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皇子有點囂張》[這個皇子有點囂張] - 第四章我是皇子(2)

跪在趙安身前。

看來司膳司的飯菜是極好的,李進忠身材高大,一臉油膩。

趙安眼中的寒意一閃而過,走到跪在最前面的李進忠身前,問道:「李進忠,李公公?」

李進忠的頭又低了低,「屬下李進忠,恭迎殿下。」

趙安伸手拍了拍李進忠厚實的肩膀,「李公公,起來吧」。

「謝殿下。」李進忠起身,把趙安請進了大廳。

司膳司可要比自己的廢園寬敞,奢華太多,正廳可以同時容納二三十人落座,所有座椅板凳等傢具都是上好的黃花梨,瓷器都是汝窯的青瓷,正廳還擺放着一對兩米多高的大瓷瓶

大廳**擺着一把木椅和一張桌子,更是用料考究做工精美,那是李進忠的座位。

趙安在大廳**的木椅上坐下,手裡粗壯的椅子腿放到身邊的桌子上,晴兒和小李子站在身後。

李進忠親自給趙安端茶,他的目光狐疑的在桌子上那根椅子腿上掃過,不由一滯。

難道這位四皇子窮的連扇子也沒有一把,要用椅子腿裝點嗎?

再看主僕三人的衣着,洗的發白就差打上補丁了,不要說皇宮裡那些貴人們,就連神都的富庶人家的衣着,都比他們要好,分明就是普通百姓的衣着。

在李進忠眼裡,趙安雖然極力控制卻難掩局促,桌子上這杯茶,自己在家裡都不會喝一口,這位四皇子卻接連喝了三口,可見他平時沒喝過好茶。

自己平時在家喝的,都是向宮裡供奉茶葉的茶商孝敬的極品。

真是應了民間那句話,落水的鳳凰不如雞。

想到這裡,李進忠弓着的腰直了直,他又給趙安添上一杯茶,問道:「殿下到司膳司有何吩咐?如果殿下有什麼需要屬下做的,讓小李子,哦,李公公,傳句話就可以了,何需殿下親自走一趟。」

趙安撇了一眼李進忠,「李公公不歡迎我來?」

「屬於不敢。」

趙安說道:「這些年我和娘親的食材都是司膳司供應,我聽小李子說,李公公多有照顧,今天特來看看。」

李進忠心裏一顫,用目光掃了一眼小李子,他的臉上還有淤青。

「屬下完全按照皇宮制度辦事,如果有任何做的不對的地方,還請殿下大人不記小人過。」

趙安笑道:「李公公說的哪裡話,這些年李公公的的照拂,我是不會忘的。」

李進忠抬頭看了一眼趙安,他好像真的不是為小李子被打才來的。

此後,雙方說的都是沒有什麼營養的場面話。

李進忠漸漸放下心來,心裏冷笑,四皇子不過是想讓自己高抬貴手,從司膳司要些好吃好喝的。

其實,自己平時刁難廢園主僕,也是乾爹魏公公的吩咐,這多半是那位貴人的意思,但看在四皇子親自跑一趟,態度又如此和藹的份子上,自己是不是要讓廢園改善一下伙食?

他一個小小司膳司的六品太監,平時別說皇子殿下,就是貴人們的貼身宮女太監都不會正眼看他一眼,而如今四皇子對自己這樣客氣,李進忠春光滿面的撇了一眼司膳司那些女官太監,感覺從未有過的榮耀。

趙安當然不會自降身價跟司膳司張嘴要什麼,李進忠也沒有要巴結這位落水鳳凰不如雞的四皇子的意思。

談話始終不咸不淡,或許四皇子也自己覺得無趣,在喝了第三杯茶以後,趙安拿起桌子上的椅子腿,起身向門外走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