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弟弟不經撩》[這個弟弟不經撩] - 第8章 無聊了我陪你

五月的清風吹散了滿樹的櫻花。它們帶着最後的倔強,安靜的躺在地上不肯離開。最終卻不得不化為一粒粒塵土,迎接枝頭上新長出的嫩枝芽。

六月將至,顧卿卿的腳也好的差不多了。

剛好,最近校園官網上發佈了一條英語競賽的消息。聽說第一名有**,顧卿卿想也沒想直接就報了名。

從那天和顧卿卿分別後,洛世許心裏就一直很內疚。他很想再彌補些什麼,哪怕只是一句簡單的問候。

為此,他每天放學以後都去便利店門口等她,希望能再見她一面。

然而,當洛世許再一次去便利店的時候,沒有等來顧卿卿,卻等來了洛凡的質問。

這天,已經晚上九點多。洛凡難得想早點休息,洗漱完之後便躺在床上悠閑的看着小說,醞釀著睡意。

就在洛凡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閉着眼睛摸索到手機,不耐煩的按下接聽鍵:「媽,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什麼事啊?」

話音未落,王嵐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凡凡,有空了管管你弟弟。」

聽到這句話,洛凡抓了抓頭髮無奈的「嗯」了一聲。說了句:「知道了。」

就在她即將掛斷電話的時候,王嵐的聲音又適時響起:「聽說他最近每天很晚才回家,你問問他怎麼回事。」

洛凡隨意翻了個身,將手機放到枕頭邊,半眯着眼,慢吞吞地道:「洛世許那小子的事,還是你自己問他吧。」

電話那邊安靜了幾秒後,才傳來王嵐無奈的聲音:「我還是別問了,你問完告訴我就行。」

洛凡依舊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漫不經心地道:「行吧媽,沒什麼事就掛了吧,早點休息。」

說完這些,洛凡掛斷電話,想要將手機再次放到桌子上。一轉身正好看到顧卿卿披散着頭髮站在床邊,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洛凡被嚇得一個激靈,猛的從床上坐起來。驚恐未定的看着顧卿卿:「媽呀,你怎麼在這?」

顧卿卿一愣:「你媽不在這啊。」

「……」

顧卿卿呵呵笑着,坐到洛凡的旁邊,語氣輕緩地道:「無聊唄!聽你剛才說你弟的事,他怎麼了?」

洛凡將手機丟在桌子上,轉過身狐疑的盯着顧卿卿:「真無聊,假無聊啊,怎麼還關心起洛世許的事情了。」

顧卿卿被盯得心裏發虛,隨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個小玩意把玩着。裝作漫不經心地道:「真無聊啊,怎麼樣,給我講講唄。」

洛凡現在也已沒有了困意,她坐直身子,開始認真地講起來:「洛世許那小子,不光打架曠課,最近還學會晚歸了。」

顧卿卿很驚訝,明明記得洛世許的房間里有很多獎狀來着。她帶着疑惑看向洛凡:「不會吧,你弟不是挺聽話的嗎。」

洛凡對顧卿卿的話嗤之以鼻:「得了吧,你知道嗎,我從小到大爸媽去學校的次數,都沒有洛世許這一個學期多。」

顧卿卿此刻很想笑,洛凡口中的洛世許讓她覺得更加有趣。又擔心會影響洛凡,她忍着笑意,低聲問道:「那他最近很晚回家,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

洛凡真的很不想管洛世許的事,奈何洛天明和王嵐總是以忙為借口把洛世許的事情推給她。

她一邊不情願的拿起手機,一邊冷着聲道:「問問他吧,也不知道這傢伙又在弄什麼幺蛾子。」

幾秒鐘之後,洛世許的手機響起。他掏出手機剛剛按下接聽鍵,洛凡質問的聲音就隨着信號傳了過來:「洛世許,你現在在哪?」

洛世許平淡的陳述着事實:「在外面。」

洛凡沒想到他回答的這麼乾脆,又耐着性子問:「這麼晚了,在幹什麼?」

沒想到電話那邊只傳來生硬的幾個字:「不用你管。」

洛世許無所謂的態度和平淡的語氣,讓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