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寧願》[重生之寧願] - 第2章 心底月光

寧桔從柜子里拿出醫藥箱,從醫藥箱里拿出碘酒、棉簽和創可貼。十個學生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看,在一起看着進門就一言不發的寧桔,看見寧桔拿出療傷的物品,高濤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寧老師,您家的創可貼都是這種可愛好看的啊!」高濤因為是體育生,長期訓練和打球,皮膚呈麥黑色,就牙齒應該是他最白的地方。

寧桔看着高濤耍寶的調皮樣,只瞥他一眼。「洗浴室在廁所旁,去洗一洗,然後過來貼葯。」見寧桔不吃這一套,高濤乖乖去把臉上的汗水和手臂的灰塵洗凈,再回來乖乖坐下讓寧桔給他用棉簽擦碘酒貼上創可貼。

高濤是這一群孩子的孩子王,見高濤都沒有說話,其他學生都不敢再鬧,老老實實的去洗乾淨,乖乖的讓寧桔給他們擦碘酒貼創可貼。

寧桔需要的就是這樣效果,否則這些孩子思想天馬行空的,她可招架不住。見效果達到了,寧桔坐在沙發上,看着他們。其實作為過來人,寧桔都能夠理解他們這群熱情的孩子的想法,但是理解不能夠放任,否則就是助紂為虐!

「怎麼,剛剛不是生龍活虎的?不是挺激情昂揚的?現在怎麼話也不說了?」聽到寧桔這樣說,剛剛貼完葯坐着的兩個學生馬上站起來和其他八個「兄弟」站成一排,寧桔的客廳還有點容不下,導致十個人擠在一起,多少有點抱團取暖的雞仔的樣子。十個人像在警局外面一樣,低着頭不說話。

「知道今天錯在哪兒嗎?」寧桔習慣性的抱肘,挺直腰板,雙眼掃視着這幾個「小雞仔」。「啞巴了?該你們說話的時候不說!啞巴了!」寧桔提高音量,倒是把他們嚇了一激靈。

十個人互相用手肘推推擠擠,最後高濤被推出來。高濤先是驚訝的看了眼他身後的兄弟們。小聲說:「好傢夥!好兄弟!」其餘九個人馬上低頭,不理他。

高濤無奈。虛張聲勢的咳了一下,「咳!寧老師,我沒撒謊,真的是那群混混先招惹的我們!」

「我問你事情的起因了嗎?我是在問,你們錯在哪了?」寧桔看着從無底氣蔫蔫的小雞仔變成瞬間打了雞血的快滿血復活的,並且眼神里還帶有被不信任的委屈的高濤。寧桔心裏是被氣笑了。

高濤雙手插兜,「寧老師,我們沒有錯。非要說錯,那就是我們不該去網吧!」說完一臉自豪的樣子。

寧桔能夠想像下次上學後他們一群人向班裡其他同學吹牛的樣子。「第一個錯誤是對的,不該去網吧。還有呢?」寧桔掃視一圈其他學生。「誰來補充?」

十個人你瞅他他瞅你的。之後一起搖頭,齊聲說「寧老師,我們沒錯!」

看着他們一副要英勇就義的樣子,寧桔嗤笑一聲「呵!你們是不是以為你們這樣很團結?是不是認為你們這樣很義氣很哥們兒?是不是下一秒讓你們一起上斷頭台都不怕?是不是覺得自己這義舉很高氣節?」寧桔越說越被他們這不自知天高地厚的樣子氣到。

「我來告訴你們,你們錯哪了!學校給你們放半天假是讓你們回家休息放鬆一下,每天高強度的學習不利於身體健康。你們卻用這來之不易的休閑時光去網吧上網打遊戲!未滿十八歲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嚴禁上網!那網吧門口都貼着呢!你們知法犯法,這是一錯。被社會混混欺負,為什麼不尋求外人幫助?為什麼不報警處理?要和他們逞口舌之爭?如果你們一開始報警或者在他們推搡你們後報警,不和他們互毆,會造成今天這樣的局面嗎?網沒上成,網費費沒了,自己受了傷,進了警局。就這樣了你們還自豪什麼?平時學校交給你們的安全知識你們都當耳旁風了是嗎!老師千叮嚀萬囑咐你們都當空氣是嗎!幸好今天都只是輕微傷,要是進醫院你們知道後果多嚴重嗎!我是說過,一個班級要團結,要互相幫助,不能放任自己班的同學們被外人欺負,但我是不是緊接也說過,發現不好的事情要第一時間告訴老師,告訴成年人,甚至報警!你們是聽東西都聽漏是吧!這是二錯。做事衝動不冷靜思考,事後不認真理性反思自己,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