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熹裴崢》[雲熹裴崢] - 第9章

第9章

花山還是不吱聲。

大牛嬸眼睛一轉,嘴一撇:「嘖嘖嘖,大傢伙快聽聽,這孩子說得什麼話!實在親戚之間互相摘把菜,竟然成了要菜了?好像我們是要飯的似的!」

山區,平地少,地勢狹長,左鄰右舍隔得就遠,但是互相之間都能看見。

花山帶着這麼多人氣勢洶洶地往花強家去,很多人都看見了。

整個靠山屯一共也沒幾戶人家,今天正趕上農閑,差不多都來看熱鬧了。

只不過礙於花強和花山的為人,他們看熱鬧的時候都比較安靜。

這要是別人家的熱鬧,他們早開上討論大會了。

不過雲熹這話也確實得罪人,親戚朋友家摘個菜那都是隨便,叫送,叫拿,不叫要。

「大牛嬸說話真好聽,實在親戚,互相摘把菜?」雲熹臉上的笑沒了,嘲諷道:「誰不知道我家菜常年不夠吃?我爺爺月月花錢出去買菜!你們誰家讓我去摘把菜了?我因為摘菜被你們打出來過!」

那是幾年前,原主還小的時候,家裡菜園子的菜剛剛不夠她吃,她也知道在村裡,只要親戚家有富餘,園子里的菜都是互相送的,結果原主去花山家要,被打出來了。

大牛嬸臉上有些尷尬了,但是她還嘴硬,小聲道:「我們家十來口人,自己還不夠吃呢,哪有多餘的給你。」

「你說得對!」雲熹大聲道:「就是這個道理!我家的菜自己還不夠吃呢,哪有多餘的給你!」

這話說得,簡直堵得死死的,噎得大牛媳婦喘不上氣來。

花山家的人都拄着鋤頭看着雲熹,再看花山。

花山盯着雲熹。

周圍的鄰居也驚奇地看着雲熹,實在想像不到這些條理清晰噎死人的話是花強這個黑熊孫女說得。

花強已經激動地要抹淚。

雲熹又看着花山,直接道:「三爺爺,你家要是誠心白幫忙,我謝謝你。但是你要是打着幫忙的名義,想占我家地,慢走不送!」

周圍都靜了下來,空氣似乎都凝固了。

花山緊緊盯了雲熹幾秒,突然高喊一聲:「我們走!」

就是這麼乾脆、不要臉,這一聲幾乎等同於承認他就是打着歪主意來的。

但是花山跟本不在乎,他本就是個惡霸,根本不要臉,要臉也當不了惡霸。

呼呼啦啦,花山家幾個老少爺們,整齊地收了鋤頭,跟在花山身後往外走。

走的時候,每個人都回頭瞪着雲熹。

花山5個兒子,家裡實在住不下,但是也只是把老三老四兩家分了出去,其他3個兒子都跟他一起住,沒分家。

沒分家就分不到宅基地。

花大牛家3個兒子,花二牛家3個兒子兩個女兒,最小的花太牛25歲,還沒結婚。

一家子15口人住在一起,一畝多的院子,那點蔬菜真不夠吃。

他們早就眼饞花強這個院子了,就等着他咽氣呢。

「慢着!」雲熹突然喊道。

花山家人站住,花山回頭,看着雲熹。

「三爺爺,我爺爺正病着,不能生氣,咱們兩家也沒那麼深的交情,以後你們家人沒事就不要登門,有事更不要登門!不然我就要懷疑你們是想故意氣死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