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渣夫他跪求原諒》[重生後渣夫他跪求原諒] - 第8章 沒用的,夜靖寒恨我

三年前,佟寧為從火中救他,重度燒傷。
明知道異體植皮的成功率極低,可是夜靖寒還是殘忍的把她拉上了手術台。
她的腿上,到現在還有當年留下的疤痕。
她還清楚的記得,當初佟寧說想要一個孩子。
夜靖寒深夜闖入她的房間,將她折騰的死去活來,最後卻手撫摸着她的疤痕,對她說:『雲桑,你的疤痕,真讓人倒胃口。

三年後,佟寧需要換肝,明明只要夜靖寒願意,就可以從任何地方找到肝源。
可他卻偏偏只要自己的。
原以為,認識了夜靖寒,自此以後鶼鰈情深是他,風雨同舟也是他。
可到頭來,她的所有劫難,竟全都是夜靖寒給的。
罷了,無所謂,反正,她早就不在乎了。
雲桑將文件,慢慢的放迴文件袋中,擺在了身旁的座位上。
「我不簽。

夜靖寒眉心一冷,聲音雖平靜,卻令人寒徹刺骨:「不簽?」
雲桑不與他對視,只低頭看着那文件袋上白色的線繩。
「不簽。
我沒有理由,為她捐肝。

「呵,恬不知恥,她變成這樣,都是拜你所賜,你……」
「夜二爺,」雲桑打斷夜靖寒的話,抬眸望向他,目光薄涼。
這是雲桑第二次叫他夜二爺。
上一次,還是她18歲生日那天清晨,夜靖寒從她的床上醒來。
她笑嘻嘻的望着他,撒着嬌問道:「夜二爺,生米熟飯了,娶我不?」
明明都是三個字。
可這一次,她卻叫的讓人覺得那麼的冷漠疏離。
「我知道你手眼通天本事了得,」 她伸手輕輕的拍了拍自己肝臟的位置。
「我的肝臟就在這兒,想要,你可以讓他們強行來割,麻藥都不需要,我雲桑絕不吭一聲。

夜靖寒身子微微前傾,一把捏住雲桑的下巴。
他冷睨着她的眼睛:「兩年了,你還是沒學乖。

乖?
夜靖寒錯了,她現在很乖,非常乖。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可這不代表,她會對眼前這個惡魔妥協。
要是她被逼死在手術台上,就當老天爺給了她一個解脫。
夜靖寒唇角勾起,「你該知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妥協。

雲桑聲音也冷冽了幾分:「是嗎?那你只管試好了,我絕不救那賤人,我就是要讓她死。

夜靖寒捏着她下巴的手用力了幾分:「你還敢這麼惡毒。

雲桑嘲諷地笑着看他,不語。
夜靖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