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嫁給地主家的傻兒子》[重生嫁給地主家的傻兒子] - 第5章 陪他慢慢長大

牛知竹是個很有分寸的孩子。

再喜歡玩的遊戲,求着別人陪他玩夠十次就會點到即止。

牛知竹也是個孝順孩子,玩得樂不思蜀還記得給姨娘們送花。

姨娘們都說,牛知竹不是裝傻,這傻孩子只是還沒長大。

祁巧想陪他慢慢長大。

因此看到惜香院送到東院的花時,心情複雜。

她不知道六年後的大火是誰放的,要怎麼護着牛知竹長大呢?

首先,教他讀書識字吧,蒹葭就很喜歡自己教她讀書識字,明點事理總是好的,不至於對危險毫無所覺。

吃完午飯後,祁巧就拉着牛知竹往藏書閣跑,玩夠十次躲貓貓後就讓他陪自己讀書。

某排書架前,祁巧背靠架子席地而坐。

牛知竹頭枕在她的腿上,圓咕嚕的身子在地上像煎魚似的翻過來,翻過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君子又是什麼子?比仙子厲害嗎?」

「厲害。」

祁巧從前在養心院中是最沒特色的姨娘,但有鬼扯的本事,別的姨娘都服她。尤其是在哄牛知竹的時候。

「仙子有法力,君子沒有,做什麼事情都靠自己努力,只要用心,他能做得比仙子還好。」

「哦,用心就行嗎,我要做君子!」

祁巧又接着讀:「潛龍勿用,陽在下也。見龍在田,德施普也。終日乾乾,反覆道也。或躍在淵,進無咎也。飛龍在天,大人造也。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牛知竹不翻身了,靜靜地面朝書架不知道在想什麼。

「夫君,你怎麼不提問了?」

「我在用心啊。」

祁巧彎腰俯身去看他的臉,傻孩子一臉虔誠地閉着眼。

然後打了個哈欠。

他抱歉地翻過身來看祁巧,「仙子娘子,你剛剛念了什麼咒語,我有一點點,就一點點困,用不了心了。」

說來慚愧,祁巧認得《易經•象傳》上的字,但她也不知道讀的這些字組合起來什麼意思啊,能解釋第一句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這個咒語不好玩,我們去看字畫。」

走到牛知竹最喜歡躲的地方,祁巧在那堆密密實實的捲軸中隨手執起一卷。

打開一看,不是什麼字畫,是大同鎮的地圖。

也可以說這是一幅畫,因為這地圖很細,上面大致畫出了祁巧能說得上名的建築,讓人一看就明白哪裡是哪裡。

牛知竹一聲驚呼:「這是牛屎橋!」

「對,旁邊是南門牌坊,這邊就是牛家村。」

「這裡畫著缺腳的獅子,我知道,這是鎮長家。」

鎮長家就是府衙,因為鎮長太摳門,門前的獅子很早就缺了條腿,一直沒被補上。

兩人的手指一起在紙上尋尋覓覓,說著自己認識的地方,時不時驚呼一聲。

「這裡畫著豬頭,是祁家村,原來它離牛家村這麼遠!」

「為什麼豬頭是祁家村呀?」

「因為祁家村裡養的豬最好啊。」

「哦,我知道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