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荒年,攝政王該下地種菜了》[災荒年,攝政王該下地種菜了] - 第2章 柔弱的芍藥(2)

那就沒什麼見諒不見諒的。」

「那是我家的糧食,我的……」馮氏還想撲過來,被旁邊的幾個漢子控制住了。「殺千刀的,你們這是想餓死老娘啊!天啊……」

「現在是災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你只管會不會餓死自己,怎麼不想着白家有幾口人?你搶了他家的糧食,他們家的人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那你的行為就是謀殺。」村長放下狠話。「要不是看在你兒子是秀才的面子上,今天就能把你趕出村。」

白芍藥捂着額頭:「嗯……」

「女兒,你怎麼了?」蔣氏緊張,「哪裡不舒服?頭疼嗎?姓馮的,你推了我女兒,害得我女兒受傷,這筆賬怎麼算?」

「我沒推她。」馮氏大叫。

「你沒推她,難道她自己摔的嗎?」蔣氏氣紅了臉,「村長,我們家芍藥受傷了,他們得賠償。」

「你這是敲詐!村長,我沒有推她。」馮氏叫冤。

「你沒推她,她額頭上的傷怎麼來的?」村長怒道,「這樣吧,現在大家都不容易,辰羽,你說怎麼賠償。」

「我們家的確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賠償。」說這句話時,唐辰羽的神情特別難堪。

「蔣氏,你看……」村長又問蔣氏。

「他們家的破爛東西我也不稀罕,我只要唐辰羽在這裡向我保證,以後離我們家芍藥遠點。他是秀才公,我們白家不敢高攀。」

眾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馮氏和唐辰羽。

當年白家是村裡的首富,馮氏主動上門求的白芍藥的親事,那段時間巴結白芍藥像什麼似的,現在白家落魄了,唐辰羽考上了秀才,馮氏就翻臉不認人了。

「放心好了,我們肯定離你們家遠遠的。」馮氏大聲叫喚,「以為你們家姑娘是香餑餑呢?一個話都說不清楚的蠢丫頭,誰稀罕?」

「你說什麼?」蔣氏撲過去又要扯馮氏的嘴。

馮氏嚇得躲到唐辰羽的身後。

村長不厭其煩,讓人把兩個女人分開。

「行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村長說道,「散了散了!你們也不嫌煩得慌。」

在一團混亂的時候,沒有人留意那個『膽小結巴』的白芍藥正用陌生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一切。

白芍藥已經融合原主的記憶,知道自己身處的環境,也能分清這些人是誰。只是,她剛醒就被拉到這裡來,還需要時間消化。

沒錯!

這個白芍藥已經變了。

之前的白芍藥被馮氏搶了玉米面,她上前與馮氏拉扯,沒想到撞了頭。其實她已經死了,之後芯子便換成了另一個白芍藥。

一個同名同姓的白芍藥。

她的視線停留在唐辰羽的身上。

唐辰羽察覺她的視線,渾身僵硬。

他厭惡地轉過頭。

白芍藥上前幾步。

她戳了戳唐辰羽的手臂。

唐辰羽臉色難看地回頭看她。

果然,還是對他沒死心。

所以,這是她吸引他注意的方式?

白芍藥指了指唐辰羽的腰間。

唐辰羽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只見那裡掛着一塊玉佩。

唐辰羽臉色一沉。

「我……的。」白芍藥一字一句地說道,「還……給我。」

「你……」唐辰羽瞪向她。

白芍藥冷漠地看着他,臉上滿是譏嘲。

正是這樣的表情刺激了唐辰羽,馬上扯下玉佩扔到她懷裡。

「別以為這種欲擒故縱的招數能吸引我的注意,別做夢了,我永遠都不會娶你的。」唐辰羽冷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