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淚紅妝》[伊人淚紅妝] - 第1章 對峙

  藍田皇宮在這一天註定是不平靜的,因為就在這一天,安平公主水琴在陪伴皇上和楚國太子皇甫洛出宮狩獵時候受了傷。

  水琴是先皇最受寵愛的公主,和當今皇上青橙並不是同一個母親,所以在先皇過世之後皇上並不是很得意水琴,遲遲不給水琴賜婚,導致了水琴二十的年紀仍然還在皇宮中。

  皇帝想要拉攏楚國,皇上又有意將安平公主許配給皇甫洛,卻沒想到安平公主內心早就已經有了喜歡的對象,就是長平侯,長平侯也一直在找機會讓皇帝賜婚,不想今日安平公主突然受了傷,長平侯秦溯和皇甫洛全部來到了水琴的寢宮,只不過長平侯無法進入水琴的寢宮燕莎宮,而皇甫洛作為出國使者,也是皇帝默許的駙馬護送水琴一直到水琴休息。

皇甫洛離開燕莎宮以後在路過御花園的時候看到了還沒有離開的秦溯,有些驚訝,他以為秦溯早就已經離開了呢。

  「長平侯還沒有離開?這樣長時間呆在皇宮真的可以嗎?看來藍田皇帝對你真的很信任啊。」

  皇甫洛笑呵呵的說,他知道秦溯不會只是偶然站在這裡,是為了等他吧。

  他只是有些猜測秦溯跟水琴之間有些不正常的感情,現在看到秦溯站在這裡沒有離開就更加確定這樣的猜測。

  事情好像越來越有意思了,也許娶了水琴以後生活會更加有趣,這種感覺真是好。

  「為什麼要這麼做,安平公主就是一個不受寵愛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這麼算計她,你這麼做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秦溯沒有心情跟皇甫洛多說別的,他只想知道皇甫洛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為什麼要這麼樣子。

  「你何必這麼緊張,我為什麼要這麼做跟你有什麼相關?」

  皇甫洛站在一邊,玉樹臨風,神情相當不屑,誰能夠想到這麼英俊的一個人,居然會如此腹黑,連一個無辜的女人都不放過。

「我喜歡安平公主,以後時機到了,我會跟皇上輕質賜婚,她將會是未來的長平侯夫人。」

  秦溯說的很堅決,只是在皇甫洛聽了只是感覺好笑。

  秦溯真是太天真了,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這是一個朝堂上的大臣應該說出來的嗎?

  「呵呵,這種話你還是跟安平公主去說吧,她會很感動,可是不要跟我說。」皇甫洛根本就不在意的說道:「你應該去找皇上賜婚,馬上成親,這樣安平公主就不會受到我的騷擾了。」

  秦溯不語,如果他可以去跟皇上請旨,現在也不會站在御花園等皇甫洛了。

  就算他要輕質賜婚,也需要等到皇甫洛離開,現在於公於私都不是好機會。

  皇甫洛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越過秦溯離開,他今天已經玩夠了,不想要繼續說什麼了。

  看着皇甫洛離開的背影,秦溯還是緊緊握緊了拳頭,想要發火卻只能夠隱忍。

  與此同時的燕莎宮中,寒雪一邊噙着眼淚一邊幫水琴處理崩開流血的傷口,她應該攔住皇甫洛的,不然水琴就不會受苦了。

  「公主,都是寒雪的錯,要是可以阻攔夏蘭國太子就不會讓你受委屈了,都是寒雪沒用……」

  寒雪還是哭了出來,眼淚滴在水琴的後背,水琴也感覺到,心裏也酸酸的,她知道,這件事情根本不能夠怪寒雪的。

  寒雪,你不要這樣,這不怪你,要是你攔住皇甫洛,現在也許你已經死掉了,至少我們都活着,就是好事,不要哭。」

  水琴安慰寒雪,也這樣安慰自己。

  沒什麼事情比死亡還要可怕,她活着,就還有希望,如果死掉了,就當真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她很期待秦溯娶她的那一天,期待成為長平侯夫人的那一天。

  秦溯回到長平侯府,心情很不好,不明白為什麼事事不順心,不知道皇甫洛合適要走。

  他是一個男人,一個有戰功在身的男人。

  一個上過沙場,拚死護國的男人。

  可是現在因為皇甫洛,讓他感覺無助,保護不了心儀的女人,這種感覺太過讓他疲憊。

  「相公,你沒事吧?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皇上為難你了?」

  看到秦溯的臉色不好,肖氏擔心的問道,她不知道到底為什麼了什麼,卻還是心疼自己的夫。

  「我沒事。」簡單的三個字,讓肖氏的心情沉入谷底。

  以前的時候秦溯雖然對她也是相敬如賓,可卻不會這樣客氣冷漠,他們之間到底因為什麼改變了?

  女人的感覺很敏感,也很精準,肖氏知道秦溯已經跟以前不同了,卻找不到不同的原因,不明白為什麼會改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