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真的不是什麼魔神轉世!》[原神:我真的不是什麼魔神轉世!] - 第8章 作為一個吟遊詩人,問這些很合理吧?(2)

p>為了避免氣氛一直奇怪下去。

白夜咳嗽一聲道:「我帶你去喝酒吧,你有沒有喝過迪奧娜的「貓尾特調」?」

一說到酒,溫迪立馬就來了精神。

頭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

「本來我是不喝酒的,但是你硬要邀請我的話……」

「也不是不可以!」

誰硬是邀請你了?

明明是你自己想喝,好吧?

「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去一趟西風騎士團叫上安柏。」

「順便去問一下琴,稻妻該怎麼去。」

………….

西風騎士團,團長辦公室。

「什麼?」

「你身上的傷勢還沒好,怎麼去稻妻?」

琴一臉驚訝,滿眼都是不可思議。

白夜拍了拍自己胸口:「我們超級賽亞人,別的優點沒有,就是身體恢復的比較快。」

琴沉思片刻,看向白夜:「下一次前往稻妻的商船是七天後。」

「如果你執意要走的話,七天後我會把你安排到商船之上。」

………….

貓尾酒館,深夜。

溫迪滿臉通紅,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嘴裏嘟囔着:「再給我來一杯!」

白夜看着桌上的酒杯,滿臉都是無奈之色。

「怎麼辦?他都這樣了,還讓他繼續喝嗎?」安柏小聲道。

「你覺得他還能繼續喝嗎?」

白夜嘴裏說著,走到吧台前。

「迪奧娜,結下賬。」

迪奧娜將賬單遞給白夜,一臉神秘道:「我們的摧毀蒙德酒業計劃什麼時候執行?」

「等我從稻妻回來,就開始我們的計劃。」

白夜嘴裏說著,掃了一眼手中的賬單。

看到賬單結尾的一長串數字,嘴角不由得一陣抽動。

「怎麼會那麼多?我記得沒有喝那麼多啊。」

迪奧娜掃了一眼呼呼大睡的溫迪:「那個綠帽子酒鬼,自己一個人就喝了33杯。」

「還說全場消費由他買單。」

白夜嘴角抽動的更厲害了。

據他所知,風神巴巴托斯可是出了名的一窮二白,兜里一個子也沒有。

這個溫迪,感情是把自己當冤大頭了。

白夜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腦海中浮現出一個邪惡的想法。

他指了指喝醉趴在桌上的溫迪,和迪奧娜耳語了一番。

隨後回到了座位,拉着安柏離開了酒館。

「咦,那溫迪怎麼辦?」

白夜臉上露出了一個古怪的微笑:「我已經委託迪奧娜照顧他了。」

「可是,他一個人……」

安柏滿臉都是擔憂之色。

白夜摸了摸安柏的頭,緩緩道:「沒關係的,迪奧娜最擅長對付喝醉的人了。」

「不知道他能刷多少盤……咳……睡多久呢。」

出了貓尾酒館。

安柏和白夜兩人一前一後,朝着騎士團駐地方向走去。

「你去了稻妻之後,還會回來嗎?」

安柏停下了腳步,扭頭對着白夜道。

「我一定會回來的。」

安柏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那就明天見了。」

……

PS:稻妻才是主線開始的地方,稻妻之後,還會回到蒙德的,這8章的鋪墊,就為了蒙德璃月以後的主線所準備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