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諸天:從西遊獲得神級系統] - 第8章 全息投影收割洪荒天地眾生信仰 金仙初成(2)

/p>

太上老君曰:紅花!只見三十六品造化青蓮的蓮花化為盤龍扁拐。

元始天尊曰:白藕!只見三十六品造化青蓮的蓮藕化為三寶玉如意。

通天教主曰:青蓮葉!只見三十六品造化青蓮的蓮葉化為青萍劍。】

江路如果知道玉帝如此回想,只會唾沫星子開始嘴炮,造福世人,就是一個天大地大的笑話!哈哈哈!

因為蓮花化為三寶玉如意,為元始天尊所有;蓮藕化為盤龍玉拐,為太上老君所有;蓮葉化為青萍劍,通天教主所有,蓮土化為九天息壤,最終被這個妖族的女媧所有。

四枚不成熟的蓮子化寶:

十二品功德金蓮,為接引道人所有,端坐蓮台,防禦驚人,原為極品先天靈寶,後在封神之戰中被蚊道人食去三品,變為九品蓮台,使其品質下降,封神之戰後,接引道人將九品金蓮賜給了如來佛祖。

十二品業火紅蓮,為冥河教主所有, 端坐蓮台,防禦驚人,燃燒業力化業火,攻防兼備。

十二品滅世黑蓮,則被魔祖羅睺所得,端坐蓮台,防禦驚人,能吸收暴虐氣息。後羅睺被道祖鴻鈞所滅,十二品滅世黑蓮不知所蹤。

十二品凈世白蓮,則茫茫渺渺,凈世白蓮乃是應造化之力而生,施展開來能後凈化世間污穢之氣,更是安心定神,乃是修心至寶。

創世青蓮五片蓮葉化寶:

先天五方旗:戊己杏黃旗、青蓮寶色旗、離地焰光旗、素色雲界旗、玄元控水旗。

混沌青蓮的蓮蓬化為乾坤鼎,被鴻鈞老祖所得,混沌青蓮的蓮莖吸收凶煞之氣化為弒神槍被魔祖羅睺所得。

…………(點擊查看更多。)

收起思緒,玉帝內心深處腦補萬千,他是知道凈世白蓮已經沒有了,但是眼前看到的可就是那茫茫渺渺,前不見混沌青蓮子,後不見的先天極品靈寶十二品凈世白蓮!

「但是現在居然有三十六品,變成了混沌至寶,天道示警要摧毀,又被一股力量攔了下來。」

「他是怎麼得到的,洪荒天地已經不允許出現這等至寶,這種靈物自開天以來就沒有在洪荒大陸出世,過此子有大機緣啊……!「

「只要奪走你的機緣,吾便能再進一步…」

不過前提先要了解下,金蟬子發生了什麼事情,並怎麼會有如此的變故,上次稟告本帝,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出於掌權者的手段,他並沒有窮追猛打,反正西行都是演戲的而已,又能發生什麼?

「但是現在他覺得太白一定知道些什麼,不然怎麼會回來就告假,此事在他看來不像太白之前說的那般正常經歷劫難,反倒是…………。」

就在這時,太白太白金星金星已經來了!

「啊?玉帝陛下,你……」

然而當太白金星在瑤池中看到玉帝如今的打扮之後,不由吃了一驚。

與凌霄寶殿之中帝袍金冠不同,如今的玉帝身着一襲青袍,打扮的宛如一個俗世得道高人。

「本帝今日召你前來,是有話想問問你。」

玉帝開口道:「你也不必拘謹,朕沒有穿帝袍,不會在意過多虛禮。」

「是,不知陛下有何事吩咐小神?」

玉帝雖然大方,可是太白金星卻不會真的不行禮,當下還是老老實實的抱拳拱手。

太白金星自那日回到了天庭後,雖然有些後怕金蟬子在雙叉嶺的手段,只要他不說出那日雙叉嶺的隱秘,想必也不會對自己出手,不然那日就不會放過他了。

這個事情與他來說也沒有多大的事情,他只是來鍍功德的,在仙界這麼多年,早就習慣了,見仙說仙話,見佛說佛話,見好忽悠的,就說忽悠話。不然哪能活的仙生水起,玉帝哥哥的紅人呢。

