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輪到我穿了!》[終於輪到我穿了!] - 第10章 富農之根本

待眾人一一落座,周正雄望了父親一眼,這才微笑地向楊昊投去讚賞的目光,說道:「俗話說得好,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楊賢侄此番英姿,尤勝霄兄當年啊!賢侄今日來訪,未知?」

楊昊微笑起身見禮,回道:「家父曾言道『人生得一知己夫復何求?!』昊兒能體會到家父與叔父您的深厚情誼,深感敬佩!昊兒今日前來,想談一談有關十五年前的婚約,不知當講不當講?」

「咳咳~」子軒面露尷尬,朝爺行禮,道:「爺,孫兒有點不舒服。」然後對楊昊微微一笑,微點頭,道:「楊公子,失陪了。」便拉着春花出去了。

周家巴不得抓住楊昊,可是楊昊突然主動提出來,周正雄心裏也是忐忑。萬一他恃才自傲,看不上周家,要求退婚怎麼辦呢?蘭兒的臉面可就……於是他抬手蓋住兩眼,揉了起來,疲累,不舒服的樣子。

坐在他身邊的夫人見此,起身,給老爺欠欠身,說道:「老爺,此等大事,還望您主持大局呀!」

周成林搖搖頭,這老三夫妻果然是生意人精,他娘的什麼鍋都能甩!唉,也是,能接鍋說明有實力,嗯,應該是這樣。

「楊公子,既然有婚約,不是明擺着的事了嗎?」他也不傻,這底牌可不能自己先亮。

楊昊眼見周家此時的態度,如何還不明白?他們是怕自己悔婚啊!哈哈哈,銀子可真是好東西啊,雖非萬能,若無則萬萬不能也!

但是我楊昊也不可能為了銀子犧牲自己的幸福!以勞資上帝的視角,金錢還不是手到擒來,糞土罷了?!

媳婦?怎麼地,也得先見一面吧?反正兩輩子都還沒女朋友!

若是還過得去,我委屈點,就娶了!

若是有點丑,娘希匹的勞資認了,娶!

要是像鳳姐那麼丑,算我倒霉,照娶!

若是比鳳姐還要丑,我…我…我…爹啊!您怎麼能幹這麼缺德的事呢?!……

「楊公子?」

周老爺見楊昊臉色如豬肝一般,一會黑,一會灰,心裏越來越擔心,這麼一問,把楊昊從走神中拉回了現實。

楊昊起身見禮:「哦,抱歉。晚輩失禮了!」終究是要面對,既然命運如此安排,既來之,則浪之!正了正神情,接著說道:「周老爺,叔父,昊兒希望能見芷蘭妹妹一面,徵求她的意見。當然,我一定會尊重她的意見的!」

此話說完,周家會客堂一片寂靜,落針不聞。這算什麼話?可是楊昊不懂啊,他用現代人的思維去處理古代的事情,在周成林看來,楊昊又一個大腳,把鍋甩回他一臉!

而偷偷在門外偷聽的倆丫頭,也愣住了。特別是芷蘭,之前跑開,換回女裝,等着他提親呢?這會兒,她明顯感覺到了羞辱!這什麼頭號渣男居然要求未婚先見?怎的如此無禮無賴?!氣頭一上,正欲拔春花的佩劍衝進去砍人,卻被春花拉住了。

「哎呀?你拉我幹嘛?讓我去砍了那無賴!」芷蘭壓着嗓門怒道。

「小姐!咱可以考考他呀!」

「嗯?」

「之前咱們計劃在洞房時換新娘考他,這會兒不用等洞房,直接讓秋月去見他不也一樣嗎?」

「哎?對呀,趕緊的,去把秋月叫來,快點!」

「是,小姐!」

周子龍深知此事與他無關,可是現場有點冷,他試探性的「咳咳」兩聲。

楊昊看向他,眉毛一挑,台階出現了,於是微笑道:「子龍少爺,有禮!救命之恩在下銘記於心!」

「呵,楊兄命大,不敢當救命之恩。舍妹從小好武,楊兄真的要見一面嗎?」子龍的想法很正,意思簡單,就是一旦生變,可能是一刀,切哪就不知道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無馬能追!」

子龍看了爺一眼,爺拿起茶杯低頭喝茶,便道:「那好吧,我就去把她帶來見你吧。」

不一會兒,子龍帶來一女子,她跟在子龍身後,楊昊大老遠只能看到她的衣着。綾羅綢緞的,走姿輕盈,彷彿仙子於荷邊漫步賞月,呀!定是傾國傾城吧?!

「楊兄,」周子龍臉色微紅,很是不自然的說了句,然後讓開身位。

楊昊看到來人後,神情鎮定,古井無波,微微一笑,向她點頭致意,道:「芷蘭姑娘,在下失禮了!姑娘若不棄我,我願與姑娘同心,締結百年之好!姑娘若是不願,在下定會對外宣布周楊兩家從未有婚約,不會誤了你的。」

說完,楊昊心一痛,殘血汩汩,此等內傷,什麼狗屁鬼手十八針,妙手回春方,又當如何治得?

只見「芷蘭」脖子以下,那真的是體態嬌柔,婀娜多姿,胸脯豐滿……可是,整個右邊臉全是疤!

「秋月?子龍,你胡鬧!」周老爺見來的不是芷蘭,氣得從家主位置上站起來,怒目瞪着子龍!這可是關係到周家未來的高度,這群龜孫子居然拿來開玩笑?不過楊公子的態度倒是令他大感意外!

秋月不知犯了什麼錯,撲通跪下,驚恐道:「老爺,奴婢知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嗯?這回輪到楊昊傻眼了,什麼情況啊這是?他疑惑地看向「老丈人」,再看向滿臉怒容的周老爺……

子龍正欲申辯,周老爺又怒道:「你住口!不管你是自願還是被迫,你乾的事都不是你該乾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