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病嬌長公主》[重生之病嬌長公主] - 第9章 皇上駕到

蘼蕪帶着太醫陵游回來時間已過了兩炷香,她急匆匆進屋,待看到紫菀手腕上的傷痕後,臉色瞬間蒼白。

殿下明明知曉女子身上不能留疤,竟還這樣狠得下心。何須如此着急呢,又何須將所有事情都自己扛,殿下才十三歲,為何要背負上這樣的重擔……

蘼蕪心中滿是心疼。

陵游指揮着玉簪仔細對紫菀的傷口進行清理,囑咐了一下最近傷口不能碰水,以及飲食問題,隨後留下了一瓶上好的祛疤膏。

「那微臣就先告退了。」陵游躬身想要離去,卻被紫菀叫住。

「陵太醫留步,青貴人今日受了傷,陵太醫恰好在這方面的醫術高超,別人去本宮不放心,還得請你到青貴人那裡走一趟,這祛疤膏也給青貴人留上一瓶罷。」

陵游躬身應是。

紫菀看向一旁愣神的蘼蕪:「蘼蕪,給陵太醫帶路。」

待兩人走後,屋內又剩下了紫菀、藍釋、玉簪三人。

藍釋將陵游放在案上的藥膏拿起來,對着挑完木刺的玉簪道:「你先出去罷,我來。」

玉簪抬頭看向紫菀,待後者點頭後方才行禮退下。

紫菀挑眉看着藍釋躬下身,仔細為她的傷口上藥,這副乖巧的模樣讓她內心不免感嘆一句:這孩子還挺孝順……

於是,她看藍釋的眼神里就帶上了些暖意,感受着少年指腹上的厚繭,難以想像他在玄國吃了多少苦。

「聽聞你在玄國過得不好?」紫菀忽然問道。

藍釋手上頓了一下,又繼續重複之前的動作,只輕輕點了點頭。

紫菀右手憐愛的摸了摸藍釋的頭髮,「你既喚我一聲姐姐,往後便有我罩着你,再也沒人能欺負你。」

也不知道玄國那個老皇帝是怎麼想的,藍釋這麼乖的孩子都不喜歡,真是有眼無珠。

藍釋眼神一顫,連頭上不停撫摸的手都忘了躲,抬頭看向正在出神的紫菀。

他突然發現,面前這個比他大三歲的小姑娘竟長了副美人坯子,明媚艷麗,張揚似火。

他可以肯定,待她長大,定會美得不可方物。

雖然紫菀心裏藏着很多事,但他知道,她和他不一樣,她生長在陽光下,而他,生來就在最腌臢的黑暗裡。

他的心思陰暗,陰暗到方才他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

她不是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東西嗎,那他偏不讓她得逞,屆時,她知曉自己的算盤落空,不知道會是怎樣一副表情呢?

他想毀了這個生長在陽光下的小公主,想將她拉進深淵,讓她再也看不到陽光,臉上再也露不出明媚的笑容。

到那時,她會是什麼模樣?

還會這般摸着他的頭髮說要罩着他嗎?

不管會不會,總之一定比現在更有趣!

極力壓住內心的興奮感,藍釋垂眸遮掩住眼裡病態的紅。

可惜現在還不行,他是個識時務的人,現在他還做不了這樣的事,還要再忍忍。

紫菀等藍釋上完葯,就把他打發回去了,因為接下來的長月居會很熱鬧……

不出紫菀所料,藍釋剛走,芷貴妃就過來了。

守在屋外的石竹:「奴給貴妃娘娘請安。」

聽着屋外的見禮聲,紫菀連忙起身相迎。

白芷對紫菀向來疼愛得緊,陰沉着臉進了屋子,二話不說便拉着紫菀的手檢查了一番,見傷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