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是歐皇啊》[原來我是歐皇啊] - 第1章 初來乍到

歐晴也有點兒懵。

因為她現在的處境有些許的糟糕。

她似乎在大腦開機過後的一分四十秒後才搞清楚自己的狀況——她好像,穿越了?!而且,自己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自己這是穿到哪本書或者是哪個架空大陸什麼的……好像都有可能……

四周都是荒無人煙的沙漠,風特別大。風沙颳得歐晴也臉生疼。偶爾的幾聲動物的嚎叫,讓歐晴也有一種下一秒就要被吃掉的錯覺。她可不敢歇下腳步,只好一邊走一邊思考自己現在的生存之道。可是大風颳得實在讓她的大腦死機太久了。

「昨天晚上……」歐晴也在苦惱地思考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的事情。可是她好像也沒有做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唯一不過是吐槽了樓下大爺賣的煎餅果子賣貴了、抱怨超市水果有點不新鮮、嘲笑售樓部的帥哥臉上長了一顆小痘痘……也不至於,這樣懲罰她吧?沒必要沒必要真的沒必要,她扶額。歐晴也嘆氣,看着這一望無際的沙漠心如死灰,她必須得想到回家的辦法,這現實世界自己的愛豆還需要自己給他打榜加油;那個公司的小陽對自己有意思自己還沒向他表白;還有昨天晚上冰箱里還剩下一塊沒吃完的抹茶蛋糕呢。對!抹茶蛋糕!早知道今天醒過來自己會穿越昨天晚上就不應該把那塊蛋糕留下。歐晴也越想越生氣,肚子也逐漸咕咕叫起來。

「要是能有水喝能有食物吃就好了……」歐晴也灰頭土臉地想着。一個不留神,被腳下的石頭絆倒,整個人從一個沙坡滾了下去。「嗷嗷嗷嗷~」歐晴也嚇得護住自己的頭,暈頭轉向地滾下去直到整個身子被什麼東西攔住這才勉強停下。

「啊呸呸呸——」歐晴也吃了一嘴的沙子,起身都有點的困難。「這什麼破運氣啊?」歐晴也拍拍身上的灰塵。待她看清眼前的場面的時候,整個人愣住了。她看到了什麼,大面積的血跡以及一個看上去好像掛掉的人。「啊,不是吧阿sir,我的天啊……」歐晴也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傷的這麼厲害的,整個人愣住在原地三秒後,小心翼翼地試探向前。看到腳邊的斷木棍子,歐晴也毫不客氣地拿起來然後戳了戳那個躺倒在地的「屍體」:「喂?喂!你沒事吧?」接連戳了幾下都沒反應,歐晴也認為這個人應該是死得透透的。

不過,歐晴也的目光沒有太長時間被這個吸引,她倒是被那個人一旁灑落一地的食物吸引住了。「我的老天爺啊,這,這真的是暴殄天物啊。浪費糧食是可恥的!」歐晴也簡直是連滾帶爬來到那些食物面前大快朵頤起來;「真的是罪過罪過,你既然留了這些食物給我的話,我這個人也不會忘恩負義的。所以你等我給你入土為安好吧?」歐晴也小嘴碎碎叨叨的。直到,她拿起食物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一張木牌,上面刻着趙軒照的三個大字,她停止了咀嚼的動作。

「啊,啊,啊,這?」歐晴也腦海里好像回憶起了什麼。趙軒照這個名字,不是她最近才追的一部被作者棄坑的小說的男主名字嗎?歐晴也開始努力回想那部小說的內容,這部小說給歐晴也留下過很深的印象。當初劇荒的歐晴也閑來無事想着去瀏覽器搜索自己的名字玩,結果讓她搜到一部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女配的名字。這吸引住歐晴也的興趣,所以她十分手賤地點進去看了。

這部小說大致講的都是一些很老套的劇情,劇情發生的背景是秦國,這個架空的時代,每一個人都會擁有自己的屬性法術。不同於其他小說屬性,這部小說作者設定為水屬性最為稀有。而男主和女主則都是強強聯手的性格,故事一開始就是年少氣盛的男主在皇家打獵場因為埋伏重傷,然後被同為歐晴也的女配救下。女配對男主一見鍾情,要求陛下為二人賜婚。但是男主沒同意,之後男女主的感情線路少不了這個歐晴也的推動。最後,因為歐晴也過於作死,男主在一次修鍊的過程實在是忍不了了,一刀劈了她,讓她慘死野外。後來,因為天災,不僅僅秦國的水源開始減少,外邦亦是如此,二者開始為了水源爭奪而展開戰爭。然而,精彩的部分就停滯在了這裡戛然而止,因為作者最後棄坑了。這讓歐晴也氣得牙痒痒,甚至和原作者破口大罵起來。二人開戰罵了一整宿。

