒柴做飯,十二歲就把全家的衣服給洗了,十三歲扛着鋤頭干農活,十五歲就進城賣西瓜……」

父親的這些說辭已經重複了十三年,李歸一早就背的滾瓜爛熟,不等李尚接著說,躺在床上半眯雙眼的李歸一便搶先說道。

自從五歲李歸一的母親離奇消失後,李尚便開始了長達十三年的爬山運動,當然,是讓兒子李歸一爬,自己則坐在山腳下的小潭子旁一邊喝茶一邊釣魚。

「爸,我今天能休息一天不?這可是我的十八歲生日,人家十八歲生日大辦宴席,吃飯唱K一條龍,我不要求那麼多,我就想睡個懶覺,行不?」李歸一慵懶的聲音從卧室內傳來。

一分鐘過去了,李歸一倏地睜開了眼,他疑惑了。通常情況下,父子倆會進行長達數十回合的較量,但是今天,父親卻沒有對自己進行六十年代的思想建設工作。正在李歸一疑惑時,一道略顯沉悶的聲音傳了進來

「今天是最後一次爬山了」

也許是感受到了父親的情緒,李歸一剎那間便清醒了過來,怔怔的坐在床邊,往事一幕幕的浮現在眼前。

十三年前,李歸一的五歲生日,懵懵懂懂的他並不清楚生日的具體含義,也不知道,那一天,他的命運將迎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的母親,宋雪晴,就像世間深愛孩子的母親一般,帶着李歸一度過了一個世間所有小孩都曾擁有過的生日。那一天,李歸一去了遊樂場,坐了旋轉木馬,伴隨着「世上只有媽媽好」的音樂響起,木馬開始了旋轉。宋雪晴聽着這首歌,彷彿愣在了那裡。她就站在木馬旁邊溫柔的看着李歸一,微風輕拂青絲,眼神中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情緒,似乎還有着一絲絲的淚光,直到若干年以後,長大的李歸一才明白,那種眼神,叫做不舍。

生日過後的第二天,母親便神秘的消失了,李歸一在那天哭的難以喘息,可即使是這樣,父親始終一言不發,只是不斷的重複一句話「歸一,你的媽媽會回來的。歸一,你的媽媽會回來的。歸一,你的媽媽會回來的。」

那天,李歸一第一次爬山,那是距他所在的城市——南城三十公里外的地方。那座並不高的山常年氤氳繚繞,從山下向上望去,似乎總有一層薄薄的輕霧籠罩着整座山。山下的那片並不是很大的小水塘,彷彿永遠有着釣不完的大魚。

「爬到山頂,再回來,我在這裡等你」李尚對着年僅五歲的李歸一說道。

「爸爸,我不敢」李歸一怯生生的站在父親的身邊,緊緊拉着父親的衣角。哭了一天的眼睛腫脹着,已然無法流出更多的淚水了。

「你必須要去,而且你必須要自己去。」李尚用力將李歸一抓住衣角的手扯下去,向後退了一步。

「我不去,我害怕,爸爸,我害怕,我要找媽媽,媽媽,嗚嗚嗚…」李歸一大哭着向父親抓去。但李尚則鐵石心腸的一次又一次推開了他,並向他說道:

「今天你必須要去,還有兩個小時天就黑了,你可以現在趁着能看到路的時候去,也可以選擇等天黑什麼都看不到的時候去,如果你不去,不僅你的媽媽永遠都無法回來,我也會離開你。」

「不要,爸爸不要離開我,我去,爸爸,我去,我現在就去。」李歸一舉起右胳膊,狠狠的擦了幾下那已經沒有眼淚的眼睛,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