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我自帶劍仙系統》[異世:我自帶劍仙系統] - 8艱難的周旋

短短六個字,頓使得空氣緊張如凝結,程風一顆心緊張得狂跳,他心虛的偷看了一眼,身旁少了一臂的二叔,心中不住的道歉,祈禱,二叔,千萬不要被蠱惑,千萬不要…

然,一臂之仇又怎能輕易釋然,並且敵我雙方實力一目了然,很快程鉅就做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他驟然出手,一把將程風抓住,咧嘴一笑,道:

「人給你,我走!」

程風頓時如墜冰窖,繼而大怒道:

「二叔,我可是程家人啊!你不能這樣對我!」

程鉅如看白痴一般狠狠瞪了程風一眼,冷哼一聲說道:

「你以為呢!我應該怎麼對你?」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程鉅隨之又冷冷的補充了一句道。

「我…」程風心中憤然,但看着那臂膀的傷口,一時間也是無言以對。

他原本以為,在這異世,家族榮辱觀念一定可以高於一切的,前面族長就做了很好的表率,然,他還是錯估了二叔,也高看了自己,所以才會落得如此局面。

「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對面的常天見狀,很是滿意的說道。說著他便走了過來,拿人。

程鉅押着程風,呵斥一聲:「快走!」也向對面走。

程風當然是非常抗拒的,不過被抓住手腕的瞬間,他就感覺一點力氣都用不上,這個時候,想要反抗是根本不能,同時一推一踉蹌,好幾次更是差點摔倒。

眼看着與黑袍人越來越近,他心中一陣慌亂,雙眼四處張望,搜尋着出了巷口就該可以看到的柳家,終於,在被逼着前行十幾步後,越過一個矮屋,終於看到了氣派的柳家,情急之中,也顧不了什麼面子,急忙大喊:

「柳岳丈,我是程風,程家的程風,你家的女婿,快來救救小婿啊…」

他聲音極大,在這深夜的夜空里,更是響起陣陣迴音,就算是睡着的人都能聽到,附近幾乎人家更是瞬間亮起了燈,不過很快又熄滅掉。然,那高大氣派的柳家依舊是大門緊閉,沒有半點回應。

一旁的程鉅忍不住譏諷一句道:

「別嚎了,柳家人是不會出面保護你的,除非你已身在柳家…」

「我…」程風依舊沒有放棄掙扎,他還不想死。

然,常天已經來到了跟前,一出手便是一個鷹爪的鎖住了他的脖子,冷笑一聲的說道:

「這下我看你還怎麼逃!」

原本周身無力的程風,這時更是感覺胸口一悶,呼吸跟着變得急促起來。

「你,很不錯,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常天接着很是滿意的對程鉅說道。

「我也可以成為像你們一樣的劍修?」程鉅忍不住驚訝道。

「當然可以。」常天很是肯定的道。

程風聽着他們的對話,嘴裏卻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只能是一雙眼睛瞪得極大,瞪向程鉅,他目光中充滿了恨意,彷彿要用目光將對方殺死。

不過,很快,程風的目光就有了變化,原本充滿恨意的目光,瞬間變成了驚訝,滿滿的驚訝,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來,就在程鉅完全搏得了常天的信任之後,電光火石之間,異變陡起,他突然出手,直接蓄滿一境玄者修為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常天的心窩上。

嘭!

一切變化得太快,常天原本就佔據着一隻手,而且還是握劍的手,他原本就處於被動之中,在他大驚失色的意識到不妙的時候,已經遲了一步,匆忙之中將程風摔出,試圖拔劍的瞬間,拳鋒已砸在了心窩,伴隨着一聲悶響,他身體猛然一震,顯然是受了很重的內傷,嘴角很快流出了血絲。身影更是向後倒飛出去。

然,他不愧是練劍十幾載的劍修,重傷之下,身影倒飛出去的瞬間,他總算是拔尖還擊,泛着寒芒的長劍,划出一個詭異的弧度,瞬間在程鉅的胸前,劃開一道觸目驚心的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