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靈之神劍》[誅靈之神劍] - 第6章 族長的憤怒

青石城在整個大陸都是一個比較知名的大城鎮,其中也是坐落着大小不一的勢力數十個。其中比較大的有着三個,上古鄧家便是其中之一。

鄧家不僅是在青石城聞名,即便是放眼整個大陸也是遠近知曉的,因為是古老的傳承所留下的,雖然很多的傳承都是已經丟失了,但是只是那上古血脈便是非同凡響,在這合格修鍊靈力的大陸上,有着得天獨厚的優勢。也是因為著這個原因,雖然上古鄧家人物上並沒有什麼優勢,但是各個都是精英中的好手。也是因為這個樣子,讓他們的名聲一直都是十分的顯赫着。

鄧超是上古鄧家的族長的兒子,鄧家的族長鄧九天老來得子自然是十分的寵愛,可以說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所以也使得鄧超從小便是十分的驕縱。不過所有的人都是十分的謙讓着他,不敢有絲毫的得罪,畢竟是族長寵愛的兒子,將來也是要繼承鄧家的族長的位子的。

而且鄧超所表現的也是十分的特殊,因為他的靈力明顯的異於常人,畢竟鄧家是上古的血脈,所以體內的靈力都是不同尋常的。但是鄧超表現的尤為的特殊,因為他的靈力所呈現出來的是赤紅色的,有着如同紅火的驕陽一般,給人以炙熱的感覺。

鄧家的人發現這一點後對於鄧超便是更為的寵愛了,因為鄧家的人都是知道,這樣的表現是上古最強的血脈,即便是他們鄧家傳承下來,也是千百年很少會出現的。

出現了這樣的血脈,他們都是知道鄧家要再次的達到一個鼎盛的強度了。雖然他們是上古的傳承,但是現對於千百年前的強盛,已經是有所沒落了。更多是靠着祖輩的庇佑才可以依然是傲然在這青石城,在整個大陸也是佔據一席之地。但是如果只是在這種名聲下存活的話,是難以持久的,在這片大陸上,想要更好的生存下去的話,更多還是需要的事真正的實力。

鄧超的出現讓他們看到了希望,相信定然是能夠成為這片大陸的一方強者,而不是只局限這青石城當中。

不過鄧超從小因為被寵溺的太多,所以在靈力的修鍊上一直是都稍微的比較懈怠一些。畢竟他今年還只不過是只有十三歲而已,在這個大陸上作為一個修鍊者來說即便是活上幾百年也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了。所以只有十三歲還是相對來說相當年幼的年紀了。所以對他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苛求,等他再成長一些的話,便是會意識到擁有強大的靈力是多麼重要的事情了,在這個年紀的時候正常的人都是會比較貪玩的,所以也並沒有對於他有着太多的苛責。

鄧超也是很樂於這樣的狀態,而且自己的靈力雖然不能夠完全的掌控,但是有的時候還是會發生作用的。現在的年紀,對於這樣的情況已經是比較滿足了,因為每次的出去的時候,都是有着幾個僕從相伴,而且又是鄧家的人,也不擔心自己會受到欺負,只是有着自己欺負別人的時候,卻很少是有人能夠欺負到自己。

這一天,鄧超在家族中也是呆的沒有什麼意思,便是準備出去走走,兩個鄧家的僕從也是緊緊的跟隨在他的身後。

鄧超雖然很討厭這樣的事情,但是卻也沒有辦法,因為無論他怎麼想要趕走這兩個傢伙,他們都是不聽的,一直的跟隨着自己。鄧超也是向自己的父親抗議着。因為有着這樣的兩個一臉冰冷的傢伙跟隨在自己的身後,始終是感覺到有些不爽的。但是自己的父親也是無動於衷。而且是告訴他如果是不允許跟隨着的話,那麼便是不允許他邁出鄧家的大門。只能夠呆在家族中!

