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夫人把您養的大鵝燉了》[總裁,夫人把您養的大鵝燉了] - 第3章 洞房沒有老公,炸個廚房不過分吧(2)

還說是現代社會,點個火都這麼危險。

別墅的三樓的房間里,傳來一個人低低啞啞的聲音,「什麼聲音。」

傭人小心翼翼的回復着:「新夫人把廚房炸了。」

縱火?

一陣猛烈的咳嗽聲傳了出來,傭人緊張的上前,「少爺,您沒事吧。我去給您拿一些葯。」

裏面的人似乎坐了起來,男人的聲音陰冷帶着一些沙啞,又帶着些許戲謔的笑意,「這次是個膽大的,沒有跑也沒有瘋,竟然把把廚房炸了,嫁到蘇家還能苛刻了她。」

傭人頭都沒敢抬起來,少爺是不知道夫人剛才在廚房說的話。

可不就是,蘇家窮成這樣了嗎?新媳婦進門連頓飽飯都不給吃,真是苛刻。

小聲回道:「少爺要去看看夫人嗎?」

男人咕嚕一口咽下苦藥,又將水杯遞了出去,「不去。」隨即又問了一句:「她現在在哪裡?你們看好了,別把家都炸了。」

「在房間里睡覺。」傭人抹了一把汗趕緊說。

「她還能睡得着?」男人忽然笑了一聲,「心真大,我倒是對她有點興趣了。」

傭人很想附和少爺,說的真對啊!

新夫人心的確不是一般大,她不僅睡得着,睡覺之前還吃了一隻燉大鵝呢。

他也不敢多說啊,拿着水杯出去了。

陸晚真睡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才醒過來,肚子里空落落的,肉只能讓她有飽腹感,可不頂用啊。

她只想要反派!

新郎和新娘住在一個屋檐下還不相見,這說不過去吧。

陸晚真洗漱完畢,出了門,腿長在她身上,反派不找她,她去找反派好了。

陸晚真穿了一件寬鬆的睡衣,光着腳丫,傭人阿念看到她光着腳,趕緊拿着鞋子跑過來,「夫人,地上涼。」

「不用穿,熱。」她懶洋洋的擺擺手。

「啊?」阿念還想要勸兩句,又想起她昨天的壯舉,想想還是算了。

剛準備離開,就聽見她又說:「過來,扶着我,累。」

「啊?」這才幾步路啊,新夫人也太嬌氣了吧?抬頭對上陸晚真的眼眸,她好美啊……

手不由自主的就伸了過去,等她清醒的時候,陸晚真的手已經搭在了她的手臂上。

一不小心就被她蠱惑了。

「怎麼,我使喚不動你?這麼不情願,耷拉着腦袋幹什麼。」陸晚真冷笑着說,在她的手臂上掐了一把。

阿念吃痛,慌忙抬起頭說:「不是,不是。」

陸晚真看她慌慌忙忙的樣子,也沒了興緻。

怎麼連句頂嘴的話都沒有,一般丫鬟不都要愛慕少爺,對夫人充滿敵意嘛。

這麼乖巧聽話,她去哪裡吸食惡氣去,無趣!

「……」系統語塞,感情這位是故意搞事情,可惜這個小丫頭是個軟綿的,乖乖聽話也不和她吵。

阿念扶着陸晚真來到了蘇寒的房間門口。

管家秦叔看到陸晚真光着腳、穿着清涼,走這幾步路還要人扶着,心裏有些不悅,這樣的女人怎麼能照顧好少爺呢。

秦叔站在門口,沒有開門的意思,反而擋在門口,「夫人,少爺還沒有醒,你晚點再來吧。」

「嗯?」陸晚真抬起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