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八章 殺千刀的負心漢(2)

:「怎麼樣呀?一會咱們倆難姐難妹又要到堂上跪着了,你這小嫩腿怎麼受得了呀!我反正已經懷孕了無所謂,但你的**如果跪壞了以後該怎麼嫁人?而且我知道你這幾個月一直被關在佛堂,在那裡你可沒機會做這個,你以為大小姐走了就不會派人監視你嗎?」

宋芸兒心裏一驚,轉身狠狠地盯着簡言,這個人太可怕了,她怎麼知道我心裏在想什麼?

宋芸兒剛看了簡言兩眼就知道這個「跪的容易」其實很容易製作,縫點布頭塞些棉花就行,她確實也打算自己做來着,但是這個丫鬟說的也確實有道理,現在自己一舉一動都在宋茹兒的眼皮子底下,確實不好辦。

想到此,她冷冷地問:「你想要什麼?」

簡言一聽有戲兒,「害,見外了不成,咱倆誰跟誰啊,你就是我上帝,一百兩銀子就成!」

宋芸兒一聽,睜大了雙眼,「你怎麼不去搶?!我沒看錯的話你那布料就是外面幾百文一匹的最便宜的麻布!」

簡言絲毫不慌:「對啊!不是麻布跪在地上不就磨壞了嘛!這可是我實驗了好幾次的升級產品,現在又被我戴在身上為你親身體驗,現在已經做到完全貼合人體膝蓋的程度了,簡直是在家罰跪之精品!沒要你998,只要你100兩,簡直就是揮淚大甩賣!」

宋芸兒感覺一跟簡言說話就頭疼,可能她是天生來克自己的,便說,「沒有那麼多,最低多少?」

「你有多少?」簡言問

「只有一兩。」

「荷包打開。」簡言真的準備上手打開看看。

「最多十兩!」

「嘿嘿,那就十兩,來來來,我們到這個假山後面換。」簡言喜笑顏開的拉着宋芸兒和之前引路的小丫鬟到了假山旁。

她飛快的把「跪的容易」解下來給宋芸兒戴上,一邊跟那個引路的小丫鬟說,我們這事不許告訴別人,我跟小姐本就在受罰,你告訴老爺也領不了賞,最多再罰我們一點,但是我馬上就會出府了,而她是府里的二小姐,等她免了罰出來想怎麼弄死你還不就是一句話的事?所以乖乖閉嘴,裝作什麼也沒看見,聽到了嗎?」

那個小丫鬟不敢多說話,嚇得閉上眼睛點點頭,簡言把十兩銀子收在自己荷包里,又翻找了半天,掏出一兩銀子,塞到小丫鬟的手上,笑着說「這就算給你的封口費吧。」

小丫鬟自是變得喜笑顏開,倒是宋芸兒多看了簡言幾眼。

簡言趕緊捂住荷包,「沒有你的份!」

宋芸兒翻了個白眼扭頭就走。

簡言跟小丫鬟趕緊追了上去,三人到了廳中,並無一人,簡言和宋芸兒對看一眼,默默跪在廳中,不一會,就傳來了走動聲。

洛風到了宋府,宋大人親自站在內門迎接,洛風倒是有些摸不着頭腦,便也客氣回禮。宋大人將他引到堂上,洛風見到兩個小丫鬟跪在廳中,也裝作沒看見,跟宋大人閑聊。

宋大人跟洛風客氣了幾句後,終於說到了正題,「敢問洛大人,是否認識我家這兩個奴婢?」

簡言和宋芸兒都微微抬起頭來,洛風仔細辨認了一下,並不知宋大人到底是什麼意思,便誠實的說道:「我並未見過這兩人。」

宋大人一聽放下心來,眼裡閃過一道精光,心道這賤婢果然在騙我,然後招手讓人端來一塊準備好的玉佩,想要謊稱這便是洛風遺留下來的東西準備將此事圓過去。

簡言見此,立馬站了起來就沖向洛風,一邊大聲哭喊道:「你個殺千刀的負心漢,我懷了你的孩子,你怎能不認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