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夫人又不要你啦》[總裁,夫人又不要你啦] - 第9章

第9章
宋如念眼底划過一抹避之不及,側身就要走。
「沒事?」
薄司白先開了口,目光暗沉無比,聲音沙啞的詢問。
「沒事。」
宋如念聲音冷冰冰的。
薄司白看着面前嬌小的女人,湛黑色的眸子里情愫反覆翻湧,他竟然還有一絲重逢的喜悅……
他在機場就遇到了這個女人,如今又在醫院相遇,真的好巧啊!
但是這張從未見過的陌生臉龐,刻着一雙熟悉的雙眼,絕麗又清冷,周身寫着生人勿近。
而且,女人看向他的眼神中滿是敵意和憤慨,一副要把他抽筋扒皮的架勢。
好像他是什麼仇人似的,這令他有些不解。
難道他們之前有過什麼恩怨過節?
在他的印象中,就單單上次在機場碰過面以外,就再無記憶。
「我們之前認識?」
薄司白挑起俊朗的劍眉,不解問道。
宋如念沒有半點猶豫,斬釘截鐵的否認,「不認識!」
誰要認識這個王八蛋!
如果可以的話,她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都不要認識他!
不等薄司白再開口,繳費窗口裡工作人員已經催促起來,「那位先生,你要不要繳費啊,不繳費麻煩讓開。」
「繳費。」
薄司白立馬走到了繳費窗口跟前。
宋如念也轉身要走。
心中還疑惑,薄司白居然病了,奇怪,他不是有私人醫生嗎?
居然獨自一人來挂號?
該不會是哪種見不得人的病吧?
管他呢,他病死了才好!
宋如念在心中默默地祝他無葯可醫,最好是爛了根,這輩子都當個太監!
可下一秒,她卻又被薄司白攔住了去路,「等等。」
宋如念滿眼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想幹什麼?」
「能借五塊錢現金嗎?」
薄司白薄唇微張,輕聲道。
哈?
這狗男人攔住她,就是為了借五塊錢?
薄家窮成這樣嗎!
但隨即,宋如念又反應過來。
醫院的繳費窗口挂號只收現金,而像薄司白這樣的大總裁,身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碎錢呢。
所以才會跑來問她借五塊錢挂號,好去看那病!
宋如念在心中萬分鄙夷,從皮夾里掏出了十塊錢,「不用還了。」
十塊錢,一半這次挂號,剩下的一半下次複發了繼續挂號用!
不——
宋如念又從包里掏了一百塊,都給薄司白。
祝他永遠都不會好,天天都來花五塊錢挂號看臟病!
「用不了這麼多。」
薄司白緋薄的嘴唇抿緊成一條線。
是他的錯覺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