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娘子糙得很》[這個娘子糙得很] - 第一卷:涅槃生第2章 害死了我爹,血債血償。

樓似夜出身一流世家樓氏,是韓國公唯一的嫡子。
他三歲讀經,五歲辨史,七歲能通六經大義,一十九歲便連中三元。
被點為狀元郎的當日,就被皇上破格任命為太子少師。
他是最年輕的狀元郎,是最年輕的東宮輔臣。
黎紅棠還知道,三年後,他還將是大端朝最年輕的首輔。
這般鳳毛麟角般的存在,自是無數貴女的夢中人。
誰曾想,一道聖旨,把將軍府的剋星女閻羅許給了他。
徐夫人氣得卧床好幾天。
可她拗不過兒子,這親最後還是結了。
這才剛成親三個月,兒子就被人下毒,還失憶了!
徐夫人越發認定黎紅棠就是外界傳說的剋星。
現在兒子失憶或許是個契機,最好說服他休了那女閻羅。
可惜她一頓數落,兒子聽了半天,卻對休妻閉口不談。
徐夫人正在氣頭上,罪魁禍首來了,又是一頓瘋狂輸出。
可誰知冷漠女閻羅竟一改往日作風,低聲下氣地認錯,可把她嚇得不輕。
「你、你肯定是怕被夜兒休了,才這般伏低做小,肯定是在做戲!」
黎紅棠根本無暇理會徐夫人,只低頭看着床上半坐的少年,眉目繾綣。
這世上男女老少,萬千面龐,唯有眼前的少年,在剎那間鐫刻餘生。
樓似夜抬頭看向她,一雙鳳眸清華無雙,眼尾流曳,韶顏絕世,雋雅若仙。
此時帶着一絲病弱,越發惹人嬌憐,聲音也帶着絲喑啞。
「你便是我的妻?」
四目相對,黎紅棠眼圈漸紅,鼻尖泛酸,心底波瀾起伏。
他還沒死,一切都還來得及!
她壓抑着心底撕心裂肺的痛,朝他抿唇一笑。
「嗯,相公,我是你的妻。」
正要順勢坐在床邊,握住他的手,**還沒挨到床,突然一道身影衝過來。
「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