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綿延的故事還未了》[這綿延的故事還未了] - 第002章:我流血了

蘇靨蹙眉。
按照紙上的號碼,蘇靨將電話打了過去。
響到十一二秒,宋祗這才接通,他的聲音有些遠像是在安排什麼工作,之後這才接通:「睡醒了?」
正準備自報家門的蘇靨頓了下:「你知道我的手機號?」
宋祗:「嗯。」
卻什麼都沒有解釋。
蘇靨也沒有多加在意,「你的戒指落在酒店了。」
宋祗瞥了眼自己空蕩蕩的食指,「我現在走不開,晚上八點我去找你。」
蘇靨想說他既然忙,告訴她公司地址,她放在前台就行了,宋祗卻已經掛斷了電話。
走出酒店的蘇靨忽然想到,宋祗八點要去哪裡找她?
—— 因為是第一次,時間又那麼長,蘇靨走路的時候覺得有點不舒服。
但她沒經驗,不知道自己是傷到了。
回家前,蘇靨從超市買了收納盒,就開始收納林牧放在自己這裡的東西。
已經是四方城新貴的林牧已經不是苦哈哈創業的無名小卒,名下也已經有了十來套房產,但他還是喜歡跟蘇靨擠在她這一百來平的房子里。
總是想方設法的想要在這裡留宿。
蘇靨對待喜歡的人是好說話的,他每每耍賴不肯走,她就讓他留下,但也只是單純意義上的留下。
蘇靨想着也這麼多年了,兩人也快走入婚姻殿堂了,美好的事情不如留在新婚那一夜。
可她在憧憬兩人的婚姻時,他跟別的女人在床上翻滾。
房間不大,蘇靨整理的很整齊,所有東西都分門別類,找起來也很便捷。
蘇靨耐着性子,將林牧摺疊整齊的衣服放到收納盒裡,將原本雙人的東西一個個拆開。
像是親手一次次拆掉兩人六年來的過往,她的心也想是被掏空了一樣。
東西整理了大半,入戶門被打開,原本沉重的步伐在看到一旁放着的手機時,男人連忙跑到了卧室。
「老婆。」
林牧從後面緊緊的抱着蘇靨,下頜壓在她的枕間,像是彷徨無措的孤兒終於找到了可以停泊靠岸的港灣。
帶着委屈和無措。
以前,只要他露出這樣的姿態,蘇靨總是會順着他的。
但那只是以前。
蘇靨深吸一口氣:「放手。」
林牧不肯,反而將她抱的更緊。
在蘇靨奮力想要甩開他手臂的時候,林牧失手拉下了她一側的肩袖,纖細修長的頸部,半露的領口風光誘人,可林牧卻被她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