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流火》[永夜流火] - 第10章 倒懸山的邀約

「這個叫夜鋒的到底什麼來頭?又來一次單拿BOSS首殺?」千浪飛雪在長空幽雲的公會頻道里敲到,接着打開QQ,在「《聖域》公會交流群」里發消息:「@張三封姓張的,這個叫夜鋒的什麼來頭,是你們星辰請來的高手?」

張三封很快回了消息:「哪裡是我們公會的高手啊,外面拉的路人,剛剛下副本本來想陰一把他,結果被人家反陰了,BOSS的面都沒見着。」

千浪飛雪神色一驚,敲鍵盤的速度驟然加快:「那他是單挑掉了潮汐領主?」

「應該是這樣。實話實說,我懷疑之前的索里托斯也是這傢伙全程單挑掉的,我手下的人拉不下臉來,硬說他是撿漏的,現在看來這是個實打實的大高手啊。」張三封回道。

「跟我比水平怎麼樣?」千浪飛雪又問道。

「沒看過他打BOSS的場面,不好評價,但至少高出精英隊非一隊隊長的水平了。」雖然星辰和空雲毫無疑問是競爭關係,但面對一個意料之外橫空出世的攪局者,張三封沒有動太多心思,如實交換着自己了解的信息。

「我說,至於這麼緊張嗎。咱好歹是未來的三大公會,別整的像那些小公會似的,慌裡慌張自亂陣腳。」發言的是皇朝霸業的公會會長皇無極。

「你當然不慌了,上面財大氣粗,對於副本首殺和通關時長記錄的指標要求也最低,別站着說話不腰疼。」千浪飛雪沒好氣地說道。

皇朝俱樂部是當之無愧的巨無霸,基本所有網遊里都穩居第一公會的位置,地處京城,背後富商、豪門子弟之類的靠山,要多硬有多硬。

「上面有錢不是哥的錯啊,收起你們的仇富心理好吧。」皇無極發完這段話,還配上一個賤賤的表情,看得千浪飛雪和張三封兩人直咬牙。

「對了,你們星辰的會長斬星呢?」千浪飛雪@了張三封一下,問道。

「忙着處理青訓那邊的事情,號都是找人代練級的,沒空,最近星辰我當家。」張三封回道。

「你當家?你行嗎你?」皇無極又開始挑事。

「諸位。」突然,一個略顯陌生的頭像**了三人的對話中。

「林間冷月?」張三封一愣,隨即回憶起這是新晉的大型公會山川倒懸的會長。

「有事嗎?」千浪飛雪先發消息問道。

「我們這邊已經聯繫上夜鋒了,晚上邀請他一起刷地精山寨的速通記錄。」林間冷月過了半分鐘才回復到。

「????」群里的其他公會會長一陣冒火,我們擱這裡討論怎麼處置這個搶我們首殺業績的傢伙呢,你倒好,先拉攏上了是吧。

「價格不菲吧……」張三封發消息。

「沒有,他沒有要現金,還跟我說不要裝備,只是BOSS爆的材料他都要,特別是遇上隱藏BOSS之後。」林間冷月回復。

「獅子大開口啊我去!所有材料都要,這你也能答應?」千浪飛雪發了一個痛心疾首的表情。要知道BOSS爆的材料都是很稀有的,以後甚至對於公會職業選手們的裝備強化都有影響。

「咱倒懸山是小公會,沒辦法跟大家比,必須得拿出點有說服力的成績來。」屏幕前的林間冷月嘆了口氣,如果不是自己急於拿下更多首殺,哪裡會答應夜鋒這種蠻不講理的要求。

「那你就幫我們大家探探底吧,看看這個夜鋒實力到底怎麼樣,要是就是個雜魚我們還這麼大費周章地討論,那就鬧笑話了。」皇無極終止了這場對話。

……

「謝謝兄弟了。」葉楓滿臉淫笑地看着自己和林間冷月的聊天記錄。從一開始的一組魚人鱗片,到最後所有爆的材料都要給葉楓,這位急於求成的會長最後不得不放下身段答應葉楓的要求。

