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 第5章 來啦,老妹兒(2)

那條好不容易邁進房門的腿,又跟着丫鬟回去,一路上腿痛的根本不想沾地,但怕去晚了父親生氣,只能忍着痛快步行走,一路上疼的眼淚都落了好幾串。

好不容易挪到正廳的宋茹兒剛鬆了一口氣,準備藉著臉上的淚珠擺一個委屈的表情讓父親憐愛一些,恰巧下人又回稟簡言不見了!

宋大人看着這一系列禍事的源頭宋茹兒還在那裡委屈裝哭,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便又讓她跪下,感覺仍不解氣,便動起了家法,打了她幾板子讓她長長記性。

現在簡言又一次跪在了宋芸兒的旁邊,幸好她剛剛出去到布店做了兩個「跪的容易」,她覺得自己撒的這個謊太拙劣了,估計馬上就要被識破,那麼罰跪或者挨板子必不可少,所以先買了點棉花和布料做了幾個墊子墊在身上,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簡言跟系統誇讚自己真是未卜先知,料事如神,當代女諸葛!

用了「跪的容易」後確實輕鬆多了,她真想把這個推廣出去,大賺一筆,首先就可以推銷給在自己旁邊跪着的倒霉蛋宋芸兒,嘿嘿,再賺她一百兩就好,簡言覺得自己找到了一條致富之路,心裏高興萬分。

宋大人陰沉地看着簡言進來,看她的臉色從一開始的略帶憂愁到滿不在乎再到後來甚至臉上已經露出了笑意,宋大人覺得她可能已經瘋了,要不就是自己瘋了!

以往看這個丫鬟在大女兒身邊行事也很穩重,怎麼如今看起來瘋瘋癲癲的,難道是經過今天的事被刺激瘋了?

宋大人壓着怒火斥責了簡言一番,又確認了簡言沒有到集市上把宋家的事泄露出去,便讓她回到自己的房間,以後沒有自己的命令不能外出,直到九皇子府有人來接她。

簡言眼觀鼻鼻觀心的聽着,沒想到他們竟然真的相信自己胡說的鬼話,就順從的答了幾句,便跟着女主宋茹兒回去了。

宋茹兒怕她出府是有什麼目的,便問道:「你為何出府?」簡言一臉茫然的回答:「因為妹有人說我不可以出去啊。」

這個回答着實把女主噎住了,這一天折騰的女主再也不想跟簡言說話了,到了房間後就讓她進去,然後便交代眾人以後只許給她送飯的時候才能開門,如果再讓簡言不見了就唯她們是問之類的話也離開了。

「怎麼辦?她們把你關起來了。」系統又變成了小天使模樣飛了出來。

簡言認真琢磨着小天使的性別,隨口答道:「急什麼,你沒聽人說還給咱送飯嘛,咱還得謝謝人哪。」

系統感覺自己這麼多天的人類語言好像都是白學了,實在是無法跟簡言溝通,而且那個女人竟然還直勾勾盯着它某處看,嚇得它趕快變成光球縮回了簡言的腦海里。

簡言轉了一圈,坐在自己的床上,讓系統把《甄嬛傳》放給她看看,每次自己無聊不知道該幹嘛的時候,總想點開看兩集,系統拒絕:對不起,沒有這個服務。

簡言想了想,讓它給自己找幾本鬼怪小說看看,能嚇死人的那種,系統還是拒絕:對不起,沒有這麼嚇人的。

「那有沒有不嚇人的?」

「不嚇人的……有嗎?」

「這個可以有!」

「這個真沒有。」

最後一人一系統達成了共識,看起了相聲小品,屋內頓時充滿了快活的氣息,簡言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院子里的眾人聽了,越發覺得她是瘋了。

簡言沒日沒夜的看了好幾天小品,每天都樂不可支,終於小品差不多都快看完了,簡言也覺得自己身上再不洗就要臭了,於是便向女主提出想要洗洗澡。

女主都快被簡言這沒日沒夜的笑給折磨瘋了,想把她弄死了又怕九皇子府以後來人不好交代,想把她交給別人看管又怕她對別人說出自己的事,想把她嘴堵上,簡言又說可能今天九皇子府就會來人,就這樣每天只能強忍着,現在聽到她能提出正常人類的正常需求,甚至還覺得有些欣慰。

女主趁下人抬水的時候進了簡言房間,想進去看眼簡言,見她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好像沒有什麼瘋掉的跡象,便大着膽子走過去,剛想開口,卻聽簡言說道:「來啦,老妹兒!」

沒頭沒腦又怪腔怪調的話嚇了女主一跳,心裏覺得簡言定是已經完全瘋了,便趕快跑了出去,生怕簡言突然跳起來傷害自己。此後她吩咐下人,不管簡言要什麼,給她就是,只別讓她再發瘋就行。

女主來的時候,簡言只是正在看一個搞笑的視頻,這幾天聽了太多東北話,口音有點改不過來了,自己也沒發覺,見到女主進來想跟她打個招呼,沒想到剛開口,女主便表情怪異一臉驚恐的出去了。

簡言跟系統吐槽:女主不會是瘋了吧,她那張漂亮的臉怎麼看起來那麼扭曲?

系統:你說啥?哎呀媽呀,這個小品太招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