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北之殤》[鎮北之殤] - 第4章 進宮面聖

「咚咚咚……」

一陣劇烈的敲門聲將正在睡夢中的秦仁叫醒。

秦仁躺在床上,閉着眼睛,對着門外喊道:「武叔,幹嘛啊?我這剛睡着。」

在門外站着的公孫武無奈的說道:「宮裡來人了!陛下叫你進宮。」

「哦!讓他在外面等着。」屋裏面傳來秦仁暴躁的聲音。

公孫武轉過身,看着宮裡來的人,一攤手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這次宮裡來的人是皇帝的貼身太監劉公公,平日里都是別人等他,哪裡有自己等別人的道理。

可是屋內的這位爺,劉公公他還真的惹不起。

先不說皇帝與中山王的關係如何,就這中山王的獨子這個身份就讓他不敢怠慢。

若是讓這位小爺生氣了,別說皇帝會讓他吃不了兜着走,就是當初中山王的部下也不會放過他。

劉公公看着公孫武這無奈的樣子,也不禁苦笑,看來今天自己是必須得在這等着了。

十分鐘過後,劉公公見秦仁還不出來,有些急了。

他自己無論怎麼等都沒有事情,可是宮中的那位還在等着那。要是那位生氣了,秦仁這位小爺可能沒事,自己這身皮就要被活剝嘍。

他不禁對着屋裏面喊道:「世子,好了嗎?咱可不能讓陛下等急了啊。」

話音剛落,劉公公面前的那扇門就打開了。

秦仁從裏面不緊不慢地走了出來,嘴上還打着哈欠:「催什麼催,我這不是出來了嗎?」

劉公公也只能幹笑一聲。隨即說道:「世子殿下,咱能走了嗎?」

秦仁反問道:「怎麼走啊?」

劉公公訕訕一笑地說: ”當然是乘馬車了。 ”

「馬車?」秦仁露出嫌棄的表情。「不坐,不坐,馬車那是娘們做的東西,咱大老爺們就得騎馬,是吧,武叔?」

秦仁笑着看向站在門口的公孫武。

公孫武也不禁露出一絲笑意,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那咱就騎馬去。」秦仁笑着向著馬廄所在走去,也不管在那尬笑的劉公公。

公孫武歉意地看向劉公公。

劉公公也不怎麼在意,現在他的心裏想的是這位小爺終於走了,要不然他的這顆頭顱可就要搬家了。

劉公公擦了擦臉上的冷汗,發現秦仁已經走遠了,抓緊對公孫武說道:「將軍,您抓緊跟上啊,世子殿下要是出了差錯可不好了。」

鎮北侯府在城的東面,離皇宮有一段距離,騎馬也要一段時間才能到達。

騎在駿馬上的秦仁看着面前巍峨的皇城,不禁感嘆。可能在其他人眼裡這裡就是全天下最威嚴莊重的聖地,可是對於秦仁來說他就是一個大一點的牢籠。

秦仁到現在還記得他自己小時候跟着他的父親初次進宮面聖的場景。

皇宮確實很大,但是規矩也多。

每次自己想去逛逛皇宮的的時候,每次都會被在皇宮中巡邏的士兵給抓住,然後送到自己父親的面前,迎接父親的大鞋板子。

想到父親當著皇帝的面打自己的時候,秦仁的臉上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了笑容。

在他旁邊的公孫武詫異了,在他的印象中,自從建平八年之後,這個孩子就很少發出這種發自內心的笑了。

公孫武不禁問道:「想到了什麼?」

公孫武的聲音將沉浸在回憶中的秦仁拉了回來「沒什麼,就是想起來當初我首次和父親一起來京城的趣事。」

公孫武黯然,暗罵了自己一聲多嘴。

「皇城之內,不允許騎馬!請下馬步行。」守衛皇城的將士走到秦仁和公孫武面前,說明這皇城的規矩。

秦仁自然也知道這皇城的規矩,也不為難這名士兵。

秦仁翻了個身,下了馬,將馬的韁繩遞給了面前的士兵。「照顧好它,若是它出現了一絲意外,我唯你是問。」

正當秦仁囑咐士兵要照顧好他的愛馬時,一個身穿黃金甲的將領從皇城中走了出來。

看着面前那熟悉的人影,那名將領不禁喊道:「是世子殿下嗎?」

秦仁聞聲,看向了那名將領。秦仁看着那名將領面熟,可就是忘記他是誰了。

沒辦法,誰讓他老爹的部下太多了那。

秦仁索性也不過多想,向著那名將領喊道:「難道這京城還有敢冒充小爺的?」

那名將領聽到這熟悉的腔調,連忙跑上前去,向秦仁見禮,行的是軍中禮節。「末將原鎮北軍千衛石崇見過世子殿下!世子殿下千安。」

秦仁一聽石崇這個名字瞬間就想起來是誰了。建平八年,秦仁父親死後,皇帝就將其召回京,而受命護送之人就是此人。

秦仁見到老熟人,而且曾經還在鎮北軍中任過職,心情也不由得大好:「石老哥,幾年不見,你混的不錯嘛。都當上這皇城司的將軍了。」

皇城司就是拱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