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 - 第9章 世上的道路千千萬,天下人生白白年(2)

都是以道韻具現物品,只能怪他待的地方太差。不過他並不擔心,之前打卡還是比較成功的,雖然什麼都是折算的修為,不過看在3000大道的優點上,這些都是可有可無的。

「如來,奇怪,怎麼我的掌中佛國信仰之力變少了,五行山那張六字箴言也失去了聯繫,看來又是為師的好徒兒乾的,唉。」

西天:「眾佛,問佛祖為何嘆氣。」

如來佛祖:「胖胖心裏苦,胖胖不敢說。」

……

「江路並不知道這些事,如果他是系統,應該因果追溯把掌中佛國學到手,然後再吸干法力,桀桀桀。」

通過一段時間的了解,加上了上次系統升級,系統的主要功能都是以「韻」出發,再具現物品,有可能是曾經此地出現過的,也有可能是其他諸天萬界「你與我有緣」過來的。

系統果然不詳,但是味道真香,這樣想到的江路,更加想去「道韻」豐富的地方,例如三十三天外聖人的場所,首當其衝「紫霄宮」很有「韻味」,但是會涼涼,切片研究_究_究。

鴻鈞道祖:「正準備去,探查你的機緣,你呀!居然送上門來了,快讓貧道康康,這美味的唐僧肉。」

江路「我也想康康,你這個長條蚯蚓,是個什麼模樣,要不要去天庭,把那隻雞捉來,餵給卯日星君呢。

昴日星官:「我不吃,媽媽說不要吃這一些!」

「你不準逼我,不然我雞給你看…」

嘰嘰嘰嘰嘰(是不是有人想歪了?)

你居然偷了我的心,啊,不,是那造化玉碟,快點給老子交出,造化玉碟,還能給你留一針一線,我們日後,可再想相見。」

天道:「陳哥哥,奴家這幾日了胸口疼,你來摸一摸可好?天道化身充滿聲色愛意的模樣說道。」

江路:「天道啊,你讓我說你什麼可好,你不能像潑婦一樣,叉着腰,一嘴髒話,卻又在發騷!」

「太清的八景宮、玉清的玉虛宮、上清的碧游宮,、接引准提的西方極樂凈土…這些地方無不外乎都是道韻豐富的道場。」

「但是這些地方都不能去,因為他的實力不夠,去了也是送上實驗食材。」

除此了三十天之外比如還有三十三重天離恨天,太上老君的兜率宮,現在的世界時間,整個洪荒天地屬此地不宜久留,實力最強大。

很多好的地方都不能去,就是西方須彌山現在也是危險的,估計現在正在密謀計算着什麼,或者想看誰先出手,他們再出來你與我佛有緣。

現在,我要解決孫悟空了,不然還在這個關卡沒有進入下個副本。

前方可是有一**道韻來襲,自己可不能錯過。

在此的五方揭諦,也真的是被嚇的,戰戰兢兢的,不過他想到我們都是一個組織的,他也沒有什麼特別為難我們,所以他們也是放心了,只當是佛門多了一個強者,日後啊又可以牛逼一點了。

小猴子,既然你言而無信,虛情假意,那我便放你出來吧!

其實在他觸發了道韻打卡的時候,五行山就失去了「鎖」的能力。

「壓得住的猴是山,但更多的是心!」

孫悟空,聽他叫自己小猴子,頓時就有了,一股綠色隨即又消了下去,因為他想到打不過他呀,要不偷襲試試!

按照他的說法,他已經知道了,自己呢是天地的混世四猴之一,還跟女媧娘娘有關係。

靈明石猴,通變化,識天時,知地利,移星換斗。

江路只想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而他就沒有人和。」

孫悟空這般想着,「等他出來之後,看能不能夠找到女媧娘娘,在背後告他的狀,請她出手打死,眼前這個和尚,居然敢道破他猴生,讓俺老孫真是無處賤人!」

他孫悟空,有仇必報,先在他這裡拿到好處,再趁他不備幹掉他!

「讓他以為俺老孫是真心歸順,到時候嘿嘿…。」

「 江路看着這猴頭傻笑的模樣,一定沒安好心,於是說道。」

「放你出來了,你先把這個簽了。」

就在這時,江路溝通系統,天空中出現了一道玄之又玄的契約圖文,

但孫悟空不認識字,就算習得也不怕,他剛剛特意跟系統說,搞得模糊一點,遮擋一點,只需要露出簽字的地方,就可以了,怎麼簽呢?系統告訴他了直接用手簽,當他觸碰到畫面的時候會自動吸收神魂與精血,雙重保護。

孫悟空在南瞻部洲,到西牛賀洲學藝期間,他學着人說話穿衣服到處遊覽,也懂得了人族的一些東西,他認為這個東西可能就是簽個字留個名字,成為他的徒弟而已,所以他就給簽了。他也看到過那些罪犯畫押,他並不覺得,放了自己還要殺了,還不如直接在裏面殺了,更鳥事,所以他想了想,直接伸出了手,他摸了摸虛空的光幕。

┏ (^ω^)=☞走你!猴人永不為奴,除非不吃不住!

剛剛伸出手的「悟空同學」神魂+精血+已被系統獲取,從此節操是路人。

「你好狠的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吧………」

孫悟空剛升起這個念頭,就感覺有團火焰在灼燒他的靈魂,肉體,疼得他抱着腦袋在地上拚命的哀嚎着打滾遠勝金箍咒。

緊箍咒鎖住的石頭,因為猴頭並不是無敵的,反而是弱點傷的是肉,但是本系統傷害的可是雙重靈魂肉體。

「看來挺好用的,只要對方簽字,來日方長啊!「

「這是怎麼了?五方揭諦在天空上手持靈寶,排排看到,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影響到我等裝逼的風。」

「不就簽了個字嗎,至於這麼手舞足蹈嗎,不過歌聲不太悅耳啊,金頭揭諦點評道。」

銀頭揭諦:「就是大哥,不知道的還以為別人**了他,這猴子,太沒教養!」

「就是,就是,這怎麼看都像是在跳大神,仍在原場一會的波羅揭諦說道。」

波羅僧揭諦:「你們說,他不會是在五行山下關久了出來發瘋了吧,還是腦子壞了!」

「我看是大道混沌也瘋了,至於嗎,摩柯揭諦憋了很久說道。」

遠處的真善美,心靈美,我來了!

……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