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她就不遲》[只要是她就不遲] - 05 她是廉價的

  陸廷深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沉了下去,緊皺着眉,眼含不滿和警告,「顏晨,你不要再鬧了,咚咚一個小女孩,住酒店會不安全。」
  
  顏晨的目光落在那款安靜躺着的項鏈上,頓時覺得陸廷深就是為了堵她的嘴才送她這麼貴的項鏈,那她寧願不要,也要爭一口氣。
  
  「我不要,我就要住家裡,憑什麼許咚咚可以理直氣壯的住,而我卻要跟你在外面偷偷摸摸?我見不得人嗎?」
  
  最後這句話,多少有點試探和質問。
  
  三年了,除了他身邊的幾個人和許咚咚,幾乎沒人知道他們倆的關係。
  
  她曾看過一個小視頻,視頻里有一對男女談戀愛,女方一直想要去見男方的父母,可男方以各種借口阻止,評論區有人說這男的不正經,只是饞女的身子,並不想真的把她娶回家。
  
  她現在覺得,陸廷深大概跟視頻里的男的一個心思。
  
  縱然在他面前小心翼翼慣了,但眼下也忍不住心寒到發脾氣。
  
  「顏晨,你越來越不懂事了,」陸廷深起身,走到衣櫃前,拿出西裝開始往身上穿,眨眼功夫便恢復成西裝革履的上位者模樣,「是不是我最近太寵你,寵的你忘了自己是誰?」
  
  顏晨心尖一顫,直勾勾地瞪着陸廷深,脫口追問:「你說我是誰?」
  
  陸廷深面無表情地望着她,眼底隱約流露出不耐,「做人最重要是拎清自己幾斤幾兩,別做蠢事。」
  
  他這話……什麼意思?
  
  是說她對他而言只是個無足輕重的人?
  
  還是說她根本不配跟許咚咚相提評論,所以沒有把許咚咚趕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