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弟弟不經撩》[這個弟弟不經撩] - 第7章 腳還是不疼(2)

拍了拍洛凡的後背。語調輕緩地道:「他!」之後似是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慢悠悠的開口:「挺好的。」

圖也修不下去了,洛凡乾脆轉過身來擔心的看着顧卿卿受傷的腳:「去看醫生了嗎?」

顧卿卿倒像一個沒事人一樣,又拿起來一片麵包放進嘴裏。安慰着洛凡:「沒事,已經去過醫院了。」

顧卿卿居然真去參加洛世許的運動會,還受了傷。

想到這裡,洛凡像是愧疚一般,小聲地說道「我昨天也就只是說說而已。」

顧卿卿笑了笑,溫和的看着洛凡:「是我自己想去的。」

自己都受傷了,還要反過來安慰別人。一點都不難受,心情反而像撿到錢一樣好。

洛凡有點摸不着頭腦,雙眼在顧卿卿的身上來回打量着。「卿卿你是不是摔傻了。」

顧卿卿傻笑着:「沒有啊!」

洛凡:「……」

隨後又像是想起了什麼,顧卿卿眉眼帶笑神采奕奕的看着洛凡:「小凡,你今天沒去真是可惜了。你弟今天跳高得了第一名呢。」

聽到這句話,洛凡倒是沒有多大的反應。打開一本圖冊隨便看着,淡淡的說了一句:「他在運動方面一直挺好的。」

洛凡這樣的態度,讓顧卿卿有點驚訝。但她的臉上依舊帶着興奮的笑容:「運動會上可好玩了,要是有下回還讓我去行不。」

洛凡翻着圖冊的手沒停,又繼續翻開下一頁。她突然不想理顧卿卿這個大傻子了:「還想去,看來腳還是不疼。」

聞言,顧卿卿拿着麵包的手頓了一下。腦海里回想着和洛世許一起去公交車站台的時候,他當時好像也說過這句話。

兩個不同的人,用着差不多的語氣,說著相同的一句話。

明明不是什麼關心的話,但卻不輕不重的穿過她的耳膜,住進了她的心裏。

就像一粒種子,被微風吹到哪裡,就會在哪裡生根發芽。雖然不知道微風什麼時候會來,但它總是會將種子帶到那個美好的地方。

耳邊彷彿真的在微微顫動,那是微風拂過的聲音。它們悅耳動聽,清清涼涼里又帶着一絲絲的甜。

顧卿卿開心的笑了,她曾經那麼努力想要尋找的東西,現在終於找到了。

她看着洛凡的眼神突然變得溫潤起來。

洛凡被看的心裏發毛,膈應的渾身一哆嗦「快收起你那崇拜的目光,姐是你永遠也高攀不起的女王。」

這會兒換顧卿卿直接『抽筋』了。

洛凡的年紀比顧卿卿還要小半歲,她們倆卻總是在對方面前自稱是對方姐姐。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剛好這時候顧卿卿的手機震動了兩下,她拿起手機隨意的看了一眼,又回過頭無奈的看向洛凡:「自戀是一種病,顯然你已經病入膏肓了。」

「……」

桌子上的麵包本來就不多,被顧卿卿一個接着一個的吃着,很快就見了底。

就在顧卿卿拿起最後一片麵包準備吃的時候,洛凡突然伸手,一把將麵包奪了過來「你是沒吃飯嗎?跟個餓狼似的。」

顧卿卿無奈的聳了聳肩:「還真沒有。」

「……」

過了一會兒,圖片似乎修好了。洛凡站起身來,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手提包邊走邊說道:「附近新開了一家飯館,都說那裡的醬排骨好吃,突然很想吃呢。」

顧卿卿在心中嗤笑,她知道洛凡不愛吃豬肉。這個可愛的傢伙,真是連撒謊都不會。

洛凡剛走了兩步遠,顧卿卿就叫住了她,語氣輕緩地道:「別忘了給我帶瓶可樂。」

洛凡回過頭用眼神警告着顧卿卿,冷淡又帶着一絲趣味地道「腿都受傷了,還喝可樂想得美。」

「……」

洛凡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顧卿卿看着洛凡消失在門口的背影,心裏暖暖的。

她們還真是姐弟倆啊,都是一樣的口是心非。

她們一個熱情似火,卻不似夏日的熾熱,更多的是春日裏舒適的暖。他們一個冷漠如冰,卻不似冬天的寒冷,更多的是秋天裏清爽的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