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迷案》[字母迷案] - 第7章 C——莫奧的九條命(5)

「那時我才想起來,坐在我面前的,是我第一次做前列腺手術的患者,尉遲先生!」莫奧簡直就像個講書人品讀着一部好作品。

「我是證人!」徐醫生舉手表示自己就是這件事的見證人。

「現在身體狀況怎麼樣?」莫奧滿臉喜氣地對尉遲說。

「至少排的通暢。」

「那就好!」

二人出了酒吧,往同樣的回家的方向走去,當然兩人在同一個小區,但是不在同一單元樓。

「你的發音!」

「改不了,天生的!」

「你的舌頭太長了,糾正一下的話,你的語言就會提高一個等次!」

「我嘗試了一下,有點疼!」

「好吧,你的朋友呢?」

「她早就走了!」

「對不起,我不該提這件事的!」

「你不值得道歉,畢竟我從不對好逸惡勞又氣走他爸的女人感興趣,沒了她一個人或許也不錯,愛跑哪跑哪。」尉遲則是自信地說出這句話,然後默默冷笑。

「原來跑路了!」莫奧悄悄地說。

「你說什麼?」

「我是說,一個人得過日子,兩個人總得過好日子!」

「你說得對,我該讓一個人進入我的人生。」

「如……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接受你的邀請嗎?」

莫奧剛說完,尉遲的目光轉向了莫奧,尉遲也不知道是否要接受這樣如此的姐弟戀,或許他得想清楚,要不然就是一個人的傷害。

「可以!當然可以!!」

或許,尉遲就是個腦子一熱就冒濃濃青煙的戀愛腦罷了。

「後來怎麼樣了?」吳桐滿懷期待地看着莫奧,壓根沒覺得自己是一名**,反而是一位聽眾聽着講書講着故事入神。

「後來我們就試着約會,突然發現彼此都很合適,然後就開始交往了,見面的機會也越來越多,場合也千變萬化。」

「千變萬化?」吳桐聽到這頓時來了興趣。

「直到他過來跟我斷絕聯繫。」

「什麼?」

「你想知道他的理由嗎?」

6月1日

莫奧和尉遲坐在食堂靠窗的外面,連一句話也不說,周圍的空氣頓時凝固到了極點,尉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