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靈之神劍》[誅靈之神劍] - 第2章 一把破劍的爭奪(2)

們怎麼也想不通鄧超怎麼會看上這樣的一個東西。

不過事實卻是讓所有的人都是有些目瞪口呆的,因為那個衣衫襤褸的傢伙竟然直接的給出了拒絕。

「我只要還魂丹!」

那個年輕人無比堅定的說著,頓時間便是一陣的議論之聲,都是更加的篤定這個傢伙事傻掉了。因為這樣的破鐵換一筆錢財已經是相當的划算了,而且還是能夠換上相當不菲的一筆。畢竟鄧家的少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已經是說出了那樣的話語,所以開出多少,只要是不是過分的,都是不好反悔的。但是這個傢伙卻是給拒絕了。

就連鄧超也是沒有想到,不過看了看他也是明白,這個傢伙畢竟是要還魂丹有着重要的作用,說不定是要救命的。所以才會是如此的執着。因為這還魂丹根本就是不會有人出售的,即便是想要出售的話,通常也是會進行交易,也就是換取自己所更加的迫切的需要的東西,不過也必定會是奇珍異寶的,鄧超也是再次的有些犯難。他實在是不想錯過這把寶劍,但是是否能夠值得自己去做,又是否能夠說動自己的父親,這到是的確是一個值得商榷的事情,這不是他說答應就能夠答應下來的事情。

「我要了!」

這個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所有的人都是循聲望去,然後便是看到一個少年走了過來,十幾歲的年紀眉清目秀的,不過卻是一副狡詐的樣子,身後還跟隨着一個老者!看上去也不像是什麼好人。

有些人看上去便是給人一種善良的感覺,但是有些人一眼看去便是能夠知道是陰險小人。當然前一種未必就是好人,但是後一種必定是壞人,這樣的定律一直都是正確的。

  所有的人這個時候也都是再次的震驚着,沒有想到真的有人願意去換取,鄧超自然也是看去了。這個人他並不陌生,因為位子在整個青石鎮並不比他差上多少。也是這青石鎮中一方大勢力靈劍宗的宗主的兒子,雷傲天。

  靈劍宗在這青石鎮的地位並不比鄧家差上多少。而且據傳聞背後還是依附着一個更大的勢力,一直都是對整個青石鎮都是有着野心,想要統一這裡。不過是有着幾個大的勢力制衡着,一時也是難以得逞,始終是對他們形成着壓制。上古鄧家便是其中之一。不過即便是這樣這靈劍宗也是一直在不斷的發展着。主要就是因為他們比較心狠手辣,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說是不擇手段的!

可以做到這種程度的,往往是會壯大的比較的迅速的,因為在這樣的一片弱肉強食的大陸生存下去的話,越是狠辣的人往往越是能夠活的長久的。而悠遊寡斷,很多時候是會給自己留下致命的隱患,可能會將自己陷入到一種死地當中,這樣的事情並沒有少發生過。

  鄧超看着雷傲天面色平和,不過心裏卻是一陣的不爽,看到這個傢伙就是一陣的不快,因為在這青石鎮,這個傢伙沒有少和自己作對。不過兩個人都是礙於自己的身份,而且身後的人也不希望他們有什麼大的干戈。因為兩個大的勢力的少主,如果是鬧大的話,可能會是兩個大的勢力的直接的交鋒。

  現在他們還都不想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因為任何一方即便是勝利,那麼必定是也會付出巨大的代價,那麼最後的勝利可能是會屬於漁翁得利的一方,他們可能都是會成為失敗的。

雷傲天也是一臉笑意盈盈的看着鄧超,不過心裏也是在想着早晚要把這個傢伙給撕成碎片。因為他們靈劍宗可是有着極大的野心,既然要稱霸整個青石鎮,那麼鄧家無疑是一塊巨大的絆腳石,是勢必要剷除的一方勢力。

所以雷傲天也是把鄧超看成了自己,直接的對手。

其他的人則都是看着這兩個大家勢力的少爺,也是能夠看出來兩個人雖然表面上都是比較平靜,但是中間卻是有着一股火藥味的。不過他們可管不了那麼多,那並不是他們所能夠關心的問題,他們只是覺得這兩個人真的都是敗家子。同時也是在警示着自己,以後對於自己的兒子的話,一定是要好好的管教的。因為如果是像這兩位這麼敗家的話,那麼不管是有着多少的基業,最後都是會被揮霍一空的。

鄧超的敗家他們都是見識過的,沒有想到這真是一山更有一山高。這個雷傲天更加的不遜色,竟然這樣就是拿出了一顆還魂丹,他們以為這個只是大家的公子的置氣。不過雷傲天卻並不是這麼想的,如果是平常的東西,他可能會和鄧超爭上一爭。損失點錢財贏回到面子的話,那麼對於他來說絕對是划算的買賣,畢竟是年少氣盛嗎,而且未來的天下也將是他們的,所以都是比較的好面子的。但是如果是損失掉一顆還魂丹換回一點面子和一塊破鐵片的話,這樣的買賣絕對是賠本的。

雷傲天也是比較的聰明的人,也是十分的精於算計的,這樣的買賣他是絕對不會做的。他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背後的那個老者的指點。那是他的師父,有着相當的高強的本領,即便是靈劍宗也是沒有多少人能夠比過的!