鄧超最後也只能夠妥協,如果是只能夠呆在家族裡還是有些悶的!所以每次的出去的時候,也只能夠讓他們跟隨着。

鄧超一路的走出了家族,來到了青石鎮的鎮中,青石鎮相當的熱鬧,也是一個相當的大而且繁華的城鎮,畢竟是有着幾個大勢力共同的拱衛着的城鎮,畢竟是會變得繁華的,無論是平凡的人還是修鍊者,都是隨處可見。而且還有出售着各種東西的人。

無論是凡人所使用的還是作為修鍊者所需要的在這裡都是看以找到,偶爾還是可以看到一些好東西。

鄧超也是來到了青石鎮的一處交易場所,這裡在整個青石鎮是相當的聞名的,因為都是交易一些靈力修鍊者所使用的東西。無論是靈藥還是武器法寶在這這裡都是可以找到的。

鄧超雖然平時修鍊並不算是多用心,但是還是比較喜歡收集一些新奇的東西的。即便是不用,那種買的感覺也會是讓他覺得十分的開心的。

鄧超在人頭攢動中走動着,不時的看看左右的東西,覺得好玩的便是會把玩一番。如果是合心意的話便是直接會買下。甚至是從來都不還價,畢竟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哥。對於這樣的主顧任何的一個人都是會十分的喜歡的。所以知道鄧超的性格的人,如果是有着什麼新奇的東西的話都是會主動的攀談起來的。

鄧超正在看着一個小東西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頭一陣的燥熱,頓時間便是一陣的面紅耳赤,如同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

兩個護衛也是看出了他們的少爺的不同,因為他的臉色變得似乎有些難堪,多少顯得有些猙獰,似乎在承受了什麼巨大的痛苦一般。

「怎麼了,少爺!」

兩個護衛立即來到近前,小心警惕着四周同時對着鄧超問道,鄧超卻只是搖了搖手,並沒有多說什麼,然後向著一個方向走去,兩個護衛僕從也並不敢多說什麼,只是小心跟隨着,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直到來到一個人前的時候,他才停止了下來,臉上稍微的變得平和了一些,因為已經開始有些適應了,不過心裏的那股燥熱卻是依然沒有減少。

鄧超停下的時候,便是看到了一個衣衫襤褸的年輕人坐在地上,身前擺着一把通體黝黑看上去有些殘破的長劍!

鄧超盯着那把長劍,雖然看上去十分的普通,而且還顯得有些殘舊,但是總是感覺有些不同尋常!

鄧超準備蹲下去碰觸,卻被那個衣衫襤褸的青年一把攔阻了下來。

「只賣,不準碰!」

那個青年人有些陰冷的說道,鄧超抬起頭也是看了看這個衣衫襤褸的傢伙還真是有些奇怪。他也沒有少出入這裡,還沒有見過這樣的出售東西的傢伙,簡直就是太過霸道了,還不準別人去看。不過鄧超對於這個人倒是並不是那麼討厭,因為他就是喜歡這種有性格的人,如果是沒有點性格的話,那便是實在是有些無趣了。

「怎麼賣?」

鄧超也是收起了自己的手,對着那個衣衫襤褸的傢伙問道。還沒有等到那個傢伙回答,旁邊便是有人幫着回答了。

「他啊,我看就是一個騙子,這麼一把破劍,要一顆還魂丹才肯交換。還魂丹啊,那是有着起死回生功能的靈藥啊,我看這個傢伙八成是瘋了,鄧公子,我這裡有好東西,你看看我的吧!」

一旁立即有着人便是向鄧超兜售着自己的東西,不知不覺的時候,旁邊已經是圍攏了不少人。有着一些是看熱鬧的,有的是不想放過鄧超這個土財主的,準備狠狠的宰上他一筆。不管是什麼東西,他們想要向鄧超兜售的都是把價格提升上了一倍。因為只要是賣出去一件就賺了。像是這種人看上去的東西,根本就是不會在意價錢的。

「沒錯,這個乞丐在這裡已經是坐了三天了,他那個要是值一顆還魂丹的話,我這個便是能夠換下整個青石鎮了!」

其中的也是有的人說道,立即便是響起了一陣的哄堂大笑。顯然這些人都是覺得這個傢伙是不正常的,因為他的這把劍實在是太過尋常了,別說是還魂丹了,即便是普通的靈藥都是難以換到的。

