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相見歡》[醉里相見歡] - 第3章 故事的開始

「昨天咱們語文卷子後面的作文,有兩位同學的很有意思,下面我請本人給我們讀一讀。來,姜歡,沈醉。」

其實這次作文給出的素材並不難尋找角度,圍繞人工飼養的金魚總是不停地進食導致被撐死這一主題,姜歡引申出了**、底線等內容,觀點鮮明論據充足,雖然是典型的三段論,但看起來並不枯燥。

相比之下,沈醉的作文開頭簡直是充滿了雷點。

「金魚死了,它是怎麼死的?顯而易見,它是被撐死的。我看着撐死的金魚,就像看到了自己失敗的過去。」

接下來洋洋洒洒數百字,他先是懷念了一番自己無疾而終的暗戀,而後畫風一轉,講自己碰巧在網吧里撿到了一條金魚,金魚脾氣很差……

起先姜歡還聽得挺帶勁,但漸漸就品出了不對味:什麼網吧能撿到金魚?而且為了照顧金魚還把衣服被劃壞了?

這一樁樁一件件,就差把自己名字直接念出來了吧?!

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我知道,金魚並沒有錯,錯的是我自己。當我看到金魚越游越遠,我突然明白我應該鼓起勇氣去道歉,對不起,金魚。」

他最後一個字落地,視線也就此飄落到姜歡臉上。

四目相對,他的眼神熱烈而真誠,往日戲謔的臉上寫滿了認真。

他知道,姜歡肯定能聽懂。

他也看到她點了點頭,比了個口型:算了。

憋在胸口的那塊石頭終於落地,沈醉只覺得心頭一輕,嘴角剛勾起一抹笑意,語文老師恨鐵不成鋼的聲音響徹整個教室。

白老師年近六十依舊精神矍鑠聲如洪鐘:「知道差距在哪兒了沒!沈醉,全班就你的作文嚴重跑題!說了多少次,現在就養成寫議論文的習慣,多用腦子!這次作文給我重寫!明天交到我辦公室!」

然而,讓沈醉規規矩矩寫篇八百字的議論文,其難度無異於登天。

憋了一下午,他的草稿紙上還是可憐巴巴幾十個字,看得周明哲樂不可支:「你還真是個榆木腦袋啊!」

「你懂個什麼,我這是要嘔心瀝血完成一篇巨作!」沈醉不滿地反駁,筆尖在紙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