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狂妻偏執少帥別寵了》[重生狂妻偏執少帥別寵了] - 第1章:在井裡穿越了

「啊……鬼!」
這一聲驚叫,讓好不容易爬到井口的陸早早差點兒又跌了回去,如果剛穿越過來又跌死,也是破了穿越女主角死最快記錄了。
她,陸早早,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主任醫師,院里最年輕的醫學教授,留美高材生,在兒童戲水區溺水身亡卻意外穿越到了這具身體上,命運跟她開了一個玩笑,又給了她一個機會,這一世,她必然不會再死的這麼奇葩。
沒過多久,督軍府的劉管家帶着家丁匆匆趕到,一行人提着燈籠,照得那後院燈火通明。
陸早早正坐在井台上,打理她那一頭濕漉漉的長髮。
就着慘白的月光,劉管家看了又看,人死不能復生,可眼前這位分明就是今早兒投井的少夫人啊!
饒是行伍出身的他,也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更不用說那些沒經過事的家生子了。
很快,陸早早就聽到劉管家說:「快去請老夫人來看看。」
她在井台上了坐了這麼久,也把這具身體以前的記憶從頭溫習了一遍:原主叫沐晚,是當地首富沐家唯一嫡出的女兒,沐老爺嬌寵着長大的心肝寶貝兒。
原本和督軍府聯姻這件事不該落到她頭上,偏偏老督軍帶着少帥凌慎行來沐府議事那天給她撞見了,一見傾心,之後便鬧着非凌慎行不嫁。
沐老爺無奈,只好厚着臉皮去說親,督軍能和富可敵國的沐家聯姻,自然也是喜不自禁,一口便答應了下來。
於是,沐晚便依着沐家的習俗,和庶出的姐姐沐錦柔一起風光大嫁到了督軍府,做了少帥的少夫人。
然而,沐晚在督軍府的日子並不好過,驕橫跋扈、目中無人的她,把府里上上下下得罪了個遍,丈夫凌慎行對她更是厭惡至極。
沐晚嫁過來足足半年都沒機會近得凌慎行的身,倒是便宜了懂事、識大體,不爭不搶的庶姐。
這一來,大家私下裡都說指不定哪一天,少帥夫人由好性情的沐錦柔小姐來做,他們也就熬出頭了。
「嗤……」陸早早輕笑出聲,好一個識大體,不爭不搶!

她這突然失笑嚇得管家身後那個提燈籠的一屁股跌坐在地,連褲襠子都**。
這些人害怕也在情理當中,就在今早兒,督軍府的少夫人突然投井自盡,有人看見時,只剩下井邊一雙緞面繡花鞋,那井水太深,裏面不知什麼原因又蓋了許多雜草,督軍和少帥都不在府上,劉管家只能去問老太太,老太太急忙讓人打撈,可是井口太窄,身強力壯的大漢根本無法下井,能用的工具也全用上了,結果連片衣襟都沒撈上來。
老太太已經派人給督軍捎了信,畢竟投井死的是沐家的小姐,沐家財力雄厚,這些年一直支持着凌家的軍餉開銷,要是因為這件事鬧了不愉快必然會影響到北方那邊的戰事。
老太太正焦慮着,就有人來說少夫人從井裡爬出來了,老太太震驚之餘不免吐出一股濁氣,縱然她再不待見這個孫媳婦,也不想跟沐家鬧翻。
老太太匆匆穿了鞋,就在他人的攙扶下匆匆往後院趕來了。
聽着紛雜的腳步聲,陸早早還在理着她的濕發。
這具身體的前主人雖然脾氣不好,卻有一個過人之處—鼻子特靈,比普通人要好用幾倍,而且,她也被家裡逼迫着念了三年的中醫,縱然沒用什麼心,學無所成,但藥典卻是背得滾瓜爛熟。
所以,殘存在她記憶中的最後幾個字是:首烏藤。
這具身子不是自己投井自盡的,她是被人從後面推下去的,而在她落井時,雖然沒有看清那人的臉,卻在空氣中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首烏藤的味道。
首烏藤是一味中藥,能夠補養陰血,養心安神,一般被用來調理女人的陰虛失眠。
這也是這具身子留給她唯一的線索了。
~ 這邊的動靜早就驚動了督軍府上下的人,遠處一片腳步聲越走越近,兩個丫頭打了燈籠在前方帶路,後面七七八八的跟了幾個夫人小姐,都是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