而且這還魂丹也是十分的珍貴的,想要煉製起來可是相當的麻煩。其中的幾位藥材是相當的稀少,現在已經是很少見到的了。即便是有着存貨的也大都是以前所留下的。

這還魂丹雖然是不能夠真的讓人死而復生,但是只要是還有一口氣,還沒有死去,不管是傷成什麼樣子都是可以使人復原的。可以說是天地間的奇葯了。可以說是完全的是有價無市的東西,即便是誰手裡有這個東西也不會輕易的拿出來的,因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是能夠救下自己的一條小命的。

鄧超並沒有聽那些人的胡言亂語,不過卻也是有些疑慮。還魂丹他們鄧家都是有,不過也是只有三粒而已,而且是用一粒就少一粒的東西,如果是拿來換這個東西的話,那麼肯定是需要十分的謹慎的。

這個可是不能夠一時腦熱的東西,如果是錢財或者其他的物品的話,他倒是完全的可以做主的,自己的父親也是不會太多的過問的。但是這還魂丹是自己的父親親自保管着的,如果是想要動用的話,必須是要經過其同意的,不可能那麼隨便的。所以鄧超必須要好好的思慮一下。

鄧超只是靜靜的看着那個平躺在地上的寶劍,似乎是想要將其看透一般。雖然那個長劍看起來似乎是十分的普通,但是他總是覺得它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但是不同尋常在哪裡,他卻是也一時說不出來,只是感覺着他和自己有着一種感應一般。彷彿是在召喚着自己。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是根本不會注意到一把如此的平常的寶劍的。

「可不可以用其他的東西交換,不管多少錢我都願意!」

鄧超這個時候對着那個衣衫襤褸的傢伙說道,聽到鄧超這麼說,所有的人都是有些楞神。覺得這大戶人家的少爺,實在是太好糊弄了吧。他這樣的話就是意味着完全是可以獅子大開口啊。

一把破銅爛鐵便是可以換取一大把錢財,很多的人看着那個衣衫襤褸的傢伙都是一陣子的羨慕,覺得這個傢伙恐怕從此是要翻身了,再也不用像這幅乞丐的樣子,同時也是覺得這有錢人家的少爺的口味實在是有些難以琢磨,他們怎麼也想不通鄧超怎麼會看上這樣的一個東西。

不過事實卻是讓所有的人都是有些目瞪口呆的,因為那個衣衫襤褸的傢伙竟然直接的給出了拒絕。

「我只要還魂丹!」

那個年輕人無比堅定的說著,頓時間便是一陣的議論之聲,都是更加的篤定這個傢伙事傻掉了。因為這樣的破鐵換一筆錢財已經是相當的划算了,而且還是能夠換上相當不菲的一筆。畢竟鄧家的少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已經是說出了那樣的話語,所以開出多少,只要是不是過分的,都是不好反悔的。但是這個傢伙卻是給拒絕了。

就連鄧超也是沒有想到,不過看了看他也是明白,這個傢伙畢竟是要還魂丹有着重要的作用,說不定是要救命的。所以才會是如此的執着。因為這還魂丹根本就是不會有人出售的,即便是想要出售的話,通常也是會進行交易,也就是換取自己所更加的迫切的需要的東西,不過也必定會是奇珍異寶的,鄧超也是再次的有些犯難。他實在是不想錯過這把寶劍,但是是否能夠值得自己去做,又是否能夠說動自己的父親,這到是的確是一個值得商榷的事情,這不是他說答應就能夠答應下來的事情。

「我要了!」

這個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所有的人都是循聲望去,然後便是看到一個少年走了過來,十幾歲的年紀眉清目秀的,不過卻是一副狡詐的樣子,身後還跟隨着一個老者!看上去也不像是什麼好人。

有些人看上去便是給人一種善良的感覺,但是有些人一眼看去便是能夠知道是陰險小人。當然前一種未必就是好人,但是後一種必定是壞人,這樣的定律一直都是正確的。

  所有的人這個時候也都是再次的震驚着,沒有想到真的有人願意去換取,鄧超自然也是看去了。這個人他並不陌生,因為位子在整個青石鎮並不比他差上多少。也是這青石鎮中一方大勢力靈劍宗的宗主的兒子,雷傲天。

  靈劍宗在這青石鎮的地位並不比鄧家差上多少。而且據傳聞背後還是依附着一個更大的勢力,一直都是對整個青石鎮都是有着野心,想要統一這裡。不過是有着幾個大的勢力制衡着,一時也是難以得逞,始終是對他們形成着壓制。上古鄧家便是其中之一。不過即便是這樣這靈劍宗也是一直在不斷的發展着。主要就是因為他們比較心狠手辣,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說是不擇手段的!

