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不想打工》[重生之我不想打工] - 第三章...

季盼思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羅漪看着不忍心,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她看不慣羅漪哭哭啼啼的樣子,望着羅漪的臉上青紫的一塊,淤血還沒化,腫的老高,可惜了這張好看的小臉。

「你別哭,這麼多天了你臉上還是那麼腫,這葯你自己多抹點,怎麼那麼傻,以後就要與我一起在柴房了。」

季盼思總覺得對不起羅漪,小姑娘倒是看得開,性子溫馴,聲音柔和的安慰她沒事,

「無妨,在府中我本就只與你相熟,一同當差倒也有個照應可圖。」

季盼思往羅漪臉上輕輕抹上一點葯,葯是柴房的領頭方白送來的。

方白也不過十五歲,高個子,身強體壯是個砍柴的好挑手,皮膚常日被太陽晒成了古銅色,性子老實,模樣端正,看到人就憨憨的笑。

他心腸也好,若是沒有他的照料,季盼思估摸着到現在還趴在大通鋪上爬不起來。

柴房人手不多,算上兩個小姑娘也就六個人,卻負責着整個吳府上下的柴火,乾的活也比別的下人辛苦。

季盼思能起來以後就開始整日的搬柴,去後山拉柴,一天下來,累的話都不想說。

更過分的還是張管家,打着少爺的名義時不時的來找茬,兩個小姑娘是被買來的,本就不發銀錢,現在連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證。

季盼思可受不了這樣的虐待,總是在晚上悄悄地去廚房順點吃食。

「下次別這樣了,張管家發現了怎麼辦?」羅漪性子軟,逆來順受慣了,別人欺負也不敢反抗。

「怕什麼,你都餓的那麼瘦了,還不多吃點。」

季盼思拿起糕點往她嘴裏塞,「想讓馬兒跑得快,卻又不給馬兒吃草。張管家虧待我們,我們不能虧待自己啊,多吃點明天才好乾活。」

話音剛落,門吱嘎一聲輕輕的開了一條縫,兩個小姑娘嚇了一跳。

「是我。」方白從門外鑽了進來,他懷裡鼓鼓囊囊的塞着什麼東西,飄來誘人的香氣。

「方白哥,又帶了什麼好東西?」季盼思問,

方白神神秘秘,「你們猜猜?」

「方白哥,我都聞到烤雞的香味了。」羅漪的肚子咕咕叫,聞到烤雞的香味實在是忍不住。

方白拿出一個荷葉包,笑道,「還是你聰明,餓了吧,快來吃。今天傍晚去買的時候,可就剩這最後一隻了。」

荷葉包打開,果然是一隻金黃的烤雞,在燭光的照耀下閃着油光,噴香四溢……

「謝謝方白哥。」羅漪笑的靦腆。

季盼思可不拘束羅漪低頭,羞紅了耳尖。「嗯,謝謝方白哥。」

這就是青春啊,季盼思若有所思的啃着雞翅,感嘆道。

.

.

.

在柴房當差也有個把月了,天氣一天天冷下來,柴火的用量也越來越多。

日日搬柴,砍柴,手上的力氣大了不少,可比以前那副昏昏欲睡的模樣看着精神多了。

季盼思力氣大了,身體卻消瘦許多,食不飽腹,連件禦寒的衣物也沒有的穿,此時身上這件舊褂子還是府里一個老嬤嬤看她可憐不要了,她花了三文錢買來的。

她摩挲着自己的手掌,長繭了,厚厚的一層,這是日夜勞苦的紀念。

季盼思不是沒有反抗過,她晚上悄咪咪的去廚房,拿的也只是小東西還不能果腹。

有一次餓慘了,多拿了幾塊糕點,被張管家發現又是一頓罰,一整天不許吃飯,還是柴房的夥伴東湊西湊把自己的吃的分給她,才免了餓昏。

再有就是方白出門帶回來的市井吃食,但也只是偶爾。

這活的倒不如從前了,雖說工資低吧,起碼電子廠管飯,不至於像現在這樣餓的眼冒金星。

季盼思嘆了口氣,身冷,心更冷。

「盼思,府里發衣物了,我們快去取吧。」羅漪衝進柴房,朝她高興的喊。

「衣物?」季盼思愣住了,

「是冬天禦寒的衣物,每人有兩件呢,方白哥哥已經去了,就在偏廳,我們也快去吧。」

「好好好,快去看看。」季盼思連忙跟着羅漪去了。

吃不飽就算了,總不可能穿不暖吧。

偏廳烏泱泱的擠着一大堆下人,季盼思在人群外面踮起腳,蹦躂蹦躂,想看看衣服還有多少。

「盼思!」方白朝他揮了揮手,他正在人群里圈,手裡拿着剛領的衣物。

看見季盼思,他又返了回去,眼疾手快拿了兩件夾絨短襖,「來,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