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夫人把您養的大鵝燉了》[總裁,夫人把您養的大鵝燉了] - 第2章 新婚丈夫不是人

她身旁的少年,眼角帶着淚水,撲進她的懷裡,自己明明害怕的身體在抖動着,還不忘記安慰她:「姐姐,有我在,我一定不會讓他們欺負你!」

陸晚真這具新身體可實在感受不到難過,對於少年的親近,還有本能的反抗,關於這個少年的記憶也瘋狂湧入被她繼承。

陸家原本還有些根基,但陸家小兒子丟失以後,陸晚真的父母就一直生活在愧疚中,積念成疾,重病相繼去世了。

陸家都交到了陸晚真的哥哥陸向南手中,哥哥很爭氣,事業越做越大,哥哥對唯一的妹妹非常寵愛,養成了她囂張跋扈的性格,但對丟失的弟弟也沒有放棄,一直尋找。

在尋找弟弟的問題上,陸晚真和陸向南總是沒有辦法達成共識,陸晚真對這個讓她失去父母的弟弟沒什麼好感,甚至厭惡。

直到三年前,陸景年被找回,陸晚真對他的敵意到達了頂點,她認為是他分走了哥哥對自己的寵愛,所以處處針對他,動了再次把他丟掉的念頭,只是沒成功。

而哥哥在前不久突然失蹤,陸家的親戚趁機霸佔了公司,陸晚真也被他們當作利益交換的籌碼,嫁給了性格暴戾的蘇家大公子。

陸晚真不同意,但沒了哥哥,勢單力薄被罵了個沒臉,還被她叔叔抽了一嘴巴,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想不開跳了河,淹死了。

陸晚真搜索了一下她這具身體關於蘇寒的記憶,發現她根本就沒見過蘇寒的樣子。

在她的記憶里,都是她聽說蘇寒天生雙腿殘疾,惡疾纏身性格暴戾,和他沾上關係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常年不出屋,用人血續命,尤其喜歡年輕少女的血液,長得也和羅剎一般,青面獠牙。

系統小聲說:「原身雖然不喜歡這個親弟弟,但是在臨死前,他更不想要讓這些親戚得到他哥哥辛苦打下的家產。」

「所以他希望您能幫助弟弟得到家產。因為在原身死後,弟弟意外身亡了,死亡原因不明。」

它可不敢直接給陸晚真安排任務,只能小聲提醒,其他就隨她喜歡吧。

一屋子人看着陸晚真醒了更是爭吵個不停,接親的人看到她醒了反倒很高興,誰家接新娘子願意接一個躺在床上的人。

本來就是給他們少爺沖喜,接個只有出氣沒有進氣的新娘子算怎麼回事,現在醒了就好了,趕緊催促着快點上花車。

陸景年氣壞了,他把匕首一橫,梗着脖子,用他瘦弱的身軀擋在前面,「不行,不許帶走我姐姐!」

一雙手從他背後伸過來,握住了他微微顫抖的手,輕輕說:「以後你還是別拿刀了,我怕你傷到自己。」

陸景年驚訝的回過頭,姐姐的話聽起來像是在嫌棄他,卻掩蓋不住關切的味道,他抖動着肩膀,對上姐姐熟悉又陌生的臉。

她用手撫着他皺着的臉,「姐姐大喜的日子,你哭喪個臉幹什麼。」她的嘴角始終帶着一抹笑意,「你乖乖聽話,大人的事情,你就不要摻和了。」

這可是小反派,身上的氣息甜美無比,養大了也可以滋補她。

說完她還忍不住在陸景年的臉上捏了一把,小反派細皮嫩肉的摸起來真舒服。

陸景年愣住了,姐姐怎麼好像是變了一個人?看他的眼神也怪怪的。

系統也不敢提醒陸晚真人設崩了這件事,只想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