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荒年,攝政王該下地種菜了》[災荒年,攝政王該下地種菜了] - 第2章 柔弱的芍藥

村長很快趕過來,在村長後面跟着的是這件事情的當事人,也就是大家嘴裏提起的白芍藥。

白芍藥個子小小的,巴掌大的小臉慘白得沒有點血色,瞧着病殃殃的。此時她的額頭上有傷,腦袋耷拉着,有氣無力。

在幾年前,白芍藥還是村裡可望不可及的天之嬌女,那時候白家有個酒樓,她過着衣食無憂的生活。別的村姑跟着爹娘下地,她上着女學,身邊還有丫頭伺候,也是那個時候,馮氏上門為自己的兒子求親。

白芍藥皮膚白皙,容貌是十里八鄉出了挑的。要不是酒樓發生一場大火燒光了一切,還燒死了兩個人,白家付了大量的賠償金,最後一無所有,也不至於淪落到此。

「這裡的事情我聽說了。」村長開門見山,「芍藥我也帶來了,現在我們來說清楚這件事情。」

「女兒,沒事吧?」蔣氏扶着白芍藥。

白芍藥搖搖頭。

她看了一眼馮氏,垂下頭。

「不是馮嬸來找我借糧……不是她搶走了我的糧食……不是她推了我一把……讓我撞到頭的。」

她說話吞吞吐吐,聲音哽咽,眼睛裏滿是驚恐,像只受了驚嚇的小兔子。

她從小結巴,所以很少說話,今天一口氣說了這麼多,雖然還是結結巴巴的,但是她聲音甜美,大家都很有耐心地聽完了。

眾人用不善的眼神看着馮氏。

他們的眼神傳達着共同的信息:白芍藥說的話他們一個字都不信。這分明就是為馮氏開脫,不敢得罪她才為她說好話。

特別是她說完話還『含情脈脈』地看了一眼唐辰羽,一副擔心他生氣的樣子。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馮氏和唐辰羽的身上,沒有發現白芍藥的異常。

她的眼裡一片冰冷,哪裡有半點兒驚慌?

蔣氏被氣得不行,指着馮氏破口大罵:「原來是你推倒我女兒,害得我女兒撞傷了頭。」

馮氏不甘示弱,叉着腰呸了一聲:「放你娘的屁,沒聽她說的嗎?老娘沒做。」

村長怒吼一聲:「行了,誰再多說一句話,我就把她趕出村。」

現在正是多災多難的時期,他身為村長已經夠忙的了,這兩個婦人還給他添堵。

村長看向白芍藥,斂了怒意,溫和地說道:「芍藥,叔問你一句,是就點頭,不是就搖頭。」

白芍藥抬着一張無辜的小臉,非常乖巧地點頭。

村長開始發問。

「馮氏去過你家?」

白芍藥點頭。

「她搶你家糧食了?」

白芍藥瞪大眼睛,驚慌地看了一眼馮氏,猛地搖頭,搖得特別的厲害。

村長的臉色變得不好看起來。他惡狠狠地瞪了馮氏一眼,再問白芍藥:「她推你了?」

白芍藥眼眶裡的淚水關不住了,滴噠滴噠地流出來,哽咽地搖頭。

她一會兒看看馮氏,一會兒看看唐羽辰,模樣可憐極了。

村長憤怒地看向馮氏:「糧食在哪兒?」

馮氏尖着嗓子抗議:「村長,這丫頭都說我沒有搶她糧食,沒有推她,怎麼還問我糧食?」

「芍藥膽子小,不敢說實話,但是我們都是看着她長大的,怎麼可能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村長說完,用複雜的眼神看向唐辰羽,「辰羽,你是讀書人,向來知書達理,怎麼不看着你娘?」

唐辰羽難堪地低下頭。

他去卧室里提出一個布包,厭煩地遞給蔣氏:「嬸子,我娘糊塗,還請你見諒。」

蔣氏一把搶過來,冷着臉說道:「我沒這麼大度。以後你們家的人離我們家的人遠點,我們謝天謝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