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蜜戀:蕭總,太太爬牆了》[隱婚蜜戀:蕭總,太太爬牆了] - 第2章:家貓變野

第2章:家貓變野 他說話時呼出的氣息輕輕拂過她的耳垂,弄得她很癢。 她心跳有些不規律,身子發僵,抵在他胸口的手,指尖顫了顫。 蕭策看到她這般反應,瞭然於心地低笑出聲,「別忍着,我又不會笑話你。」 何年沉了口氣,抬起水眸看他,「蕭策,我已經答應小雪,把你讓給她,別鬧了。」 蕭策眸子沉了沉,明顯不高興,「你答應了,我可沒答應,我是個東西嗎?用得着你讓?」 他的確不是東西。 何年表情嚴肅一些,「蕭策,我和沈若雪原本是什麼關係你知道,你要同時跟我們倆,我做不到。」 蕭策唇角掀起一抹戲謔的笑,薄唇又貼了上來,「什麼關係?不就是塑料姐妹嗎?」 何年提前用手堵住他的唇,眼裡的拒絕明明白白,冷冷清清,「蕭策,你以為我跟你一樣?」 蕭策的大手扣住她的手腕,舉過頭頂壓在牆上,笑的惡劣又玩味: 「何年,真以為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你的目標是蕭朗,最後卻上了我的床,你的行為,跟我有什麼不一樣?」 「啪!」一聲清脆的掌摑聲,蕭策的臉受力偏到一側。 他沒動,舌尖舔了舔被打的那一邊的唇角,神色莫測。 何年的手顫了顫,往後退了一步,忌憚地看着蕭策,知道自己衝動了。 蕭策自小叛逆輕狂,睚眥必報,犯起渾來六親不認,這麼挨了她一巴掌,肯定氣極了。 當蕭策突然轉過頭,高大的身軀欺近之時,何年沒動,做好了被他打回來的準備。 蕭策看着她顫抖着睫羽一副英勇就義的姿態,輕笑一聲,兩手捏住她禮服的抹胸往上提了提,便邁着懶洋洋的步伐離去。 何年聽見開門聲,鬆了口氣,走到門口探出頭往外瞧。 蕭策真的走了,頎長挺拔的身姿在狹窄的走廊里顯得格外高大,正兒八經的西服在他步伐之下愣是有了浪蕩危險的感覺。 對,蕭策是一個危險分子,尤其對於她來講。 何年平復了一會兒情緒離開洗手間。 回到酒會大廳里,何年看到沈若雪正挽着蕭策的胳膊一隻手往他臉上摩挲。 看到蕭策臉上的紅印子,沈若雪一臉心疼,柔聲問:「阿策,你這是怎麼弄的?是不是遇上什麼不長眼的人了?吃了狗膽竟然下手這麼重!」 蕭策拿開沈若雪的手,黑眸微眯,薄唇輕勾,漫不經心地說,「被貓抓的。」 「外面的貓怎麼會跑到酒店裡來?」 沈若雪不相信,覺得肯定是哪個女人趁她不在勾引了蕭策,她已經開始在心裏拉清單,分析誰的可能最大。 「應該是酒店裡的人養的,家貓在外面呆久了就變野了。」 何年走過,蕭策的話飄她耳中,她意識到他在內涵她。 她加快腳步前去尋找紀薇。 這個酒會她是陪紀薇過來的。 紀薇開了一間私人訂製服裝工作室,工作室發展期,需要拓展人脈積累客戶,紀薇不放過任何一個能夠拓展業務的聚會。 很快,何年就瞧見了紀薇,一襲紅色禮服裙的她在人群中很是顯眼,身邊圍着幾個西裝革履的青年才俊,看樣子,他們聊的不錯。 何年沒去打擾,去了餐台。 她拿了杯果汁,還沒送到嘴邊,便聞見一陣甜膩的香氣。 轉頭,沈若雪臉色陰沉盯着她,「何年,你敢耍我。」

猜你喜歡