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玩家被玩壞了》[這個玩家被玩壞了] - 第5章條件

近在咫尺的手停滯在他的眼前,只差半公分的距離,就可以觸碰到李奕亮。

女人漂浮在半空,破損嚴重的臉向著他,漆黑的眼眶彷彿一片深淵,在那深淵之中,有一雙眼珠正在凝視他。

咕嚕,喉嚨滾動的聲音打破寂靜,李奕亮知道,女人聽懂了他在說什麼。

同時,也驗證的李奕亮所想,果然,這個王總是罪魁禍首。

他加害了女人,讓女人被困在這套房子里。而他,依然逍遙法外。

李奕亮提出的條件讓女人心動了,這麼大的怨氣,闖入這個屋子的人都得死,可以想像對於王總,她的恨要勝過千百倍。

女人歪着腦袋,長長的頭髮烏黑的眼眶,嘴裏張合,吐出一個個奇怪的音節:「嗚啊嗚啊~」

李奕亮聽不懂,但是也猜到了女人想說什麼。

即便是他知道王總的存在,那她又憑什麼相信他?他能保證出去之後,會履行承諾?

女人的親身經歷告訴她,男人是最不能相信的生物。

「被人殘忍殺害很痛苦吧,化作厲鬼也不能離開這套房子,怨氣很大吧……我知道,只有王總才能消弭你的怨氣。」

「你不能傳達信息,即便下一個人來到這套房子裏面,你除了殺害別人,並不能讓他人知道你的故事,王總還是在外面逍遙快活,這有什麼用?」

「只有我知道你的故事,並且承諾把王總帶過來讓你處置。殺了我們,只是多了兩條無辜的人命,並不能改變什麼,但你若是信任我們,你就能得以報仇。」

李奕亮在和鬼談條件。

他從未有過這種新奇的體驗,五味雜陳,恐懼丶刺激丶躊躇……甚至還有一點興奮。

李奕亮不知道這興奮從何而來。

他只知道,經歷過長時間的社畜生活,面對這等超自然事件,他有種躍躍欲試的衝動,遇見鬼,並且成功從鬼的手中活下來,足矣在他人生中留下濃重的一筆。

現實我普普通通,在這裡我與鬼極限拉扯。

如何用三句話讓女人對他百依百順?

女人緩緩收起了手,那雙慘白充滿血污的手被女人收回,這是個很好的信號!

李奕亮眼中燃起希望。

女人慢慢退回席夢思床上,隨着床的震動,女人體態優雅地端坐在床上,若不是其面容破損,斷腳處鮮血直流,李奕亮會驚艷女人的少婦氣質。

就在一剎那間,李奕亮身體能動了,女人對他的束縛解開。目光停留在女人的身上,李奕亮小心地移動到卧室門口,女人的頭隨着李奕亮的移動而動,漆黑的眼眶始終在李奕亮身上。

小青年也顫顫巍巍跟着李奕亮來到卧室門口,並低聲催促:「趕緊開門呀!」

坤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他現在恨不得長八條腿,等一開門他就要第一個衝出卧室,遠離這套鬼屋,遠離這小區,甚至想遠離這個城市。

李奕亮扭動門把手,輕輕一拉,房門紋絲不動。

「……」

他用上了力氣,依然沒有動靜。

卧室的門沒有鎖,但就是打不開。

眼下只有一種可能,女人還沒有讓他們出去的意思。

李奕亮放棄了,他知道,在這間屋子裡,只要女人不想放他們走,這房門就打不開。

這是超自然的力量。

李奕亮不知道用核彈能不能對付鬼布置的場域,但他知道,憑藉自己的力量不可能拉得動房間的門。

「姐姐,你還是不信任我們么?」李奕亮說。

女人靜靜坐在床上,滿地的紅色高跟鞋,讓這間卧室充滿着詭異。

女人沒有束縛他們,說明對他的話心動了,她也知道,自己是唯一有可能讓她大仇得報的人,那麼為什麼還不放他們走?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李奕亮的額頭上冒出冷汗,在這種環境下呆久了,會不會折壽?

他不清楚,但是身體已經隱隱不舒服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