更重要的是,在天庭這麼多紀元,有些事可看但不可明言,他見到過很多的事情,但都沒有流傳,他深知禍從口出,言多了只會給自己招來橫禍,雖然他是玉帝面前的紅人,但是伴君如伴虎啊,說不定一時不高興,就給你灰灰了也不一定,有的是仙等着上位,缺了他也可有可無。

更重要的是這些仙年以來,為了配合玉帝的計劃,滿足他的掌控布局,作為狗腿子的他,可沒少出謀劃策,要為陛下奮力前行做擋箭牌,也就是炮灰啦,也沒少跟玉帝陛下演戲,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因而暗自得罪了很多神仙。

如果一朝夕落的話,那麼自己也絕對沒有什麼好的下場,只會被昔日的仙人們群起攻擊,不管是不是跟自己有怨,亦是有因果的,甚至沒事的,他們也只會來踩上一腳,來彰顯自己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天庭紀元以來,有很多仙,求他開後門亦或者是怎樣,但他都沒有答應,因為他深知自己的一切是玉帝陛下給予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仙道貴生,有些事情不可做,只要做了一次,就會沒有底線,人的貪慾是強烈,仙的貪慾更是無窮的,要能守住本心,才不會沉淪,也能減少因果,不破修行之路。

曾經的你高高在上,是那麼的遙不可及,現在的你已經不復以往,所有的仙只能活在你的陰影下的時光,過去了,如今的你虎落平陽,還不是被我等欺負,他們想到這裡就覺得非常開心。

因為他們得不到,只會覺得葡萄酸,嫉妒心在放縱,他們覺得自己就算沒有得到,也不能讓別人得到,所有得到的人,在別人的眼中只想看到你不好,然後來對你奚落,對你踐踏,因為他們很喜歡享受虎落平陽的快感,以體現自己的獨特優越。

這麼想來無論他是否強大,他的仙生還是一如既往的仙活着,只要不說出金蟬子的事件,想必他也不會對自己動手,不然那日就不會放過他了。

可是他現在很害怕,在來的路上就一直哆嗦,玉帝陛下肯定是要問他雙叉嶺的事情,他記得上次匆忙的稟告後,就突然向玉帝陛下請休了,陛下定是察覺到了什麼,能在這個位置上做這麼多年,要說沒有一點心機,那就不是天庭之主了。

」我要知道雙叉嶺劫難金蟬子的真相,事關混元,玉皇大帝的聲音頓時變得威嚴無比,氣息深沉!」

太白金星跟了他這麼多年,從未覺得眼前的陛下是如此的陌生,且可怕,彷彿換了個人似的。

如果太白金星敢隱瞞自己什麼,說不得就要放棄這個,還算好用的狗腿子了,從接收天庭之初跟了我這麼多紀元,如果還不能認清自己,那就換個人好了!

太白金星可不知道,玉帝陛下如此這般,還沒有回答,就給自己定量了「仙刑」。

回稟:

「太上開天執符御歷含真體道金闕雲宮九穹御歷萬道無為大道明殿昊天金闕至尊玉皇赦罪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_〒……淚滿千行,小神在那裡準備待救金蟬子的時候,看到他一點事都沒有,只當他有寶物抵擋災禍,所幸也就在一旁觀看,待隨從被妖獸分食,正欲離去的時候與他相見了一面,然後這樣子……

太白金星說真的從來沒有如此累,平時忽悠人,那都是幾番回合下來,就搞定的,但是現在眼前的,是誰?,昊天大帝,你敢編瞎話,他不給你錘爆,知道「煙花為什麼是紅色的,那也是鮮血淋漓築就的。」

所幸,在小心翼翼,顫顫巍巍之中,讓昊天相信了他的滿腹經綸,這說辭,既不會得罪江路,卻保住了一條垂垂老矣的星星相星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