可以做到這種程度的,往往是會壯大的比較的迅速的,因為在這樣的一片弱肉強食的大陸生存下去的話,越是狠辣的人往往越是能夠活的長久的。而悠遊寡斷,很多時候是會給自己留下致命的隱患,可能會將自己陷入到一種死地當中,這樣的事情並沒有少發生過。

  鄧超看着雷傲天面色平和,不過心裏卻是一陣的不爽,看到這個傢伙就是一陣的不快,因為在這青石鎮,這個傢伙沒有少和自己作對。不過兩個人都是礙於自己的身份,而且身後的人也不希望他們有什麼大的干戈。因為兩個大的勢力的少主,如果是鬧大的話,可能會是兩個大的勢力的直接的交鋒。

  現在他們還都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因為任何一方即便是勝利,那麼必定是也會付出巨大的代價,那麼最後的勝利可能是會屬於漁翁得利的一方,他們可能都是會成為失敗的。

雷傲天也是一臉笑意盈盈的看着鄧超,不過心裏也是在想着早晚要把這個傢伙給撕成碎片。因為他們靈劍宗可是有着極大的野心,既然要稱霸整個青石鎮,那麼鄧家無疑是一塊巨大的絆腳石,是勢必要剷除的一方勢力。

所以雷傲天也是把鄧超看成了自己,直接的對手。

其他的人則都是看着這兩個大家勢力的少爺,也是能夠看出來兩個人雖然表面上都是比較平靜,但是中間卻是有着一股火藥味的。不過他們可管不了那麼多,那並不是他們所能夠關心的問題,他們只是覺得這兩個人真的都是敗家子。同時也是在警示着自己,以後對於自己的兒子的話,一定是要好好的管教的。因為如果是像這兩位這麼敗家的話,那麼不管是有着多少的基業,最後都是會被揮霍一空的。

鄧超的敗家他們都是見識過的,沒有想到這真是一山更有一山高。這個雷傲天更加的不遜色,竟然這樣就是拿出了一顆還魂丹,他們以為這個只是大家的公子的置氣。不過雷傲天卻並不是這麼想的,如果是平常的東西,他可能會和鄧超爭上一爭。損失點錢財贏回到面子的話,那麼對於他來說絕對是划算的買賣,畢竟是年少氣盛嗎,而且未來的天下也將是他們的,所以都是比較的好面子的。但是如果是損失掉一顆還魂丹換回一點面子和一塊破鐵片的話,這樣的買賣絕對是賠本的。

雷傲天也是比較的聰明的人,也是十分的精於算計的,這樣的買賣他是絕對不會做的。他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背後的那個老者的指點。那是他的師父,有着相當的高強的本領,即便是靈劍宗也是沒有多少人能夠比過的!

雷傲天敢於這樣做,也是因為他背後的這個師父的告之,因為他也是感覺出來了那把寶劍的不同尋常,而且覺得一定是值得一顆還魂丹的價值,甚至是穩賺不賠的買賣。所以便是讓雷傲天答應下來。

雷傲天本來是有些猶豫的,因為實在是拿不定主意,但是看到鄧超也在的時候,便是下定了決心下來。一來是因為相信自己的師父的眼光,即便是有什麼問題,也怪不到自己的頭上。另外到時候還魂丹也是可以搶回來,這樣的事情他們靈劍宗並沒有少做。而且還可以殺殺鄧超的銳氣。所以這麼一舉兩得的事情,最後還是決定要換取!

