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荒年,攝政王該下地種菜了》[災荒年,攝政王該下地種菜了] - 第3章 賠償,兩清(2)

來,是因為靈力消耗過度,被變異老鼠偷襲,之後便變成了現在的白芍藥。

她有多久沒有感受過親人的關心了?

五年?十年?

原主這具身體太虛弱了,她只是下床走動便覺得沒有力氣。

「怎麼出來了?」蔣氏端葯過來,見她起床走動,焦急地說道,「快進去躺着,現在毒日頭曬着,本來就缺水,小心中暑了。」

白芍藥觀察了一下白家的情況。

房子倒是挺大的,畢竟當年白家發達過,之後便在村裡修建了大瓦房。

蔣氏和白成志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兩個兒子分別是白江南和白洛塵,兩個女兒分別是白芙蓉和白芍藥。

白千墨是白江南的兒子,而白江南的妻子在生下這個兒子後不久就跑了。

白芙蓉已經嫁人,丈夫是開胭脂鋪的,兩人在城裡過着小日子。他們生了一個女兒,女兒今年十歲。

白芍藥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今年十六歲。

房子四周有高高的圍牆,安全問題考慮得不錯,應該與白家當年富裕有關。

白江南和白成志在城裡做工,得空的時候才回來,平時都在城裡住着。

現在這個家裡只有蔣氏、白芍藥、白千墨,以及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二哥白洛塵。

白芍藥吃了葯歇了會兒。這具身體太弱了,就算她剛來這個世界,對這裡透着陌生和警惕,但是扛不住這身體不給面子。

等她再次醒過來時,太陽已經下山了,而余陽灑下來,整個天地都籠罩在金燦燦的光芒之下。

她伸了個懶腰,站在院子里,仰頭沐浴着陽光。

「你做什麼?」她低頭看見白千墨學她的模樣仰着頭。

「學小姑啊!「白千墨說道,「小姑,這樣仰頭刺眼睛。」

「我閉着的。」白芍藥揉了揉白千墨的頭髮,「你奶奶呢?」

「上山找吃的去了。」白千墨說道,「現在能找到吃的只有那座山了。」

白芍藥看向對面的山脈。

那座山很大,再加上地勢的原因,背對着太陽,的確有不少倖存的『糧食』存活下來。

只不過,那裡也很危險。

三年前有人被老虎咬斷了一條腿,非常艱難才逃下山,從此以後村裡的人只敢在山外圍撿點蘑菇和柴火,不敢再往深山裡探。

「奶奶說,咱們村裡的那口井也幹了。」白千墨說道,「再這樣下去,不僅沒吃的,連水都沒了。」

「天無絕人之路,總會有辦法的。」白芍藥聽自己說話,皺起眉頭。

原主是結巴,她又不是,結果還是被影響了。

「姑,你的結巴好了?沒以前結巴了。」白千墨驚訝。

「嗯。」她得多練習才行,要不然一出口就是結巴,真難受。

「奶奶回來了。」白千墨指着不遠處的身影。

白芍藥迎了過去。

蔣氏背着背簍,背簍里只有一串乾果子和一朵干蘑菇。

「山外圍能吃的都被大家摘了挖了,我只找到一些葡萄和一朵干蘑菇。」

白芍藥看着乾癟的只剩皮的葡萄,想着連葡萄乾的製作工序都省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