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暗婚》[鑽石暗婚] - 第2章 對自己沒信心嗎

  三年前的婚禮,她骨瘦如柴,面無血色,一張臉寡淡得令人泛冷,如今呢?

  唇畔依舊微顯蒼白,可那張臉已精緻如畫,美眸靜墨,柳黛柔美,三年而已,竟換了個人?

  管家田幀見沐寒聲盯着夜七痴看,不由得笑了低耳:「是不是悔了沒早些回來?」

  少奶奶結婚時,剛回她二叔家算是寄人籬下,整個人毫無光澤,是老太太急急的將她迎娶過來,三年調養,總算珠瑩玉澤,的確該驚艷。

  田幀這一打趣,沐寒聲也收了目光,峻臉依舊淡漠,把那一點點驚愕藏得極好,而後泰然的褪下外套,已經邁步往樓上而去。

  夜七略微低眉,心中一點點低落。

  這夫妻關係,連陌生人都不如。

  不一會兒,見田幀拖着瓶紅酒出來,這是他的習慣,遠門後必定喝一杯紅酒解乏。

  夜七忽然放下餐具站起來,低婉的一句:「我去吧,你把晚餐收了。」

  田幀在原地站了會兒,欲言又止,目光焦急又隱晦的看着那瓶紅酒。

  夜七走路無聲,到了書房門口敲了門,無人回應,這才推門進去。

  知道他是不喜歡她的,所以,夜七一時還真不知要如何相處。

  走過去,把紅酒放在桌上,立馬小心翼翼地轉身下樓。

  只是剛坐定,卻發現她的常用的絲巾似乎落下了,只得再一次推開書房的大門。

  她拾起了淡綠色的絲巾,因為平時她從不來這兒,顯得有些悶,繼而去把窗戶打開。

  此刻的沐寒聲就站在書房門口,見她在裡邊也就停了腳步,目光卻在她身上沒收回。

  在外,他沒空、也無趣欣賞任何一個女人,但這是他家,那是他妻子,也便無妨了。

  剛剛見她坐着,這會兒才知她身形高挑,不算骨瘦如柴,卻依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