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寒梅破土來》[一枝寒梅破土來] - 第7章 劉溥詐出幕後主使

「說!究竟是不是你乾的,快說!」

如此突如其來的一喊,門外的幾個宇文文家的侍衛全都湊了過來。

「怎麼會不是?此事除了我只有我爹和你知道,除了你還能是誰?」

「哼!你救我不過是為了騙取我的信任罷了!」

劉溥越說越激動,甚至開始摔椅子摔桌子,下人看到他如此激動,便把宇文青叫了過來。

「怎麼會不是你?你還想狡辯,這麼說,你覺得是我爹要害我了?」

「事到如今你還不承認,好,那就去死吧!」

聽到這話,宇文青有些不知所措,看到劉青如此生氣,他也不知該不該衝進去。

只聽啊的一聲,裏面便沒了聲音,隨後,劉溥拿着一把刀走了出來,刀上的血還在一滴一滴的滴下來。

「劉兄,你把他殺了!」

「不錯。」

「劉兄認為是他與刺客串通要害你?」

「對,除了他沒別人了。」

「可在家聽說這個侍衛已跟隨王爺多年,我要殺你,為何不早動手?」

「恐是一直沒找到機會。」

「那他為何要救你?」

「想必他怕刺殺失誤,於是表面救我給自己尋一條退路。」

「那……」

「他雖居心叵測,卻也為我秦王府效力多年,他的屍首且先別動,待王府的人過來自會將其安葬,在此之前先叫人把門封住吧。」宇文青還沒說完,他便搶先說道。

「好,來人,把這扇門給我封住,誰都不允許進去。」

「好了,我先走了,剛殺完人,我要平復一下心情,哦,對了,今夜子時我會去房間找你,不要亂走哦。」

說罷他便離開了,只留下宇文青一人在這摸不着頭腦。

子時很快便到了,宇文青坐在房內,焦急的等着劉璞。

「怎麼還不來呀?」

或許是劉溥遲遲不來,又或許是想到白天的事,宇文青感到心煩意亂,又過了一會兒,宇文青實在等不了了,生氣的走出房門。

剛走出來,就看到劉溥站在門口候着他。

宇文清還來不及說話,劉溥便搶先說道:「帶上人跟我走,我找到刺殺我的真兇了。」

「找,找到了?難道兇手並非青水?」

「不知道。」

「不知道?這是何意啊?」宇文青更加疑惑了。

「好了,你先別問這麼多了,立刻帶幾百名高手去山後叢林處,記住,一定是在暗處,千萬別被別人發現了,我叫你們出來你們再出來,此事關乎你我性命,一定要慎重對待。」

說罷,劉溥便向山後走去。

走到叢林,劉溥裝成散步一直悠閑的走着,突然間,從四面八方走來幾十個人,人人都身穿黑衣,戴着面罩,只有一個女人身穿白衣,矇著面紗。

「啊,你們,你們是誰?」

「能殺你的人。」矇著面紗的女子說道。

「殺我?在下與姑娘有何冤讎?為何要殺我?」

「你我無冤無仇,只是,你擋到我的路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前往清源郡之事吧。」

「反正你都要死了,知道再多又能怎麼樣?」

「對呀,反正我都要死了,姑娘可介意讓我見一見姑娘真容,也讓我死個明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