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皇子有點囂張》[這個皇子有點囂張] - 第四章我是皇子

自從三年前搬到這所院落,趙安就沒有走出過朱紅大門一步,今天卻突然要出門,晴兒和小李子不時互相對視一眼,兩個人都是一頭霧水。

趙安倒是顯得很淡然,手裡拿着一根粗壯的椅子腿背在身後,走的不急不緩,偶爾抬頭欣賞路旁的雄偉建築。

雖然有這個時代的十六年記憶,但對這座天下最雄偉的皇宮,卻沒有什麼印象,甚至有些陌生。

畢竟十年圈禁開始的時候他才三歲,即便他是某些方面的天才,三歲之前的記憶還是很模糊的。

大周皇朝開國至今八百年,其中三百年偏居一隅,又三百年逐鹿天下,最近的兩百年稱霸天下。

而修建這座皇宮,就先後用了兩百年的時間,可見這座皇宮的雄偉。

主僕三人在皇中閑庭信步,很快就引起了別人注意。

因為主僕三人太過耀眼了,尤其走在最前邊的趙安完全繼承了娘親的相貌,異常俊美,一雙長眸黑白分明,明如秋水,隨意一撇便是一道驚鴻。

跟在身後的晴兒和小李子,同樣唇紅齒白,相貌極美,與趙安比起來也只差一線,與那些普通宮女太監比起來,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很快就有人猜測出主僕三人的身份,先是愕然,而後宮女太監紛紛避開,在路邊跪下,所有人沉默無言。

被圈禁起來的皇子也是皇子。

趙安一路走走停停,好像是欣賞路邊的景色,其實是在尋找路徑。

小李子在身後問道:「殿下要去哪裡?」

趙安答道:「去司膳司。」

小李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快走幾步,在前邊引路。

司膳司是皇宮六局二十四司之一,專職負責皇宮貴人們的飲食。

趙安主僕所用食材都是由司膳司供應,一日三餐都要由小李子來取食材,所以在二十四司中與司膳司打交道最多。

司膳司在二十四司中人數最多,有宮女四十人太監一百人,分設一位女官和一位太監主管。

因為李進忠與執掌尚食局的魏士坊有干父子關係,所以在司膳司李進忠的地位要穩穩壓住女官一頭。

趙安剛走到司膳司的門口,李進忠就得到了消息。

李進忠以為自己聽錯了,三年沒有走出廢園一步的四皇子趙安,突然來找自己,而自己這半年打了四皇子的貼身太監小李子少說也有七八次,最近一次就在前幾天,差點打斷了他的腿,想到這裡他生出幾分警覺。

如果是以前,他根本不會把四皇子放在眼裡,偌大的皇宮任誰都知道,趙安是沒了娘親的痴兒,只不過聽說四皇子醒了心智,這就有些難辦了。

不過要說自己多怕這位四皇子倒也說不上,除了自己的乾爹魏公公是韓貴妃的身前紅人以外,還有這位四皇子的身份實在是有些特殊。

趙安所在的廢園,許多年前,有一位廢太子被圈禁在這裡,最後一丈白綾弔死在他親手栽下的海棠樹上,此後那座院落還圈禁了一位被廢黜的皇后,她一生都沒能走出那個院子,最後鬱鬱而終,那座院落由此得名廢園。

趙安在廢園住了三年,他的地位不言自明了。

正想着這些事情,趙安已經帶着晴兒和小李子走進了司膳司的院子。

被廢的皇子也比太監的地位高,何況皇帝陛下從未說過廢除趙安的皇子身份。

在尊卑規矩森嚴的皇宮,怠慢皇子是不可饒恕的罪名。

李進忠帶領司膳司一百四十多名宮女太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