「鄧大少爺似乎也是看上了這把寶劍,不過我先決定了下來,就是我的了!」

雷傲天還不忘記挖苦兩句,伸手便是想要去拿那把寶劍,不過就在他伸手的時候,卻是被鄧超給攔阻了下來。

「等等!」

鄧超說著一把抓住了雷傲天的手,將其推開,並沒有讓他觸及到地上一副殘破樣子的劍體。

「怎麼,鄧大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雷傲天等着鄧超說道,顯然是對他剛才的動作有所不滿,不過他還是算比較沉穩的了。如果是換做是鄧超的話,可能早就動手了,相對來說雷傲天還是比鄧超要沉穩很多的。即便是要做什麼,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胆的,以免落下什麼別人的口實。在人的面前還是要表現的比較的和睦的。一些陰險的事情還是留在背地裡比較好,即便是別人知道,沒有什麼證據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什麼事情都是要有個先來後到吧!既然是我先看中的,那麼也應該是我的吧。就一個還魂丹,這把劍我要了!」

鄧超開口說道,開始的時候還是比較有些猶疑的,但是被雷傲天這麼的刺激。他是決然的不會的輕易的讓給別人的。如果是那樣做了的話,他就不是鄧大少了。

即便是只是為了爭口氣而已,他也是要用還魂丹換的。雷傲天是因為聽了他師父的話而已。而鄧超現在這樣做可以算是完全的敗家了,根本就不考慮之後的事情了,只是要現在讓自己的心裏痛快。他可不想讓雷傲天搶了自己的風頭!這口氣是一定要爭下來的。

雷傲天自然是明白鄧超是怎麼想的,現在自己也是想要得到這把劍了。如果是真的是什麼寶物的話被鄧超這麼誤打誤撞的得到了,那麼實在是有些氣惱。雖然看上去有些破爛的,但是既然自己的師父說了,那麼必定是不會只是什麼破銅爛鐵的,而且對方既然敢開出一個還魂丹的價格,那麼必定也是有着它的過人之處的。

雷傲天如此的想着,也是不肯善罷甘休。

「既然鄧大少說了先來後到,那麼就在座的各位給評評理。鄧大少只是在這看着,根本就沒有許諾要要。而是我決定先要的,但是你卻突然插手。我倒想問問是誰先來的,這可不是誰看到的就誰先把。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是有很多人都是比鄧大少先看到了。難道他們就應該比鄧大少先嗎?」

雷傲天一臉的夜雨諷刺的說道,不可否認他說的確實是有道理。畢竟在這裡的東西不是誰先看到的就是誰的而是誰先出的其兌換的物品那麼就是歸誰所有了。這才是這裡先來後到的道理。

鄧超被雷傲天這麼說,自然是心裏不痛快。他可不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吃癟。那樣就實在是太沒有面子了。他可不是那樣能夠咽得下這口氣的人。

「既然雷少主這麼說的話,那麼這裡還有着另外的一個規則就是價高得者。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出兩顆還魂丹,不知道雷少主還能不能出的更多啊!」

鄧超這個時候突然開口說道,一臉的得意。

頓時間四周發出着一片的驚呼聲,兩顆還魂丹,即便是換下這個所有的物品都是值得了,沒有想到竟然只是換回這樣的一把破劍。就連鄧家的守護鄧超的兩個僕人想要阻止都是難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許下這樣的價格,即便是想要反悔都是難了。因為這樣的事情會迅速的被傳開,如果是要反悔的話,那麼肯定是會被各種的蔑視。到時候靈劍宗一定會在這上面大作文章,說什麼鄧家的人出爾反爾,想想都是有些顏面盡失。但是如果是拿出來的話,簡直就是等同於對上古鄧家進行着割肉啊。要知道再鄧家中一共就是保存着三顆而已,通常的情況下根本就是不捨得用的。

除非是長老級別的,又或者極其重要的人又需要的話,才可能會被動用的。兩個僕從想想都是有些頭大,卻也是無可奈何。到時候也只能夠由着族長來定奪在如何是好了。不過到時候他們的這個少主一定是免不了責罰。

如果是錢財什麼的倒是無所謂,這麼重要的東西,而且一次就是答應下來兩顆,這可不是什麼小錯誤了。

雷傲天自然是氣的一陣的面紅耳赤,對方開出了這樣的價格。自己自然是沒有辦法爭奪了,在這裡也是確實有着這樣不講道理的規則。只要是誰能夠出更高的價格,那自然就是誰的,這是無可厚非的。

自己要是想要得到,那麼就必須要出比兩顆更加的高的價格,那麼就是三顆還魂丹。要知道再靈劍宗一共還只是保留着兩顆而已。不過即便是有,他也是捨不得拿出的,因為這實在是太多了。

