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皇子有點囂張》[這個皇子有點囂張] - 第一章如果有來世

如果有來世,我一定要好好活一次。

……

……

病房裡瀰漫著濃烈的藥水的味道。

趙安閉着眼睛躺在床上,那個很可愛的小護士把枕頭墊的很高,床也有些軟,讓睡慣了硬板床的他感覺很不舒服。

昨天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書,就把他搬進了單人病房。

趙安伸出舌頭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舌頭乾的像砂紙一樣沒有一點水分。

他努力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隙,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幾乎耗盡了他的全部力氣。

他身上的醫療器械都已經被取下,只留下一個吊針勻速的向他的身體輸入營養液,作用僅僅是不讓他活活餓死。

他的床頭擺放着鮮花和果籃,那是來探望他的親友送來的,雖然此時他連喝一口水都做不到,但一生謹小慎微的母親,還是把鮮花和水果一絲不苟的擺放在他的床頭,襯托着他即將消逝的腐朽生命。

病房裡的氣氛很壓抑,更像是一個葬禮。

病房裡擠滿了人,大多是他的親友和同學,也有幾位認識不久的同事,他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小聲說著什麼,有人不時的嘆氣,更多的是對一個年輕生命即將走到終點的憐憫。

他的母親坐在床邊抽泣着抹着眼淚,這個苦命女人的面容遠比她的真實年齡要蒼老。

趙安在三歲那年父親去世,母親獨自擔起了家庭的重擔,靠到處打零工把他養大,供他讀書,給公婆養老送終,本以為兒子大學畢業,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生活終於有了起色,卻不想趙安卻查出了癌症。

趙安短暫的一生就是一個悲劇,記憶中從未感受過父愛,家裡永遠為錢發愁,在他考上大學之前身上穿的永遠是表哥表姐的舊衣服,母親的臉上從來沒有過笑容,他也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畢業後第一份工作還沒過試用期,自己就得了癌症,這根本就是個笑話。

趙安的手骨瘦如柴,被母親粗糙的雙手緊緊的握着,他用儘力氣輕輕的動了動。

他的嘴唇微微翕動,想叫聲母親,聲音細若遊絲連他自己都聽不見,

母親把耳朵靠在他的嘴邊,親友也很默契的停止了小聲的交談。

「兒啊,你要說什麼就說吧?媽聽着。」

「媽……我……我……走了……」

趙安呼出長長一口氣,耳邊響起母親撕心裂肺的哭喊和親友慌亂的腳步聲,有人大聲喊着醫生,有人大聲喊着他的名字。

一位年輕的醫生走了進來,伸手扒開他的眼睛把臉湊近,然後搖了搖頭向母親說著什麼。

……

年輕醫生的白色大褂好白,把趙安的眼睛都擋住了,他的眼前一片白色,耳邊的聲音漸漸離他遠去,就好像他正在離開地面,聲音被拋在了身後。

事實上,他真的感覺自己飄了起來,所有人都在他的腳下,他久久凝視着這短短一世的親人,然後義無反顧的向天空飄去。

天空中有一個白色的亮點,那裡便是他的目的地。

他沒日沒夜向亮點飛去,不知道飛了多少個日日夜夜,也或許只是一瞬間,他很確定這裡沒有時間和空間。

亮點越來越大,最後佔據了他所有的視線。

「難道這就是天堂?!」

一個身影從白光中走了出來。

那道身影不是上帝,因為他穿着藍色的工裝,而且他的照片至今還擺在家裡。

趙安曾經無數次祈求他從照片里走出來,像超級英雄一樣拯救他和母親,他也無數次怨恨他就這樣拋棄了他們。

然而此刻的趙安卻顯得很平靜,他只是看着那個身影,問出他一直想問的問題,「你為什麼拋棄我們?」

那個身影輕輕笑了一下,就像他和母親的結婚照片里一樣。

「我從沒有拋棄你們,我只是在這裡看着你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