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弟弟不經撩》[這個弟弟不經撩] - 第4章 小野獸需要哄着(2)

洛世許驚訝過後,嘴巴嚼着巧克力。眼睛撇了撇顧卿卿,不耐煩地說著:「事真多。」

對於他的冷漠,顧卿卿也很無奈,奈何小野獸是要哄着才行啊。

「吃完了還有哦!」顧卿卿慢條斯理的從袋子里拿出來了一大盒巧克力,擺在了洛世許面前。

剛剛嚼碎一半的巧克力,一下子卡在了洛世許的喉嚨里,他猛然低下頭劇烈的咳嗽起來。強烈的窒息感,讓洛世許的臉也在一瞬間漲的通紅。

顧卿卿拍着洛世許的後背給他順着氣,嘴巴還不忘了調笑身邊這匹帶刺的小野狼:「小朋友,還是這麼害羞啊!吃點姐姐的東西就臉紅了?」

「……」

顧卿卿剛來的時候學校里的人還不是太多,現在半個小時過去了,此刻的操場上和路邊行走着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兩點一到,下午的比賽就在歡快的音樂聲里有條不紊的開始了。

洛世許和十幾名參加跳高比賽的學生,在候場區等待老師叫名次。

一共十五名參賽選手,洛世許排在了第十四名。

在其他選手上場比賽的時候,顧卿卿悄悄溜到洛世許的身邊,貼着他的耳朵小聲的說了句:「加油哦。」

沒有得到當事人的回應,卻收到了好幾個其他人投來的好奇打量的目光。

顧卿卿沒有在意那些人,剛想再說點什麼。那邊指揮老師警告的聲音適時響起:「那位同學的家長,請你先回到休息區等待,不要影響參賽同學。」

顧卿卿朝着指揮老師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訕訕的回到了原來的位置。開始認真的觀看起比賽來。

跳高架被放在正中,參賽選手一個又一個的進行着自己的比賽。而顧卿卿的眼睛卻一直都在盯着洛世許。

洛世許每一次起跳,顧卿卿的心也隨着他腳步離地的動作,慢慢的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而後直到他從橫杆上跨過的腳尖落地,心才跟着慢慢的回到原位。

顧卿卿看起來比洛世許這個參賽者還要緊張。

見洛世許又回到候場區,她拿上早就準備好的毛巾和礦泉水。一路小跑着來到洛世許的身邊。

「來,小朋友,給你毛巾擦擦汗」顧卿卿嘴裏說著,手上的毛巾就開始往洛世許臉上按。

洛世許不自在的扯過毛巾,胡亂的在臉上擦了擦。又把毛巾遞給顧卿卿,不耐煩地道:「下次不要再來打擾我,我不需要。」

顧卿卿挑了挑眉,在心裏暗笑。還真是個口是心非又嘴硬的傢伙。

顧卿卿將毛巾放到一邊,又拿起了礦泉水,擰開瓶蓋後遞給了洛世許溫和地道:「渴了吧,喝點水。」

這次洛世許沒有說話,接過水瓶喝了兩口就將它放在了桌子上。專註的看着其他人的比賽,不再理會顧卿卿。

就在洛世許將要再次上場的時候,顧卿卿關切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適時響起:「洛世許,一定要注意安全。」

洛世許沒有回頭,他的腳步停了一下,又繼續向前走去。

經過幾輪的比賽,最後還剩下了包括洛世許在內的三個人。

這次跳桿的高度跳到了1.60米。第一個試跳的選手,成功跳了過去。第二個選手失敗了。

洛世許第三個上,這一次他顯然比前幾輪緊張了很多。第一次試跳失敗。

從賽場上走下來,洛世許的神情有點失落和不安。如果下次再試跳失敗自己就可能止步第三名。

不知道怎麼回事,此刻的洛世許突然很想知道,顧卿卿看到自己試跳失敗之後會是什麼樣子。

像是要維護自己最後的尊嚴,洛世許的臉依然面對着跳高架,斜着眼偷偷的看了看顧卿卿。

五月里的微風吹在顧卿卿的身上,帶着層層的熱浪。又恰好是下午兩點多,太陽最毒辣的時候。

這個經常說話不正經,又特別事多的『老阿姨』。自己被曬得滿頭大汗,手裡卻還一直端着剛才的毛巾和水。

只稍微瞟了一眼他就趕緊收回了視線。但還是從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她毫不掩飾的緊張和關心。

或許她是真的在關心自己吧!腦海里又回想起剛才顧卿卿說的『要注意安全』那句話。洛世許的心情好像突然就沒有那麼緊張了。

這一輪比賽,洛世許勝出,和剛才的那個勝出的選手進行最後一次PK。在場所有人的心情都很緊張,包括顧卿卿。

這兩人勢均力敵,賽場上的跳桿高度不斷增加,就在高度增加到1.70米的時候,剛才那個選手出現了失誤。

只要洛世許能跳過去,他就是第一名。

大家都緊盯着賽場,默契的沒有人發出一點聲音。隨着少年開始助跑、單腳起跳、騰空過杆、穩准落地。

四周開始響起來劇烈的掌聲和歡呼聲。它們都在圍繞着這次跳高比賽的冠軍洛世許。

少年被眾人圍在中間,被高高拋起又穩穩落下。他的臉上洋溢着勝利的笑容。

這是顧卿卿第一次見到他笑。比起之前刻意偽裝出來的冷漠,那種發自內心的開心的笑。在他還略顯稚嫩的臉上是那麼的自然。

這才是青春該有的樣子啊。顧卿卿的嘴角也跟着不自覺的揚了起來。

恰好這時候的她,看到了被眾星拱月般圍在中間的他,也在微笑着看着自己。

兩人像是突然之間有了默契,嘴角揚起的笑是她們喜悅的共鳴。他收到了她的一句恭喜,而她也接到了他無聲的謝謝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