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王vs長公主 開放式結局 只是成婚三年》[政王vs長公主 開放式結局 只是成婚三年] - 第4章

趕來的季錦川也頓住了欲推門的手。
然後,便聽屋內傳出沈相思淡淡的聲音。
「不。」
第五章堂外風雪肆虐,沈相思清冷的嗓音還是緩緩飄進耳中。
「我嫁給他,只是為了護住阿慎的皇位而已。」
季錦川心頭倏然一悶,卻不知是為何。
他盯着客堂,目光深邃且凌厲,像是要穿過那扇門。
須臾,卻利落轉身離開。
而此刻,客堂內一片靜謐。
沈相思說出那句違心話時,神色始終平靜如水。
但她卻一直垂着眸,不敢直視江染眠的眼睛,生怕被她看穿。
沉默蔓延了許久。
忽聽江染眠語氣輕柔:「你在說謊。」
沈相思猛地抬起眸,臉上滿是錯愕。
江染眠見她這樣,嘆了口氣:「相思,你我從小相識,我怎會看不出你的心思?
當年得知你與他成婚時,我雖有些難過,卻也是真的希望你能幸福。」
「可沒想到錦川他……」話音戛然而止,聽着這些,沈相思鼻間卻是一陣發酸。
江染眠抬手將她鬢邊的碎發理到耳後:「不過還好,都過去了,以後我會陪着你。」
「很快便是新歲,我已向陛下請命護送你去靈覺寺,陛下也應允了。」
話落,沈相思怔了瞬。
自沈明慎登基以來,她每年都會前往靈覺寺為國祈福。
雖有禁衛軍護送,但到底是獨自一人。
如今,有江染眠相伴……沈相思心底一暖:「好。」
之後半月,她和季錦川都再未見過。
直至元旦這日。
沈相思梳洗妥當,便起身朝府外走去。
剛到庭院,便遠遠望見站在門前的江染眠。
她唇角彎起笑,腳步也加快了些:「染眠!」
然而,沈相思剛跨過府門,就看到江染眠身旁站着的男人。
季錦川!
他為何會在?
沈相思看着男人身上的玄黑常服,以及腰間的劍,一個念頭湧上腦海。
這時,江染眠抬步走上前,眼底情緒複雜:「相思,錦川他……會與我一同護送你。」
護送自己?
若不是這三年間季錦川都未曾與自己同出過京城,沈相思定會相信此話。
但此刻她心裏清楚,他為的不過是想和江染眠多相處罷了!
剎那間,沈相思一顆心針扎般刺痛。
可終究只能咬牙忍下。
她強扯出抹笑對江染眠輕輕點了下頭,而後便坐進了馬車——這是第一次,自己沒有主動同季錦川說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