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漫:人形自走炮的我表示很無辜》[綜漫:人形自走炮的我表示很無辜] - 第1章 不知什麼時候改變的日常

千葉市立總武高高等學院!

1年級C班

黑髮少年一臉無感的看着台上穿着白大褂御姐講課。

不同於其他學生們的認真,少年的表情卻顯得很無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和泉政宗變得愈發帥氣了,現在基本就差讀者們微微一點點了,而且他還發現不管自己學什麼都是一下子就學會了,這讓他一時覺得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麼潛藏的天賦,在想什麼的他也沒注意到講台上某位老師。

「和泉政宗給我站起來!」

白大褂御姐看着學生們都在認真記筆記顯得很是滿意,但看到坐在後排靠窗的男子,則一臉生氣的喊道,這傢伙是當自己是擺設的嗎?

「怎麼了?平冢老師。」

和泉政宗看着對方有點生氣的樣子,也是老實的站起身詢問什麼事,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成績好,就可以在課堂上無視老師的講課?」

平冢靜一副對方接下來的話要是不合她內心答案的話,她是絕對會給他來一次狠狠的愛的鐵拳。

「我入學考試排名第一名。」和泉政宗看着對方的靚麗臉龐,兩人的目光就這樣對視着,前者也是想了下,然後才說道,因為他確實是第一名。

「…..」

「…..」

「…..」

「坐下吧,還有…你最好祈禱你下次考試也能拿第一名,和泉同學,不然,我保證我會讓你明白老師的拳頭有多硬!!」

很明顯和泉政宗的這句話成功把這個御姐堵到連話都說不出了,發現自己不能實現自己內心的憤怒,也是一字一頓的說道,說道最後還不忘給對方秀一下拳頭。

「好的,多謝平冢老師的提醒,還有平冢老師,我始終認為女生的手都是軟弱無骨,所以你不用特意說自己的拳頭很硬什麼的,我不覺得平冢老師的拳頭能硬到把我一拳打趴下。」

和泉政宗則是直接說道,因為在他認知里,女孩的手都很纖細,怎麼可能發揮出什麼力氣。

「呵呵…下課跟我來辦公室一趟,罪名性騷擾老師」

聽到和泉政宗的話,雖然女子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害羞,但還是直接說道,這傢伙,真是沒把她放眼裡啊。

「….好」

「坐下,接下來都給我好好聽課,不聽課你們一個個就等着跟和泉同學一樣。」

白大褂御姐先是叫和泉政宗坐下,還不忘拿着和泉政宗說一遍,一副你們要是跟學他的樣子,就讓你們明白什麼叫痛苦。

和泉政宗沒理會台上女子又一次拉着自己出來鞭屍,而是想着屬於他的人生。

其實他不叫和泉政宗,以前的他應該叫做陳諾,他只是因為宿醉了一晚,結果第二天就被安排送到了這裡,雖然前世的自己有點混,還很沒用,但也才不過就是個24歲的單身狗幹嘛這樣對他啊。

吐槽歸吐槽,他也是很快接受了這個事實,畢竟都花了一個星期面對這個事實了,還不接受有什麼用?而且這個世界!他竟然有個妹妹,雖然不是親妹妹,是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