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寧願》[重生之寧願] - 第2章 心底月光(2)

一味依靠義氣來行事,既無法解決問題也無法保證自己和同伴的人身安全,卻沾沾自喜,你們只是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學生,他們是社會混混,你們就不怕他們日後再找你們麻煩?到時候你們生活怎麼辦?這是三錯。」寧桔看着將插兜的手早已經垂在雙腿兩側,頭低的只能看見後腦勺的高濤和與他一樣姿勢的九人,喝了口水。

整個客廳隨着寧桔嚴厲的聲音停止後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說話,知錯了嗎?」寧桔面上嚴厲,但眼神透出的是對孩子們的關懷和心疼,多青春激揚的孩子,現在卻死氣沉沉的。

高濤抬起頭,一本正經,眼角還有淚花。「寧老師,我們知道錯了,對不起,是我們無知。」高濤說完向寧桔鞠了一躬,其餘九人也齊聲說對不起,向寧桔鞠躬。

寧桔點點頭。都是一群本性不壞的孩子。「好了,知道錯了就好,回去寫份檢討,明天我的課上在講台當著全班同學念出來,讓全班同學當見證,能接受嗎?」

「能!」十個人異口同聲的回答,同時笑容也回到了他們的臉上。怪不得有那麼多人喜歡雨後天晴。

寧桔也笑着點點頭,「嗯,現在天還不太晚,快回家去吧,免得父母擔心。」

送走學生們,寧桔回到沙發上,先給毛莉打電話讓她放心,養好胎才是當務之急。之後一個一個給十個學生的家長打電話,將今天事情的原委告知給他們,並且也說了十個同學間互相團結幫助是好的品質,但還是需要家長給學生們做做功課,但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做完這一系列,天色已經不早了。

寧桔剛想點個外賣,林曉婷打電話邀她一起吃燒烤,寧桔爽快答應了。但是不巧,在吃燒烤的路邊攤碰到在網吧欺負學生的混混還有其他社會混混,其中一個認出寧桔是在警局保釋學生的人,就找寧桔賠醫藥費。最後寧桔和林曉婷以報警為由逃過一劫,但後面混混們打聽出寧桔在縣一中教書,之後就找到了寧桔的住的地方,便一直騷擾寧桔。報警尋求保護也只能記錄在冊,不能實行拘留。

寧桔平靜的生活就這樣被擾亂,這也讓寧桔疲憊不堪,甚至這幾天都是和林曉婷一起住。周三晚上寧桔想着回去看看家裡有沒有被毀壞什麼的,不曾想這群混混就一直在蹲守寧桔,雙方又進行一番糾纏,寧桔實在無法忍受,就試探問醫藥費多少,這群混混卻獅子大開口要20個w。寧桔一聽就難的和他們糾纏,藉助鄰里的幫助攔了輛的士逃到一家火鍋店,等晚點回去。

通過鄰里周姨的情報,寧桔趁着混混們出去的空擋回去了。晚上寧桔給**打了電話。**說稍安勿躁,這群混混活躍不了多久了。寧桔懸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周四晚上寧桔在林曉婷家。兩個人洗完澡後坐在沙發上一起看劇敷面膜。

「小桔子,我聽說簡煜學長現在可是小有名氣的律師了,聽說變得越來越帥了。」林曉婷眼睛閃爍着光芒觀察着寧桔的反應。

寧桔眼睛眨了眨,看了一眼林曉婷。「從哪聽來的?可信嗎?」

「當然可信!你是不是還忘不了他?」林曉婷越來越靠近寧桔,用眼神審視着她。

寧桔受不了這樣的審視,一把推開林曉婷。「胡說什麼!不要亂說!只是對學長有印象而已。他發展的好不好與我無關。發展的好我祝福,我鼓掌!發展不好我也不能怎麼樣,只能希望他能馬上好起來!你不要亂八卦,他都不一定能記得我!」

寧桔解釋一通。

簡煜,這個埋藏在寧桔最心底的名字。和寧桔超級熟的好朋友都知道,他是寧桔這棵鐵樹開的唯一一朵花,準確來說是花苞,因為兩人只處於能說兩句話的階段。

他是寧桔的白月光和硃砂痣。當時寧桔身邊的朋友都叫她沖,但寧桔不敢,寧桔在愛情上是行動上的矮子,寧桔害怕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瞎想。

寧桔時常也會嘲笑自己,但是依舊不敢邁出那一步。她害怕她認為學長對自己的不同只是自己以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