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是歐皇啊》[原來我是歐皇啊] - 第1章 初來乍到(2)

在哪裡啊——」

沒有聽錯,是有人在喊她!!!!!

歐晴也一個激靈就起身,這才發現不遠的沙坡上一大隊人馬在四處尋人。其中就屬一個小丫頭片子喊自己的名字最起勁。歐晴也想了想,仔細打量了那人長相裝扮。「原著中,歐晴也好像有一個感情很好的侍女,看這樣子應該是她吧?害,我管是不是呢,當務之急不應該靠這群人救我出去嗎?」這樣一想,歐晴也立馬來勁揮手吼道:「啊啊啊啊——我在這兒!!!救命啊——我在這裡!」「小姐!」那隊人馬看到眼前揮舞雙臂的女孩,立馬快馬加鞭來到歐晴也的面前,馬蹄揚起的灰塵讓歐晴也連忙後退,一臉嫌棄樣子。

「小姐,阿芽終於找到你了。」被守衛放下馬車的侍女摸索着前進,朝着另一邊哭得稀里嘩啦。「啊,那個……阿芽,我在這邊呢。」歐晴也看着眼前的小小一團的女孩有些摸不清頭腦。原著中,阿芽的眼睛好像沒有問題吧?而且,原著中雖然沒有過多描寫歐晴也和阿芽,但是卻也一筆帶過說過:

「歐晴也雖然任性刁蠻,一身紅衣,有種奪目的侵虐美感然而她的婢女阿芽相貌平平,卻生的一副好眸子,那雙眼睛相似會說話般勾人心魄。兩人為主為仆,相得益彰般的美。」

原著寫着一段不是沒有理由的,後期的歐晴也入魔般喜歡男主,因為男主誇過女主的眼睛美,居然狠下心用一些非人的手段將阿芽的眼眸給自己按上了。至於被毀的阿芽則是被草草許配給了不知姓名的僕人的痴呆的兒子。歐晴也着實是太狠了。想到這兒,連自己都不忍打了一個激靈。

「歐家小姐,請問你看到離王了嗎?」帶頭的守衛兵嚴肅問道。離王就是趙軒照。

「啊,這個啊,我沒有誒。」歐晴也說謊根本不需要打草稿,那雙眼睛寫着兩個大字——無辜。「如果遇到了的話,我也不會這麼慘您說是吧?」歐晴也捂住嘴裝作一朵小嬌花,一副小白兔的模樣。「小姐你也別傷心了,離王大人吉人自有天相的,一定會沒事。」阿芽因為眼睛的問題,根本無法看清歐晴也在哪裡。「阿芽,小姐我在這裡!」歐晴也看不下去了,一把走到阿芽面前,阿芽感受到了歐晴也一把挽住她的手臂有些許的委屈:「讓小姐受苦了。」「你們帶歐家小姐回去,剩下的人跟我繼續找尋離王下落。」「是。」

「小姐,快和我上馬車吧!老爺夫人一定都擔心死您了。」阿芽想指着馬車,但奈何眼睛不太行。「阿芽,乖,跟着我。」歐晴也拉着阿芽朝那些人行了禮然後乖巧地被人扶上馬車。馬車裏面並沒有歐晴也想像中的坐立不安的感覺,相反歐晴也覺得着實是太舒服了。整個人瞬間都放鬆了不少。

「阿芽,你這眼睛是怎麼一回事啊?」歐晴也好奇為什麼現在的劇情和原著開始產生分歧,於是問道。「奴婢和搜尋軍來找尋小姐的時候不小心遇到一點意外,眼睛是那個時候受的傷……但是不礙事的小姐,阿芽還是可以看見的,只是有一點模糊而已,小姐千萬不要嫌棄阿芽!」阿芽可憐兮兮的模樣,惹得歐晴也母愛泛濫。這麼可愛的小兔兔,這原身居然也下得去手。換作我一定要好好疼愛!真的是!

「你覺得你家小姐我是那種無情無義的人嗎?」歐晴也十分自信地說。「嗯……實話實說,小姐你是……」「嗯?!」歐晴也整個人都是處於黑人問號的狀態,這原著大大也沒寫這阿芽是這般損人的樣態啊???「瞎瞎瞎,瞎說什麼大實話?」歐晴也有些羞愧地嘀咕着。

「小姐你被困狩獵場這麼長時間一定餓了吧?奴婢可是帶了好多好多的點心,你吃點墊墊肚子吧?」阿芽從自己的懷裡小心翼翼拿出一沓點心。不過歐晴也摸摸自己飽腹感的肚子,尷尬地笑笑:「阿芽你要知道一件事情,人嘛在極度飢餓的時候不能吃太甜的點心,會出人命的。」歐晴也一臉認真地忽悠阿芽。「是嘛?」阿芽有些氣餒。「哎呀哎呀,看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我多多少少吃一點吧。」歐晴也拿起一塊還算完整的糕點吃進嘴裏,反正自己也吃了那麼多再吃一點也無妨。不過話說回來這古代的點心還真好吃呢~

