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千里》[月明千里] - 月明千里第1章  

《月明千里》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
《月明千里》小說主要講述了李瑤英李玄貞的故事,同時,李瑤英李玄貞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
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
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
…暮春三月,雜花生樹,鶯囀長安。
天光隱隱浮動,曉星漸漸隱去,巍峨聳立的皇城正門鼓樓上擂響第一聲報曉的鼓聲,天街至各條主道的鼓樓依次跟進,轟隆隆的鐘鼓聲滾過縱橫排列整齊的一百多座坊城,喚醒這座沉睡中的雄偉帝都。
宵禁解除,坊門大開,清冷空寂的街道上很快充斥着此起彼伏的人聲雜語,牛車馬車從一座座守衛森嚴的高門大院中馳出,匯入朱雀大街稠密擁擠的人流。
天際處雲霞蒸騰,金燦燦的晨暉破開雲層傾灑而下,千家萬戶籠在一片耀目的燦爛輝光之中,好一派太平盛世景象。
太極宮內,侍女端着鎏金銅盆和日出前採摘的帶露鮮花走過曲廊。
鮮麗的裙琚掃過不久前修整過的花磚地面,發出的窸窸窣窣聲恍如細雨。
春如掀開幔帳,走進內室,放下銅盆。
剛剛揭開香爐換了一把香,黑漆鑲嵌山水人物大屏風後忽然傳來幾聲痛苦的低吟。
「阿兄……阿兄……」春如轉過屏風,掛起紗帳,目光落到七公主臉上,眉頭緊皺。
「公主?」
她絞了帕子給七公主李瑤英擦臉,柔聲喚她的名字。
七公主身子嬌弱,時常夢魘,請了多少大夫來診治都不見好,侍女們已經習以為常。
聽到春如溫柔的呼喚,李瑤英從噩夢中驚醒。
淚珠從濃密的眼睫間滴落,順着香腮滑下。
春如心疼地問:「您又做噩夢了?
是不是昨夜宮中大宴累着了?」
李瑤英淚眼朦朧,望着地坪前透過屏風漫進內室的斑駁日影,怔了半晌。
眼前是富麗堂皇的寢殿,不是如同人間煉獄的戰場。
夢中血流成河、屍塊橫飛的可怕景象逐漸淡去。
李瑤英慢慢清醒,笑了笑,隨手抹了一下濕漉漉的眼睛,起身梳洗。
噩夢而已。
春如拿起迦陵頻伽紋金髮梳為她梳發,笑着道:「陛下和秦王打了大勝仗,露布捷報傳遍關中,再過不久秦王就能凱旋了。」
七公主夢中喚阿兄,一定是擔心隨聖人在外征戰的二皇子秦王。
每次秦王出征,七公主都會夢魘。
李瑤英拈起一朵半開的牡丹花簪在鬢邊,對着螺鈿八角銅鏡照了照,莞爾:「我曉得,二哥一定會平安歸來。」
她夢中所見的情景不會發生。
銅鏡中的少女唇邊含笑,雖然晨起未施脂粉,臉上還有哭過的痕迹,卻是天姿國色,顏如舜華。
微紅的眼眶更添幾分難以用言語描繪的嫵媚風情。
春如看得失神,感覺半邊身子都酥了。
恨不能粉身碎骨,只為撫平公主輕蹙的眉。
李瑤英從鏡中含笑看侍女一眼,眼波流轉,透出一股天真俏皮。
這一刻嫵媚盡數斂去,猶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又冷又清,又溫婉動人。
春如回過神,低頭專心為七公主挽發。
……半個時辰後,街市愈發熱鬧。
李瑤英身着一襲綠鍛地織金團窠夾聯珠紋回鶻袍,頭戴帷帽,騎馬馳過喧鬧的長街,停在一座僻靜的院落前,摘下帷帽,回首遙望身後熱鬧的坊市。
誰能想到幾個月之前,這座輝煌了百餘年的都城還是一副殘垣斷壁,滿目瘡痍的亂世之景?
李瑤英翻身下馬,隨手抽出軟鞭,敲了敲皂皮靴上的塵土,聞到空氣中濃郁的酥油胡餅香味,微微一笑。
很快就要太平了。
寧做太平犬,不做亂離人啊!
前朝末帝驕奢淫逸,殘酷暴虐,頻繁發動戰爭,壓榨百姓,在位十多年就導致天下大亂,各地爆發起義,世家貴族接連叛亂。
就此拉開了數年亂世的序幕。
中原大亂,游牧民族趁機南下入侵,戰火紛飛,烽火連天。
李瑤英出生的那一年,她的父親李德藉助世家大族的支持,成為擁兵百萬的一方霸主。
一晃十四年過去,李德南征北戰,陸續打敗盤踞北方的敵手,終於在去年臘月率兵佔領長安。
末帝早已在幾年前逃往江南的途中死於叛軍之手,這幾年長安城換了一個又一個主人,連異族都曾在此稱王稱霸,燒殺搶掠。
幾經戰火,這座宏偉的都城早已不復往日興盛。
魏軍入主長安後,軍紀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
李德不斷派出信使,交好北方異族,收復各方小股勢力,拉攏本地世家大族,逐漸穩定人心。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經過幾個月的治理,關中民心安定,四方部族來投,長安城開始一點點恢復生機,昔日的昌盛繁華指日可待。
世家大族,清流名士和民間耄耋老者數次聯名上疏請求李德稱帝。
李德再三推讓後,擇取吉日正式登基,建立魏朝。
李瑤英是李德的第七女,阿耶成了皇帝,她便是金尊玉貴的七公主。
見多了生靈塗炭的亂世流離,終於盼來太平,李瑤英覺得自己很幸運。
身為李家女郎,衣食不愁,出入有豪奴甲士保護,能夠在亂世之中平安順遂地長大,已屬萬幸。
阿娘溫柔慈愛,兄長愛護疼寵。
從安穩的現代莫名其妙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