「下了下了,晚上見。」葉楓發了個再見的表情,退出遊戲,打開遊戲艙。

深深呼吸一口新鮮空氣,葉楓看了一眼鍾,已經下午一點半了。

「來吃午飯。」蘇渥丹站了一上午台,現在終於迎來了自己的下班時間,很開心地朝葉楓揮了揮手,指了指身前擺了一桌子的炸雞外賣。

「謝三元呢?」葉楓拿起一塊雞胸,仔細地把外層的麵包糠撕掉再下嘴。

「下午他值班,坐台去了。」蘇渥丹看了眼葉楓,似乎對他不吃麵包糠的行為有些奇怪,但沒有多問。

葉楓吃完飯就回了老闆娘給自己安排的房間。房間有點狹小,但勝在乾淨。葉楓吃完飯就困意上涌,乾脆倒頭就睡,晚上還要值夜班,補一覺再說。

蘇渥丹慢悠悠地把一大桶炸雞全部一絲不苟地啃完,丟完垃圾,看了看在吧台百無聊賴的謝三元。大廳里的人不多,因為葉楓沒有玩遊戲的緣故,放的都是一些普通玩家的遊戲畫面,操作的觀賞性不高,再加上很多人已經看了一上午了,新鮮感實在有些下降,所以乾脆不看了。

上了二樓,蘇渥丹突然想起葉楓這傢伙沒影了,想了想大概是在睡覺,於是拉開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睡得正香。

「明明才起床沒幾個小時,怎麼又睡得這麼死?」蘇渥丹有些疑惑,她當然不知道葉楓上輩子黑白顛倒的作息已經深深地刻進了骨子裡。

葉楓一覺睡得很舒服,醒來的時候已經差不多要晚上九點了。連着睡了七個多小時,葉楓醒來第一時間就覺得肚子有點餓,乾脆獨自出了網吧,去對面的小飯館裏點了兩個菜。

上海物價很高,兩個菜一葷一素就要了小五十,這讓身上沒幾兩銀子的葉楓一陣齜牙咧嘴,好不心疼。

等菜端上來的時間裏,葉楓無聊地刷了刷官網的論壇,一眼就看到了置頂的帖子。

「開服驚現神人!三小時內二度單挑首殺BOSS,究竟是何方神聖?」

葉楓樂了,點進去一看,好傢夥,下面全都是各個公會拉人的評論,真正討論自己身份的樓都被擠到下面不知道多少層去了。

「我猜是哪家公會的青訓吧!」有人猜測。

「可他現在是無公會狀態啊,你是青訓你不加公會幾個意思?」有人立刻反駁。

「有沒有可能是被哪家青訓踢出來的?我聽說他和星辰的幾個人有過過節。」有人消息靈通,開始往深了揣測。

「我超!豪門棄子霸氣復仇,這個套路我喜歡!」網友們的聯想能力一向豐富,看得葉楓哭笑不得。

小飯館破爛的推拉門嘎吱作響,打斷了葉楓的網上衝浪。他抬起頭,目光很快被推門而入的身影所吸引。

「穿着清涼,一雙大白腿,故作神秘地戴個口罩裝酷,嗯,一看就是附近那個野雞大學的女大學生吧……」葉楓摸着下巴,上下打量,只是打量半天,突然覺得越看越眼熟,再定睛一看,這不是沐楚楚嗎!

葉楓知道沐楚楚打職業之前上過大學,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沐楚楚的大學居然就這麼湊巧地在自己落腳的網咖旁邊!

店裡吃飯的人很多,沒有其餘的空桌子,只能和人拼桌。沐楚楚冷冷地朝四周瞥了一圈,發現店裡吃飯的大多都是些油膩的中年大叔,只好皺着眉頭坐到了葉楓面前。

沐楚楚挎着一張臉點完菜,發現面前的葉楓目不轉睛地盯着自己,就要發作。但是看了看葉楓的眼神,又和平常高中大學裏的男生的眼神並不相同,那些人的目光是熾烈的渴望中帶着懦弱的膽怯,而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的目光中清澈得沒有半點雜質,只是單純對美的欣賞。這不禁給了沐楚楚一種錯覺,自己是不是和這個人相識很久了?

「我是真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遇見你。」面前男人的目光一刻都沒有移開過,沐楚楚有些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有些高興,明明平常被那幫猥瑣的臭男人注視的時候,身心都會感到不舒服的。

「那個……」,沐楚楚語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