所以也只能夠恨恨的咬牙切齒。雷傲天看了看鄧超,心中已經是升騰起了濃濃的恨意。但是一時之間卻是也拿他沒有什麼辦法。

雷傲天又看了看那塊殘破的劍也是稍微的釋然了一些,他覺得這把劍能夠值得一顆還魂丹都是實在是不太可能,畢竟看不出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本來就是有些不太情願的,更何況現在鄧超花兩顆還魂丹,簡直就是傻子的行為。

想着這些,雷傲天的心裏也是稍微的痛快一些。而且這個事情之後,鄧超一定更加的會被認為是紈絝子弟。這個傢伙本來名聲就不那麼好,被人看來是難堪大用的傢伙。經過這樣的事情,覺得更加的不靠譜了。必然是更加的不被人看好。想想這個還是對自己極為有利的,因為畢竟他代表的是整個上古鄧家的未來。如果是他不被看好的話,那麼等同於對整個鄧家家族的未來不看好,那麼對於他們靈劍宗則是有着大大的好處的。

「既然鄧大少這麼想要,那我也不奪人所愛了。沒有想到鄧大少這麼闊錯,隨便一出手就是兩顆還魂丹,換來的只不過是這麼一把破劍而已,還真是夠大方的,哈哈哈!」

雷傲天說著,同時也是哈哈的大笑着,話里顯然都是對着鄧超的諷刺,再說他花了大價錢卻買了這麼個破東西。

不過即便是雷傲天不這麼說,所有的看着的人也都是這麼想着,因為有着雷傲天和鄧超兩個人的關係,周圍已經是圍攏了不少的人,看着這個情況也都是搖頭嘆息。甚至是在對着鄧家的未來擔憂。

因為將來的鄧家要被這麼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的傢伙掌握着,那麼是必定是會沫落下去的,因為正常的人,絕對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不可能花兩顆還魂丹去換回一個破劍的。顯然是等他做上了家族主人的位子,也是不會做出什麼英明的決策的,只可能會帶着鄧家逐漸的走向衰落。

一個個都是有些感慨的樣子。

鄧超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因為在他看來自己的這一仗是勝利了。他頭腦還是相對比較簡單的,沒有去想那麼多。

這也倒不是因為他笨的緣故,而是因為他根本就是懶得去想。因為他根本就是不會去考慮那麼多的。

現在自己是上古鄧家的少主,無論是什麼事情都是會有人去替自己想好的,根本就需要自己動腦去想,他自己也是比較的懶散的,也懶得去想。所以才成了今天這麼的情況。

「既然雷大少爭不過我了,那麼我就當仁不讓了!」

鄧超還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同時也是揶揄上雷傲天一句。在他看來,雷傲天就是因為沒有能力去和自己爭奪了,自己就是一個勝利者。

鄧超說完後便是不再去看雷傲天,雷傲天聽着他這樣的話語心中還是有着火氣的,不過卻也是沒有辦法,因為自己確實是爭不過了,這也倒是事實。如果是自己家裡有着不少數量的還魂丹的話,他還是真的有可能要爭下這口氣。

鄧超這個時候走向了那個衣衫破爛的年輕人的身邊,他一直都是十分的淡定的,顯得無比的從容。即便是聽到兩顆還魂丹的時候都是沒有着一點的動容。如果是別人的話恐怕是早就跳起來了。因為如果是得到一顆轉手賣掉。那麼一輩子都是衣食無憂了。再也不用來到這樣的吵雜的地方為了一點小錢而爭的面紅耳刺,甚至是低聲下氣的。

所有的人看着這個年輕人的時候都是一臉的羨慕,也不知道這個傢伙是祖宗上做了什麼好事情,積下了這樣的恩德。這樣的機會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遇到的,至少這裡沒有人是聽說過有着這樣的好事。

用着一把破劍換來兩顆還魂丹,必定是會成為這裡的一段傳播良久的故事。可能會被一直傳播下去。看來自己以後也是應該想着辦法裝神弄鬼一下,說不定也會有着這樣的好運呢。就能夠完全的改變自己的命運了,這些個大勢力的富家子弟的少爺的心思實在是有些弄不懂啊!