雷傲天敢於這樣做,也是因為他背後的這個師父的告之,因為他也是感覺出來了那把寶劍的不同尋常,而且覺得一定是值得一顆還魂丹的價值,甚至是穩賺不賠的買賣。所以便是讓雷傲天答應下來。

雷傲天本來是有些猶豫的,因為實在是拿不定主意,但是看到鄧超也在的時候,便是下定了決心下來。一來是因為相信自己的師父的眼光,即便是有什麼問題,也怪不到自己的頭上。另外到時候還魂丹也是可以搶回來,這樣的事情他們靈劍宗並沒有少做。而且還可以殺殺鄧超的銳氣。所以這麼一舉兩得的事情,最後還是決定要換取!

「鄧大少爺似乎也是看上了這把寶劍,不過我先決定了下來,就是我的了!」

雷傲天還不忘記挖苦兩句,伸手便是想要去拿那把寶劍,不過就在他伸手的時候,卻是被鄧超給攔阻了下來。

「等等!」

鄧超說著一把抓住了雷傲天的手,將其推開,並沒有讓他觸及到地上一副殘破樣子的劍體。

「怎麼,鄧大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雷傲天等着鄧超說道,顯然是對他剛才的動作有所不滿,不過他還是算比較沉穩的了。如果是換做是鄧超的話,可能早就動手了,相對來說雷傲天還是比鄧超要沉穩很多的。即便是要做什麼,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胆的,以免落下什麼別人的口實。在人的面前還是要表現的比較的和睦的。一些陰險的事情還是留在背地裡比較好,即便是別人知道,沒有什麼證據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什麼事情都是要有個先來後到吧!既然是我先看中的,那麼也應該是我的吧。就一個還魂丹,這把劍我要了!」

鄧超開口說道,開始的時候還是比較有些猶疑的,但是被雷傲天這麼的刺激。他是決然的不會的輕易的讓給別人的。如果是那樣做了的話,他就不是鄧大少了。

即便是只是為了爭口氣而已,他也是要用還魂丹換的。雷傲天是因為聽了他師父的話而已。而鄧超現在這樣做可以算是完全的敗家了,根本就不考慮之後的事情了,只是要現在讓自己的心裏痛快。他可不想讓雷傲天搶了自己的風頭!這口氣是一定要爭下來的。

雷傲天自然是明白鄧超是怎麼想的,現在自己也是想要得到這把劍了。如果是真的是什麼寶物的話被鄧超這麼誤打誤撞的得到了,那麼實在是有些氣惱。雖然看上去有些破爛的,但是既然自己的師父說了,那麼必定是不會只是什麼破銅爛鐵的,而且對方既然敢開出一個還魂丹的價格,那麼必定也是有着它的過人之處的。

雷傲天如此的想着,也是不肯善罷甘休。

「既然鄧大少說了先來後到,那麼就在座的各位給評評理。鄧大少只是在這看着,根本就沒有許諾要要。而是我決定先要的,但是你卻突然插手。我倒想問問是誰先來的,這可不是誰看到的就誰先把。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是有很多人都是比鄧大少先看到了。難道他們就應該比鄧大少先嗎?」

雷傲天一臉的夜雨諷刺的說道,不可否認他說的確實是有道理。畢竟在這裡的東西不是誰先看到的就是誰的而是誰先出的其兌換的物品那麼就是歸誰所有了。這才是這裡先來後到的道理。

鄧超被雷傲天這麼說,自然是心裏不痛快。他可不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吃癟。那樣就實在是太沒有面子了。他可不是那樣能夠咽得下這口氣的人。

「既然雷少主這麼說的話,那麼這裡還有着另外的一個規則就是價高得者。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出兩顆還魂丹,不知道雷少主還能不能出的更多啊!」

鄧超這個時候突然開口說道,一臉的得意。

頓時間四周發出着一片的驚呼聲,兩顆還魂丹,即便是換下這個所有的物品都是值得了,沒有想到竟然只是換回這樣的一把破劍。就連鄧家的守護鄧超的兩個僕人想要阻止都是難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許下這樣的價格,即便是想要反悔都是難了。因為這樣的事情會迅速的被傳開,如果是要反悔的話,那麼肯定是會被各種的蔑視。到時候靈劍宗一定會在這上面大作文章,說什麼鄧家的人出爾反爾,想想都是有些顏面盡失。但是如果是拿出來的話,簡直就是等同於對上古鄧家進行着割肉啊。要知道再鄧家中一共就是保存着三顆而已,通常的情況下根本就是不捨得用的。

除非是長老級別的,又或者極其重要的人又需要的話,才可能會被動用的。兩個僕從想想都是有些頭大,卻也是無可奈何。到時候也只能夠由着族長來定奪在如何是好了。不過到時候他們的這個少主一定是免不了責罰。

如果是錢財什麼的倒是無所謂,這麼重要的東西,而且一次就是答應下來兩顆,這可不是什麼小錯誤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