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隊長有點撩》[這個隊長有點撩] - 第4章 麵包店女屍案(一) 四個疑點

「好,叫幾個人,立刻出發去命案現場。」夏淵澤一把抓起越野車的鑰匙,急沖沖往警局外面走去。

「師父,我也要去看看。」江嘉在他背後大聲喊道。

夏淵澤沒理她,女子急得跺了跺腳。

王蒙看了看那個俏麗的身影,「你是?」

「哦,您好,前輩。我是今天新來的江嘉,夏隊新收的徒弟。」

「你就是江嘉啊,警校第一名啊。歡迎歡迎,我是副隊王蒙。走啊,跟我一起去吧。」他熱情地朝她招了招手,「快走,案情要緊,邊走邊說吧。」

「好啊,有勞副隊了。您性格真好,以後還請您多多指教啊。」

「別客氣,我也比你大不了許多,你就叫我王哥吧。」

王蒙是夏淵澤的警校同窗,兩人年齡相仿,與冷麵瘟神不同,他的外表儒雅,性格溫和,待人熱情真誠,是刑偵隊里有名的「儒隊」,剛好與夏淵澤的工作方式形成了互補。

他拉着江嘉一同上了夏淵澤的越野車。

還沒等她坐穩,清冷的男低音就響了起來,「第一天上班就想去命案現場,你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江嘉咬了咬嘴唇,撅起了小嘴,有些賭氣,「我在學校也出過現場,當然做好準備了。」

王蒙搖了搖頭,小聲和她耳語,「那可不一樣,真實的命案場面是觸目驚心的,唉,反正你入這一行,遲早要經過這一關的。有個心理準備吧。」

她有些忐忑不安,臉色蒼白,小手禁不住握起了拳頭。

夏淵澤看了看後視鏡,突然有些不忍心,他嘆了一口氣,扔給她一副手套和一包紙巾。

王蒙瞪大了眼睛,心裏說,什麼時候冷麵瘟神也會關心人了?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案發現場是一家位於安市鬧市區且臨街的麵包店。

店鋪面積大約有十平方米左右,店門是一個卷閘門。

江嘉看見,一名年輕的女性倒在了收銀台旁邊。王蒙上前確認了一下,她已經沒有了呼吸。

地面上有一灘血跡,經過技術人員勘驗,證實是死者的血跡。

整個櫃檯上、牆壁上、電腦上,甚至是收銀機上全都是血跡。

在這個滿目血紅的世界裏,江嘉彷彿又看見了噩夢裡那個血腥的車禍場景,頓時感覺有些作嘔。她拿出紙巾堵住嘴,深吸了幾口氣,勉強按下了嘔吐的衝動。

整個現場只有收銀台處有些凌亂,有明顯翻動的跡象,收款機的上層被打開了,裏面的現金不見了。貨架的擺放十分整齊,現場沒有其他的打鬥痕迹。

在收銀台處,江嘉和王蒙發現了大量指紋。但由於麵包店是公眾場所,平時進進出出的人很多,很難確認哪枚是兇手的。

夏淵澤在地面的血跡旁還發現了一排腳印,經勘驗是死者的腳印,但方向卻與大門相反,是衝著屋裡跑的。這排腳印一直到了收銀台,就是發現死者的位置。

另外,在這旁邊,技術人員還發現了一枚帶血的腳印。他們測量了腳印的長度,是42碼的鞋印,從花紋看,是運動鞋的花紋。

經過法醫鑒定,死者的死亡時間是在前一晚十一點到一點之間。死者的傷口都集中在了頭部,前額有幾處傷,整個頭皮上有多處淤青,明顯是多次擊打造成的結果。

經過江嘉與店主確認,死者是這家麵包店的店長吳敏。今年23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