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做個守墓人,沒想成絕世魔君》[只想做個守墓人,沒想成絕世魔君] - 《只想做個守墓人,沒想成絕世魔君》第4章 小唐飛刀,榨汁機?

「天屍門,煉屍?」

唐七夜眉頭一皺,嘴裏念叨了一遍這兩個詞,隨即又開口問道:

「剛剛那傢伙說的天地大劫是什麼意思?」

那個瘦小男子看到唐七夜臉色沒有什麼異常,於是繼續小聲回答道:

「回……回大人,關於天地大劫的事情,我們也是在偶然的機會下聽宗門裡長輩所說。

據說,在將來不久的時間,將會有一場天地浩劫降臨。

到了那個時候,無數生命將會隕落在這一場浩劫之下,甚至還說整個世界都將被清洗一遍。」

聽了這些話,唐七夜也不由得心中一驚,接着詢問:

「什麼天地大劫竟然有如此威力?」

瘦小男子一邊觀察唐七夜的表情變化,一邊回答:

「那……天地大劫具體是什麼,小的也不清楚。

只是聽門中長輩說此事絕無虛假,這才讓我們不得不信。

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們師兄弟二人這才冒着違反門規的風險來到這裡盜屍。

期望能夠儘快增強實力,提升保命能力。」

「噢,原來如此。」

唐七夜微微點了點頭,然後臉上露出一個莫名的笑容,緩緩開口道:

「你說……是你袖裡的暗器快,還是我的飛刀更快?」

聽見這話,那個瘦小男子頓時不由得臉色大變。

與此同時,只見他此前一直低垂的雙手猛然向上一揚。

一些黑色的粉末在夜色的掩蓋之下,以肉眼難以可見的狀態撒向唐七夜。

就在那個瘦小男子撒出這一些黑色粉末之後,便立即轉身,拔腿就逃。

只見他雙腳在地面輕輕點點兩下,就好像是一隻獵豹一般飛撲了出去。

其實從一開始他求饒的時候,他就從來沒有將他的身家性命放到唐七夜的善心之上。

因此,他也並不在意開始唐七夜放他一條性命的承諾是真是假。

他只想等到對手一個鬆懈的時機,然後趁時發動反擊。

可沒想到,他的這些小心思和小動作從一開始就被唐七夜給看穿了。

就在瘦小男子身形飛撲出去七八米之時,他的雙眼居然看到一柄飛刀從他的正前方射出,直**對面的一塊墓碑之上。

看到這一幕後,瘦小男子這才感覺到了咽喉一陣劇痛,一種無盡的驚恐湧上心頭。

可也就是片刻間,所有的感覺都煙消雲散。

噗通!

隨着一道悶響聲,瘦小男子也變成一具屍體重重砸落在地。

唐七夜身體隨即降落在屍體旁邊,語氣略帶惋惜地說了一句:

「真是可惜,你的演技稍微差了點,這輩子註定拿不到『影帝』了。」

緊接着,唐七夜便伸出手去,觸摸那瘦小男子的屍體,很是嫻熟地吸收了死靈之氣。

「不愧是修鍊過的武者,死靈之氣比普通人要多上不少。」

之後,唐七夜轉過身看着倒在身後的那個壯碩男子屍體,也是同樣吸收了對方的死靈之氣。

在他收回右手之時,拔出了對方咽喉處的飛刀,略微詫異地說了一句:

「好傢夥,這肉身強度都快趕得上石頭了,硬邦邦的,怪不得這柄飛刀都沒能射穿。」

自從唐七夜知道他的武道天賦十分普通之後,就一心想着通過其他手段提升自己的保命能力。

可是以他的窘迫條件,也不可能弄到什麼高科技的東西。

思來想去,唐七夜便也只能夠在一些旁門左道上面下足功夫。

機關,暗器,毒藥,陣法……

這些陰人的玩意兒,他可謂是爐火純青。

其中,又以暗器飛刀絕技最為令他滿意。

時至今日,唐七夜也能自傲地吹噓一句:

小唐飛刀,例無虛發!

隨即唐七夜又來到了那柄射入墓碑的飛刀旁,一把拔出。

然後,語氣略微帶有歉意地衝著墓碑說了一句:

「大嬸兒,真是抱歉了,剛才準頭沒看好,明天給你重新換一塊高大上的墓碑。」

最後,唐七夜這才開始處理這兩具屍體。

這事情對於從小生活在墓地的唐七夜來說,那簡直就是輕車熟路。

在收拾這兩具屍體的時候,唐七夜還從其中搜出了一些雜七雜八東西。

其中,最令他在意的是一些瓶瓶罐罐和一本書籍。

打開那些瓶瓶罐罐,唐七夜只是大概地查看了一下,就知道裏面裝的都是一些劇毒玩意兒。

他可是鑽研毒藥這麼多年,這點辨別本事還是有的。

至於剩下的那本書籍,封面上寫着三個大字《煉屍術》。

看到這一幕,自然是讓唐七夜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

就在唐七夜把那兩具屍體弄回他自己居住的小院兒之後,便立即翻看起了《煉屍術》。

過了一會兒之後,唐七夜也對於手中的《煉屍術》有了一定的了解。

這是天屍門的初級煉屍功法,最多只能煉製出媲美煉精境武者的傀儡屍。

那兩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