……

不知道過了多久,歐晴也只覺得外面的天色都暗下來了。無聊的她心心念念着自己家裡還在充電的手機,接着掀開一點帘子,只看到車外還是一望無垠的沙漠。「果然,皇家就是有錢,這麼大的沙漠當狩獵場,不過我倒是好奇這沙漠當真有獵物嗎?它們難道不會餓死?還是說作者在寫的時候寫出了bug?」歐晴也放下帘子,整個人都想要葛優躺,但是她也不傻,現在的自己可是大家閨秀,這樣的動作做出來只能說是不雅。她忍!!!

「阿芽,我們還有多久才到?」「小姐您就放心吧,搜尋軍的速度在整個秦國都是數一數二的。這個速度算是在照顧我們的前提下最快的速度了。」

「啊,是我把他們想像的太美好了,怪我怪我。」歐晴也長吁一口氣。心裏卻暗暗吐槽:就這速度?跟我開玩笑呢?果然還是我那個時代最好了,衣來伸手 ,飯來張口的感覺那才是極高享受!

「那啥,阿芽你主人我暫時眯會兒,到家和我說一下。」歐晴也累的不行,想趴一會兒。「好的好的小姐。」阿芽點頭。

然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多久,阿芽輕聲呼喊着歐晴也的名字:「小姐、小姐,快醒醒我們到歐府了。我們到家啦。」「唔唔……開飯了?」歐晴也睡得有些暈頭搞不清楚現狀還以為是外賣小哥打電話給自己說自己的外賣到了呢。結果清醒過來才發現,自己剛剛的一切都只不過是大夢一場空,自己還是卡在這個小說沒有法子回家呢。

「小姐,確實老爺夫人給你備好了飯菜,回府就可以吃上了。」阿芽摸索到了歐晴也的手臂輕輕搖晃她。「唔、嗯嗯……哈~~~」歐晴也抽出一手臂給自己擦擦眼淚。掀開帘子,家僕已經為她鋪墊好下馬車的台階。而一臉着急狀態的婦女看到風塵僕僕的歐晴也再也忍不住了,來到下馬車的歐晴也一把就攬入懷中嚎啕大哭起來:「誒呀我這苦命的小女兒啊,為娘可算是把你盼回來了!讓為娘好好看看有哪裡受傷了沒?」

而較為穩重的歐老爺在拜謝官兵過後才趕到歐晴也面前寒暄問暖:「晴也受苦了,受苦了我的女兒啊!」本來還好好的歐晴也看到這兩位如此關心自己的女兒,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媽媽。父親離世得早就靠母女兩人相依為命,現在自己穿越到了書裏面,也不清楚書外自己的身體怎麼樣,是變成了植物人還是死翹翹。這樣媽媽也一定會像他們擔心自己的吧?她想回家!想着想着,那眼淚就像不要錢似的啪嗒啪嗒掉下來:「嗚嗚嗚……我想回家!」「果然是受苦了,我的兒啊!」歐夫人拍拍歐晴也的後背心疼死了;「你說說這好好的狩獵怎麼會遇到那麼大的意外?幸好我的兒沒事啊,不然你可讓我怎麼獨活!」「好了好了,我的寶貝女兒你這不是回家了嗎?走走走,一定是餓了吧?爹爹早讓家僕準備好了佳肴,快回房洗漱用餐!」

「我是想回我自己的家啊!」歐晴也心裏真的是欲哭無淚。但在一眾人的簇擁下她回府了。在府內她享受到了真正的大小姐的待遇——那才叫真正的奢華!琳琅滿目的都是山珍海味!歐晴也也毫不客氣地吃起來。

想想原著中,歐家可是向來以囂張跋扈為名,別看歐老爺在朝廷叱吒風雲多麼多麼厲害,其實誰知道他不僅僅是個耙耳朵,還是一個寵女狂魔。原著的歐晴也被嬌生慣養長大,那目中無人的性格不是蓋的。歐晴也看着滿眼都是女兒的二老,覺得這也是作者寫的有bug的一點,看着這二老模樣,即使原著歐晴也再怎麼嬌貴可惡,也不至於瘋魔到那種地步,導致歐家最後家破人亡的地步。現實中,有多少的富家大小姐不是知書達理的標杆?再壞也不至於被描寫成這樣!「對!沒錯,我既然來了,就要幫助作者改變這一切!」嘴裏還含着飯菜的歐晴也下定決心。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