「現在這把劍是我的了,至於兩顆還魂丹你可以完全的放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我鄧家的少主是絕對不會反悔的。」

鄧超一副篤定的樣子說道。

「你就放心吧,既然鄧大少這麼說了。就斷然是不會反悔的。這麼多人都是見證着呢。上古鄧家丟不起那個人!」

雷傲天在一旁也是添油加醋的說著,到時候如果是反悔的話,恐怕是要被所有的青石鎮的人恥笑了。

鄧超沒有去理會雷傲天,只是叫了一個僕人陪同着那個人去鄧家取還魂丹。那個僕從也是有些無奈。只能夠答應下來,不知道到時候家主會暴怒成什麼樣子。

現在有着靈劍宗的人在一旁蠱惑着,確實也是沒有辦法反悔。不然的話丟的不只是鄧家的少主的面子,是整個上古鄧家的面子,是上古鄧家出爾反爾。這樣的事情會造成巨大的影響的。即便是鄧九天也是沒有辦法承受的,所以也只能夠當做吃了個啞巴虧了!

那個衣衫襤褸的人顯然也是沒有任何的疑惑,只是點了點頭,便是跟隨着走開了,而鄧超也是得到了那把有些殘破的劍。

鄧超將看起來有些斑駁的黑劍拿了起來,不過拿到手中的時候就是感覺到一絲的異樣,整個身體變得更加的燥熱了。

身體里似乎有着一團熱火在烘烤着一般,整個身體也是變得赤紅的,看起來十分的恐怖。這一切都是發生在剎那間的事情。

整片空間的溫度也是陡然間升高了許多,那些尋常的人根本都是有些忍耐不了,所以都是迅速的向著遠處退去,目光依然是在注視着鄧超這邊,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雷傲天也是有些莫名其妙,不過他也是感覺到一絲的不同尋常也是跟着自己的師父向後退着。心裏也是在想着,難道這把劍真的有些不同尋常之處!

「少主!」

剩下的那個僕從,看到鄧超有些不對勁,想要衝過來,不過就在剛要來到近前的時候,突然間鄧超一聲大喝!

「啊!」

一聲無比震動的吼叫着,傳遍着整片區域,接着便是一股雄渾的赤焰能量奔涌而出,那個衝擊過來的僕從直接是被衝擊的飛了出去。

四周頓時間便是無數的東西都是被卷飛出去,好在先前那些人都是退開了。不然如果他們在身前的話,不是被衝擊的撞死,恐怕也是被赤焰的溫度活活的烤死,甚至是被火燒死。

因為周遭的很多的東西都是燃燒了起來。

這一切都是來的太過突然,頓時間,周圍變得一片的混亂。不過火勢並不是很大,畢竟只是周圍的一小片區域。

其中有着不少的修鍊者,沒有一會便是被撲滅了。

這個時候鄧超還是站在其中,卻是一副完好無損的樣子。那個僕從也是趕緊來到近前,詢問着,確定了鄧超沒有什麼事情才放心下來。如果是發生什麼事情的話,他可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的。畢竟這是鄧家的少主,是上古鄧家未來的主人啊。

鄧超也是感覺到有些莫名其妙,剛剛感覺到一股灼熱的能量在身體里衝擊着。他身體本身的靈力能量是赤紅的,但是卻並沒有像剛才那樣的暴躁過。剛才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是要燃燒起來了。似乎整個身體都是要爆裂掉一般。

不過經過了一聲吼動之後,一切便是都釋放出來了,整個人都是感覺到輕鬆無比,而且也是變得更加的精神了。即便是因為逛的已經有些久了,有一些的疲態也都是變得一掃而光。是一種十分的舒服的感覺。

所以現在的鄧超看起來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而且比先前更加的精神了。整個人的精氣神看起來都是好的驚人。

  雷傲天也是望着鄧超,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然後又是回頭望了望自己的師父想要詢問看看他有沒有看出什麼端倪。畢竟是他覺察到那個劍有些不同尋常的。不過雷傲天的師父也只是搖了搖頭。

  因為他也是只是憑着自己的感覺,至於到底是有着什麼不同,他也是並不知道的。不過他可以斷定那並不是一把普通的寶劍。但是如果是花三顆還魂丹的話。如果是他的話也是有些不情願的,畢竟沒有辦法確定那到底是什麼。

鄧超這個時候只是靜靜的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