「你要寫就把它寫完對它負責啊?寫到最精彩的地方棄坑了算什麼大佬?虧得我忍受了女配和我同名的不快,還想着看下去。你知道我還給你打榜了咩?你對得起我的真心咩?」歐晴也斥責着作者。作者大大也不甘示弱:「哎呀哎呀,我就一小透明,心血來潮的產物,應該也沒啥人看。而且,寫這個也是為了生計嘛,我中獎了誒,就不需要為了生計熬夜趕稿了嘛。你就當一樂。實在不行,你給這個寫個續集?」「啊啊啊啊啊,我怎麼粉上了你這個作者?」歐晴也還記得當時自己都快被這個佛系作者氣吐血了,還信誓旦旦地發誓如果是自己一定會給這個小說完美的結局。

好了唄,被當初的flag打臉了吧?歐晴也欲哭無淚。拜託老天爺,這……這想要給原著好的結局,她大不了寫個同人文啊,給一個好的happy ending就好了唄,大可不必讓自己親自上陣吧?難不成你心裏沒點數,這個女配的下場嗎?屍橫荒野誒!!!

不行不行,自己絕對不能讓自己走原著那個走向。歐晴也回過神來,看向地上躺着的「屍體」露出一絲絲不同的眼神。酒足飯飽,該幹活了。歐晴也想着。

她十分麻溜地拿起僅有的武器朝着地上的「屍體」狠狠補了幾刀,接着又是踹了幾腳,在確定那廝再也沒動靜之後,歐晴也這才拍拍胸脯表示放心。「我這也是迫不得已啊,趙,趙軒照。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立個墓。你泉下有知就安心去了吧,只要我安全活着走到大結局。以後、以後一定清明十五給你捎點紙錢香火什麼的,你別來找我哈。我謝謝您嘞……」歐晴也不安地給男主挖墓穴。她不傻,按着原著走,自己這麼一個瘦小的女子得扛着這個大男人,別說自己了到時候兩個人能不能活着走出去都不好說。而且,她知道自己現在的兩個忌諱:第一,不能在大馬路上撿人;第二自己現在可是穿着紅衣呢,她可不想紅衣來,白衣去。

秉持這兩個原則,歐晴也思來想去覺得,女主還是換個男主去愛吧。反正,原著裏面除了男主優秀的男孩子還是挺多的,比如那個招人喜歡的男二。都說男一是女主的,男二是觀眾的。這次呢,女主您就和男二恩愛吧……歐晴也這般想着,手腳也更加利索起來,草草地給男主趙軒照挖了一個半米深的坑就準備把人埋了。「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你有仇報仇,有冤報冤,千萬千萬不要來找我。我這麼好心,還給你找個地埋了,也、也算是你的恩人對不對?所以,你千萬不要找我,我這人膽小懦弱無能……你只要不來找我我就給你劇透一下,殺你的人是誰好吧?你、你不說話,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誒。那,那好,我和你說想害你的就是你的皇兄那個叫趙臨陽的,你知道了吧?」歐晴也用沙子給人家搭建起來一個小小的墳頭,還很好心地用男主的劍**去做標誌作為墓碑。歐晴也做完這一切實在是累的不行,但是呢她也不傻,大沙漠裏面晝夜溫差實在是大,她得在日落之前找到出路,如果找不到也需要找一個能睡覺的地方,不然遲早小命就得丟在這裡。

把男主遺留下的能用到的東西全部搜刮完畢放進自己的包包內,歐晴也就打起精神繼續走起來。她準備朝着太陽的方向走去,畢竟這個荒無人煙的地方啥路標都沒有,除了這個烈日也沒啥其他東西了。

「這是什麼破地方!」走了差不多半個鐘頭的歐晴也受不了了,她一把將東西扔在地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就不能趕緊派些人馬來找我嗎?我在這部小說里至少也算是大家閨秀了吧?消失這麼長時間都沒人着急嗎?就算不來找我,那啥皇子都丟了這麼長時間了也不見有人!淦!!!」歐晴也都有種自己要掛掉的預感了。然而下一秒她就好像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小姐!晴也小姐!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