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7章 只是誇張手法,懂了嗎?(2)

要到傍晚才有空,我不希望他在當值的時候還要分心出來擔心我們娘倆,這樣挨了責罰就不好了,畢竟他可是我們娘倆以後的依靠。」

宋大人一時被她這沒羞沒臊的話給噎住了,感覺遇上這個丫鬟,自己就總是在生氣和震驚之間轉換,不知道女兒這些年到底是怎麼能忍受得了的。

突然他想到,如果那邊傍晚才拿到信,那自己就還有活動的機會,要不找人去賄賂門子,不行,我與九皇子府的人平日並無往來,不知他們的性情,如果門子不吃賄賂反告知九皇子的話,那就更加麻煩;不如找個江湖中人去偷了來,哎呀呀,傳出去我這老臉往哪擱,也不行,不如……。

簡言見他思索半天也沒有好主意,跟系統吐槽:金笨!饅頭片(想主意)快點好不好!

思索半天,宋大人終於想到了一個萬全之策,吩咐簡言先跟着宋茹兒回去,他自己進入了後堂提筆開始寫了起來。

今天九皇子府的桌子上罕見地呈上了兩封信,一封打開裏面是一副簡筆畫,依稀辨認出是一張床,其餘什麼也沒有。

還有一封先是說了一通繁文縟節的客套話,然後又小心的表明賞花節的那天,九皇子府的侍衛似乎把某件東西落在了宋府,但是涉及**他們並不好直接呈上來,只能斗膽請當日前去的侍衛過去辨認。

九皇子叫了洛風進來,當日便是他陪自己去的宋府,洛風回想當日並沒有什麼東西落在宋府,兩人都不約而同想到某事,九皇子交代了一番,洛風便去了宋府。

洛風走後,九皇子慕容硯想起了那天的事。那天他收到宋府賞花的帖子,本不欲前往,沒想到母妃帶信來說,父皇夜間又夢魘到他受傷的那一天,醒來就愧疚是自己害了他,又提到自從去年秋天他出席過一次中秋宴後便再沒出過府,心中不免擔心。慕容硯便隨手拿起桌上的請柬,出了門。

宋府只是照例送九皇子請柬,也沒期望他會來。賞花宴都開始了好大一會兒,才傳九皇子來了,眾人便都慌忙迎接,慕容硯不喜歡人多,但是從小學習的皇家教養讓他如常應付完眾人,只是略微冷淡且話少了些,然後他便獨自到一旁去賞花。

那天正是宋芸兒要陷害宋茹兒的時候,宋茹兒有前世的記憶當然早就知曉,便到廚房去把那壺做了記號的酒壺單獨拿了出來收到了柜子上面,又換了瓶正常的進去,她剛換完,九皇子的小廝就來了。

九皇子一向不用外面的東西,小廝是來借宋家廚房將自己帶來的東西稍微清洗一下的,他把帶來的酒和吃的放下,將茶杯酒具都拿去外面清洗。

這時一個宋家的僕人進來拿餐具,一不小心碰倒了那個酒壺,酒瞬間撒了出來,他心知今天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一個也得罪不起,便從柜子上方找到了一壺好酒倒了進去,把酒漬擦乾就離開了。

小廝端着酒水回去,九皇子毫不知情的喝了一口,發覺酒味有些不對便悄悄吐了出來。正仔細詢問小廝情況,剛說兩句話,就感覺自己有些不對勁,便讓小廝去尋侍衛洛風,進宋府時為表尊重他並未讓帶着刀的洛風進來。

他在原地等了一會,突然覺得自己有控制不住想脫衣服的感覺,渾身火熱難受萬分,他就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能夠先休息一下,胡亂在宋府走了半天,正好走到一個角門,詢問了哪裡有休息的地方,那小廝一聽,立馬給他指了路,他就強撐着身子進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